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五部分 留恋

五十六章 苹果谷的天空下

安妮的房子位于小镇深处,在这里几乎看不到大海,除非爬到对面的山上。依着山是一片片的苹果林,虽然小镇主要以捕鱼为生计,但多少也继承了苹果谷的传统,种植些优质苹果在收获季加入苹果出口的大军之中赚些外快。

从远处看山林由翠绿与墨绿色相混合,与山下嫩绿的草地、小溪、木板桥相映如画。不过现在的绘画很少描述这种单纯的景色了,似乎这样做就是没有思想的低级作品。问题是所谓的高级到底是蕴藏在稀奇古怪之中,还是蕴藏在这些细微之处呢?这是一个问题。

从昨天第一次醒来后朱雀的状态越来越好,“季节女神”的确是一架超强战机,乘坐“煤炭”的秋飞儿如果不是武艺高强几乎没有任何生存的可能。

秋飞儿给安妮和朱雀盛好粥后对朱雀说:“本来这草药粥是专门做给你吃的,因为闻起来太香了,在我强烈的建议之下安妮把它变为早餐,你不介意吧?”

朱雀端着粥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回答好。

秋飞儿到不介意,坐下来接着说:“你太厉害了,按照你的指点施工,工程似乎也放光了。”

一旁的安妮微笑着看着两人,就像看自己的孩子。

朱雀端着碗很认真地说:“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

“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

因为事出突然秋飞儿差点把粥喷出来,不过强忍着憋了回去,却把自己呛到了。安妮大婶连忙帮她拍背,秋飞儿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她和安妮大婶对视了一下,两人突然大笑了起来。秋飞儿用力地把自己的笑意平复下来,却说不出话来,她把粥碗对着朱雀微微倾斜,让朱雀看到碗里面的粥,安妮大婶不在管他们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朱雀自己端着一碗粥,看着秋飞儿手里的那碗粥发呆。看到朱雀的样子秋飞儿实在忍不住了,她把头埋在桌子下面笑了起来,而端着粥的双臂仍然举着,因为笑的关系轻晃着。

吃过早饭后秋飞儿对朱雀说:“你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们出去走走吧?呼吸些新鲜空气对你更有好处。”

朱雀点点头。

 

走在镇外的小路上,风中有淡淡的苹果树叶味道。秋飞儿问:“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如果感觉太累的话,我们就回去。”

朱雀说:“你这样说真的很奇怪,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杀掉我,这次我的目的就是要击落你。但是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就像我的姐姐,我不明白。”

“有什么好奇怪的,人生就是一种不明白,我们就是在不明白中变得更不明白而已。”

“……”

“从前。我和一个人聊天,他突然说我挺适合谋略,因为我能理解他理解不了的道理,当时我听着还挺高兴。今天,看到你,我突然明白了,不理解才是理解,理解就是没完全理解。”

“……”

“你怎么不说话?”

“啊……你们的教育体系可能和我们不同,你说的这些我完全听不懂,我觉得你可以用最基础的语言和我沟通。”

秋飞儿很开心地笑了,她说:“你真有意思,是个好人。最基础的语言是什么?我说的不是吗?”

朱雀问:“粥是什么意思?”

“哦,当时我笑岔气了,让你快点儿喝,凉了就不好喝了。”

“……”

“好吧,我就说你说的这种基础的语言。你问我活着是为了什么,因为你总是在思考,把石头扔进你的心里,要过很久才能听到啪的一声。你对任何事都要问为什么,但是思考是需要时间的,在这个时间里你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变化,比如你的爱人在你思考的时间不再爱你了,你的朋友被你疏远了。你的这个思考在得到结果前,你的参数已经不为你所知地悄然变化了。怎么样?用这种方式说好理解一点了吗?”

朱雀点头说:“容易理解多了。”

秋飞儿说:“所以,理性思维不是万能的,也许你可以用它消灭掉整个宇宙,但是你还是无法解决粥已经凉了的问题。”

“粥凉了可以热呀?”

“你有女朋友吗?兄弟。”

“嗯?”

“看表情就是有了,我与你的女友送给你一件完全相同的东西,对你来说这东西的意义一样吗?”

朱雀认真想了一下后回答:“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粥也是这样,在这个小镇上喝安妮大婶为我们做的粥,也许一生只有一次,你要明白,每一个瞬间都是无法替代的,粥并非仅仅是物理上的粥,也并非仅仅经过物理加热它就是美味了,你要明白这个,你就可以明白不明白的好处了。”

“不明白。”

“我们爬上那座山去看海吧?”

“啊?好……”

 

爬上这座小山对朱雀现在的体力是个不小的挑战,两个人再没有说话,而是一起默默地完成了这个挑战。登上山峰时,世界一下变得开阔,风用四倍快的速度划过两个人的面颊,大海上波光摇曳。

看到这个景色,朱雀突然不想再提问了,这片天空,这片大海,他在“季节女神”上用更完美的视角看过无数次,他还与秋飞儿在空中留下了一场经典的战斗。但是现在,用最自然的视觉,用皮肤和呼吸的感觉,整个风景不同了。

秋飞儿默默地坐在了一块岩石上面,看着海面,朱雀有种感觉现在的她更接近她自己。虽然这个与他博命两次的对手在他受伤后一直对他很温柔,但他们的对话几乎没有能接近秋飞儿的内心。这并非秋飞儿是否敞开自己的问题,也许别的能力朱雀不及秋飞儿,但所经历的孤独,目睹他人的寂寞,朱雀自认为在秋飞儿之上。

有人说寂寞之人的寂寞是因为他们封闭了自己,这个结论朱雀认为对又不对。他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真正封闭自己的人类并不多,人并非真的封闭或者故意封闭,而是自然地或者天然地与他人产生了差别而已。因为差别所以产生了隔阂,因为隔阂所以无法靠近,因为无法靠近所以产生了寂寞。而我们说的敞开自己,实际上就是要改变自己,既然别人无法进来自己的世界,那么就只能自己走出这个世界,或者大家都到一个公共的世界里面去。就好象秋飞儿刚才那个样子,明明自己好像一个白痴一样,听不懂她说的每一句话,但她还是很温柔地解释着。秋飞儿能明白他,至少能明白一部分,所以朱雀什么也不用做就能把自己敞开,同时秋飞儿又改变了自己让朱雀去理解,这样交流就能自由地进行了。

但是,朱雀并没有真正走入秋飞儿的世界里,因为就算她完全开放自己,朱雀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近。或者就算朱雀真的知道如何接近,因为彼此的差别,自己的内心会抗拒这种接近,大部分人都会想,为什么你不出来呢?你出来就好了呀?

就在朱雀胡思乱想的时候,秋飞儿淡淡地问道:“风太大了,我们回去吧?”

朱雀说:“你现在能回答我的那个问题了吗?”

秋飞儿笑了笑:“我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呢?我和你一样,盲目地活着,或者也会盲目地死去。我知道,我知道你们,你们不盲目,你们追求终极真理,看到你,我相信并且敬佩你们,但这是两回事儿,对吧?”

朱雀点点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对眼前的好人好一点儿,去看好的景色,明天你回到部队,我会毫不犹豫地向你射击,然后我会崩溃和哭泣,就是这样,我是渺小的人类。所谓骑士精神,所谓人性的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弱智玩意已经对我失效了,我羡慕那些真心相信它们的人,他们会被安慰,要活着就应该愚昧地活着不是吗?你不应该问什么我们为什而活这种问题。”

朱雀呆在原地,他明白秋飞儿的意思,完全明白。

秋飞儿站起身,“走吧,这里太冷,不适合病人久留,我们是一类人,一起飞过,我不想看你病倒。”在回程的路上他们也几乎没有再说什么。

转过一片苹果林,看到了木屋的入口,一个女孩儿站在那里——简单。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