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五部分 留恋

五十七章 挚友

创世1644年10月21日龙骑兵与远征军的战场发生了戏剧性变化,秋飞儿突然率领黑龙全团放弃云端要塞,并且大摇大摆地通过了天使之城的防区,远征军并未迎击,看起来就像双方事先达成了某种默契。

 

秋飞儿与乱云弓踏入龙骑兵在白星的临时总部,许凯等人已等候多时。秋飞儿注意到本来与大家关系都很好的肖雪也在,不过她现在远远地站在后面。

乱云弓因为担心秋飞儿孤身一人前往云端要塞支援,以至于没办法对同样孤身涉险的秋飞儿发火。当然她的行动不仅仅是冲动之举,因为有些突发事态无法在通讯里沟通,必须当面告知秋飞儿。

许凯上前,“有两个事情要告诉你,一是帝国授予你元帅军衔任命你为银河舰队副司令,另一个是简志向第五星区进攻的消息已经确认。”

“这么说乱云担心的事情确实发生了?”

众人点点头。

许凯看看乱云又对秋飞儿说:“听说你这次差点儿死了,你要清楚,一旦你死了,我们这些人将会任帝国宰割。”

秋飞儿真心感到抱歉,她走到路大面前安慰道:“听到弓的消息,我给赵大哥发了紧急通信,让他帮忙照应伯母。”

路大说:“我现在很紧张,他们从第一星区进去,我妈身体不好,而且很固执不愿离开家,这次进攻太突然,如果早知道,我怎么也要把她接出来。”说完,路大不经意地撇了肖雪一眼,肖雪也似乎留意到路大的眼神,回避了他的目光。

秋飞儿说:“我们会尽快走,你放心吧,赵大哥是有武功的人而且很会劝人,他一定能保证伯母安全。”

路大点头。

许凯凑过来说:“昨天张琪到了,我把他安排在我的房间里。”

秋飞儿看看众人问:“没人想留下吗?我一个人陪路大走能保证他的安全,你们已居高位……”

乱云弓不耐烦地打断她:“飞儿,不要说这些了,你还不清楚吗?我们都是你的人,没有你,我们留在这干嘛!”

柏器接话道:“之前我们太嚣张,那些人看我们的眼神很酸,你们走了帝国高层肯定会玩死我……”

说到一半,柏器停下来,他看着秋飞儿突然笑了一下:“抱歉……”

“怎么?”秋飞儿问。

“我是搞技术的,没有你们直,说话喜欢绕弯,但今天我还是直说吧——我就是舍不得你们。”

大家看着他,柏器接着说:“弓姐说得好——留下个屁!从流水开始战斗一场接一场,感觉过了一辈子,这辈子是和你们过的,我已经够了。你过于温柔,飞姐。你总是顾及所有人的感受,但是我从没把你当女人看,没有你的鬼主意,没有你的技术,没有你秋姐这个人,我们怎么吃这碗饭?所以,你这个问题,让我们非常尴尬。飞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搅它个天翻地覆,我跟着你,从没后悔过。”

众人都被逗笑了,秋飞儿用力抓着柏器的肩膀,说:“我错了,回头请你吃好的,你们几个先过去,我想单独和肖雪谈谈。”

 

在向肖雪走近的过程中,秋飞儿明显感到了一种疏离的气氛,这是她们之间从来没有过的。自从肖雪随军以来,两人见面的次数突然增加了,肖雪不仅与秋飞儿的关系亲近了许多,也与路大他们成为了朋友。但这种前所未有的亲密关系,却也隐藏着前所未有的危机。肖雪曾经是一个纵横宇宙的记者,她有很强的原则、独立性,一般来说与被采访对象保持一定的距离不仅是她的特长更是她的优势。但是对龙骑兵,对她的伴娘秋飞儿,肖雪显然过线了。

秋飞儿把肖雪按到椅子上面说:“你来到这里,还没喝过我的茶,今天一定要喝一次。”

肖雪没说什么,只是视线没有离开秋飞儿的背影。

秋飞儿把煮好的茶放在肖雪面前轻描淡写地说:“其实我对沏茶没什么自信,不过我自己喝习惯了这种被林大哥称为黑茶的红茶,所以我想不管怎么样,首先自己喜欢。只要自己喜欢,而不仅仅为了招待客人,这样对拿出手的东西就不会觉得心里不安。”

肖雪端起茶杯还以微笑,“我赞同这个说法,这是待客之心。”

秋飞儿坐下来说:“一直没谢谢你,你写的新闻很好,大家都很喜欢。”

肖雪笑着说:“那种东西有什么价值?和你们做的事情相比只是区区几个字而已。”

“哈,区区几个字吗?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上的,不是我和你,就是这区区几个字,它们记录了我们活过的痕迹,每次看你的报道都想流泪呢。这里面有你的温度,我们的温度。”

“真的很抱歉。”

“抱歉什么?”

“如果路大的母亲出了任何问题,那就等于是路大所在的军队,也就是路大自己伤害了她。所以我很理解他,他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秋飞儿淡淡地笑了下,没说话。

肖雪奇怪地问:“有什么好笑吗?”

秋飞儿抬起带着笑意的眼皮问道:“今天怎么这么客气?我还以为成为王后你会更有气势呢。”

“我能理解路大的紧张,因为我比他更加紧张。如果你再离开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出来吗?”

“因为你要逃避。”

“是的,什么都瞒不过你。”

秋飞儿用手摸了下肖雪的杯壁说:“茶有点凉了,我给你换一杯。”说完把肖雪杯中的茶倒在自己已经喝完的空杯里,然后又给肖雪倒满。

肖雪似乎没有心思管茶了,她接着说道:“现在新闻的真实与自由已经无法保证,我的新闻社改名帝新社后,整天就发些歌功颂德的新闻,其中不乏虚假消息。长此以往,国家的性质将会产生根本的变化。”

秋飞儿说:“但是你没有办法,否则你就不会逃避了。你的父亲,你的丈夫,他们建立了这个帝国,他们的理念显然不像你这样自由。你虽然不满他们的做法,但他们似乎有凛然的大义,让你觉得一开口就落在了下风。你一想,是呀,现在宇宙最需要的难道不是秩序与道德吗?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用些非常手段在非常时期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龙骑兵身边,我可以感觉到帝国最初的理念。”

秋飞儿喝着茶说:“我觉的这个帝国如果没有你,就没有意义了。”

“啊?”

秋飞儿放下杯子说:“我就是这样想的,如果帝国没有你这样的人,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可是我什么也干不了,我甚至无法影响任何人,我没有能力。”

“但是你是个好人,你是善良的人,你不是那种满口大话,总是说可以牺牲谁谁的人。如果你去治理国家可能因为软弱而被欺负、被推翻、被利用,但是没有你的国家,真的太可怕了。你爱左树吗?”

肖雪淡淡地笑了下,点点头说:“我爱他,爱他的人性,也爱他为了目标而放弃人性的执着,爱他的深不可测,也爱他的浅薄。我这样的人,还算善良吗?我完全被左树控制着。”

秋飞儿犹豫了一会儿后轻轻地说:“我不知道,我已经黔驴技穷了,现在轮到你来安慰我吧。”

肖雪愣了一下,随后两人笑了起来,肖雪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茶马上说道:“好苦。”这时,有武功的秋飞儿感到有一颗水珠落在了肖雪的杯中。

“你总是喝这么苦的茶吗?”

秋飞儿说:“总是喝这种茶。”

肖雪抬起头,眼睛里恢复了光彩,她说:“这茶真不错。”

“谢谢。”

停顿了一下后秋飞儿继续说:“当初为了我,他们四个留了下来,现在为了路大,我也必须做出最恰当的选择。”

肖雪点点头:“我明白。”

秋飞儿的语言似乎少有地被阻塞了一下,她“嗯”了一下才说:“与你一起渡过龙骑兵最光辉的时期,真的太幸运了。”

“嗯!”

“有句话我想和你说。”

“什么?”

“我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是你的挚友。”

肖雪没有啃声,但是她的眼眶已经湿润了。

“我还会找你来喝茶的,你也可以找我去喝茶,这个宇宙虽然很大,但还没有大到阻止我们喝茶八卦的地步。”

肖雪微笑着,这是一个坚定的笑容。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