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五部分 留恋

五十八章“我不希望你成为必然”

“陛下,您不能让她进来,她武功高强到我们无法理解的地步,只要她站在您身旁,控制权就不在我们手上。”

左树笑了一下,“上次说了,没人的时候,不必叫我陛下,直呼我的名字就好,这样我才知道左树这个人还活着。”

“用这样称谓的,王后一个人就已经够多了。”

李木的容貌还是老样子,不怎么精致。就算掌握了橡树帝国所有的秘密与权力,也还是如此,他总是忽视自己。但左树与他的对话却永远无法回到过去,不论下什么命令也无法改变,因为李木的心改变了。他现在把左树个人的成功,把帝国的兴盛看成是他生存的意义,他甚至不在乎左树说什么。不论左树说什么,都无法改变他的轨迹。

人,难道看不到自己的变化吗?

我也是吗?

语言,在迫不得已下升格为一种技巧。

左树说:“你虽然缜密,也不可能事事俱到,有些问题遵照我的意思即可,我自有我的用意。”

李木说:“秋飞儿和她的龙骑兵已是帝国最大的不安因素……”

左树点头说:“说得没错,你告诉我,你有能力解决这个不安因素吗?”

李木回答:“没有。龙骑兵如果不公开叛乱,他们就是肖家的盟友,也是帝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任何对龙骑兵不利的行为都如同自杀,伤害龙骑兵,我们所建立的威信与规范顷刻间就会消失。”

左树说:“是的,龙骑兵就是帝国本身,帝国的所有子民都是帝国本身,你的这种谁威胁谁的思维模式不合道理。”

“您说得是,我们正是要创造这样的国家,为了这个目的……”

李木的话从左树耳中溜走,他这么混乱是对的,开头的人不正是我吗?

终于,李木说完了,“那么这件事就交给我来解决,龙骑兵与秋飞儿一直都在控制之中,特别三组为此建立,现在他们应该发挥作用了。”

李木知道特别三组的存在,但他无法想到左树的策略。不过他还是信任左树,因为左树的谋略从来没有失败过。

左树看着有些犹疑的李木笑笑说:“当年我们在夏星自认为天下无敌,实际上宇宙真的很大大,有许多可怕的对手。秋飞儿很厉害,她走出的每一步都是经过计算的。不过我们应该感谢这个意外,正是因为有这种意外,我们两个人才没有消失。”

李木隐约明白左树的意思,但他无法把这种明白具象化。

左树说:“请她进来吧,这次谈话不能有任何监视与记录,这件事很重要。另外,如果发生特殊情况你不要慌张,一切都在控制之中,到时你会接到第三组的一道密令,那是我给你的,你一定要坚决地执行,无论上面写着什么,它会确保帝国的兴盛。”

“明白。”

 

秋飞儿像往常一样大喇喇地走了进来,她身穿龙骑兵的黑色制服,神情淡然。不同的是,今天的秋飞儿并没有刻意回避左树的目光。

左树提议道:“天气不错,不如我们出去走走吧?”

秋飞儿点点头,没说什么。

实际上龙星的天气一直都很好。

 

庭院中。

左树说:“你特意从前线回来有什么事要谈?”

“想和你订个约定。”

“什么约定?”

“我可以向你承诺只有我们五个人离开,不会发生任何事。同时,你也要向我保证不要找我们的麻烦,至少在帝国境内。不要找与我们相关的任何人的麻烦,随便找个理由把事态平息掉。当然,我们也会给你面子,不会大摇大摆地离开。”

“你的这个约定很奇怪,你觉得我会同意吗?”

“当然,你会满心欢喜地同意。”

左树笑了笑说:“你是帝国最善战的将领,在民众心里也有无法替代的位置,我为什么要放你走?”

“哈。”秋飞儿轻笑了一声,很有魅力,“这件事也该结束了,因为我们都知道,你是杀死林动的人。”

听到秋飞儿淡淡说出这句话,左树一言不发。

“见到联邦的权谋家松林,我就完全明白了,不是他干的。”

“是我干的。”

“为什么?”

“只要林动存在一天,橡树帝国就不会存在。”

秋飞儿点点头,“我猜也是。”

“你可以杀了我,这是我应得的。”

秋飞儿的神态竟然没有任何波动,“这么想死吗?死了又如何?你想过吗?”

“没有。我不知道死了又怎么样,我只知道你有权利这么做。”

“权利?人类就是太看重权利。”

“确实。”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从来都不知道,我和林动说过,我不是个好人,但是我不想他死……”说到这里,秋飞儿卡住了,但她很快恢复过来,“所以,我很任性,我要留住他,怎么办呢?就是留在你身边,看到你,就好象林动还活着,你知道吗?你是林动的最后,也是他预示的未来,我没有力量走开,更没有力量杀你。”

秋飞儿长出了一口气,“但是该结束了,该放手了。僵尸片,因为留恋,饲养亲人的僵尸,我就像那种人。”

左树说:“你说得很好听,其实你只是下不了手而已。”

秋飞儿侧头看了看左树,“林动说过,历史什么的,世界什么的,宇宙什么,时间什么的,你懂吗?就是说,恨你没有意义,你只是它们的一份子,是一种必然,这就是林动的那些歪理。我很喜欢说这些话的林动的样子,对话语的本身其实无所谓,不过现在有点儿明白。对,我下不了手,我不愿意。”

左树停下来抓着秋飞儿的手腕使她面向自己,问道:“不为了你,帮我可以吗?”

秋飞儿任由自己的手腕被抓着,看着左树说道:“杀了你?”

“对。”

“为什么?”

“我的威信过于巨大,左树早已死了,剩下一个君王的空壳,我的欲望,我的存在,已经成了橡树帝国最大的障碍,我就和林动一样,我自己正在瓦解我的目标,在我的视野内全是虚假,而视野之外正在腐败。杀了我,后面的事已安排好,在我死后帝国会有新的面貌,你们不会有事,对联星的进攻会停止,我指定你为新的国君,只有你,有能力玩弄欲望而不被它反噬。”

“我凭什么帮你?”

左树愣住了,他说不出理由。

“你只是一厢情愿,陛下,你的世界缩小了。我不会帮你,我也不认为我能改变什么,林动这个人没什么优点,但他预言的未来很有道理,你的帝国毫无疑问将会脱开你的初衷,你把它送给我?你知道会发生什么吗?我想你不知道。算了,我只希望活在林动的未来里,这是我所留下的关于他的唯一纪念物。”说罢秋飞儿使用了一个关节技轻巧地挣脱了左树,把被左树抓过的手放在口袋里,默默走在了前面。

左树并没有跟过来,他问:“告诉我林动的预言。”

秋飞儿站住,回过头,面无表情地说:“在孤立时代,银河系的文化、政治、经济退缩了,历史作为学科因为充斥着妄想趋于消亡,国家脱离开国民成为私有物,不论君主制还是所谓共和制在本质上并无区别,国家只是集团之物,大众对国家的兴亡毫无兴趣,它是掌权者的游戏。所以在军事上,我们这样的职业军人家族得以存在,军事成为一种脱离大众的概念。在远征军侵入银河系后一切发生了巨变,仙女系人类保有‘原始性’,他们具有古代人类国家的一切特征,他们的科技与战争成果属于全体成员,他们的力量是整个社会积极的能动的聚合体,而我们的力量只是七零八落的精英集团甚至个体利益的体现,相比之下远征军是一股无法阻挡的力量。银河在这样的刺激下开始改变,孤立主义被无情地粉碎,在蔚蓝的带领下,银河系凝聚了知识阶层、商人、市民农民、军人、政客,全民性的社会再次形成,国家再次觉醒。危机结束后,矛盾显现,刚刚觉醒的形式上的国家缺乏银河系的智力支撑,不论过去的权贵还是庶民,大家并不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旧有的知识与新的身份之间产生了冲突,从蔚蓝之乱到今天的战乱源于人类的欲望与知识的不平衡,在大发现时代的古代人看来,我们的行为近乎愚昧。银河系进行着各种各样的,前人已经做过的尝试,而最有可能成功的也必将经历最多磨难的,是你,左树的事业。”

“下面是我奉送给你的建议:所谓帝国,可以在短时间内激发大众的国民意识,带给他们狂热,而不需要他们去‘理解’,正如你所讲的秩序与信仰,但这一政体极难控制,专制集团的欲望必将最终凌驾于他们的理想之上,在热情消退后帝国将会面对冰冷的现实。同志,我们现在确实消灭了残忍,我们使帝国臣民不至于如同野狗一般死去,使他们获得尊严,给他们理想,凝聚他们的力量。但肖雪应该多次提醒你我们面对的困境,帝国取得这一切的代价是民众的自由甚至他们的智慧,我们正在散布愚蠢。当一个社会愚蠢横行时,那些残忍也会回来,我的陛下。”

左树说:“我完全理解你们的担心,我想过这些问题,但现实让我无能为力,所以才希望你帮我。”

秋飞儿点头,“这条路很艰难,如果你能在愚民策略毁掉银河之前制止它,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君王。抱歉,我只能陪你的帝国走这么远了,经过这漫长的对真相的调查我现在明白,林动那句‘世界没有奇怪的地方,万事都有理由’,为的是消除我的仇恨,让我想起他这一套谬论。你对第五星区的进攻终结了我们的缘分,以后我也许会成为你的敌人,这将是我与林动这样的职业军人在历史上最后的轨迹吧,我会全力保护帝国之外的政体,这也是你谋杀林动的原因。但如果你要想弄死我们,真相会被揭穿,你将丧失一切,所以,这个约定对你百利无害,你可以摆脱我们,摆脱你最大的污点。”

秋飞儿停顿了一下,说:“你爱肖雪吗?”

左树点点头。

“我有句诚心的赠言,为了肖雪活下去,注视她,在你对政治彻底厌烦时,她能使你重拾曾经拥有的光芒。再见了,请证明我与林动是错的,你是我的仇人,我不希望你成为必然。”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