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五部分 留恋

五十五章 苹果谷的天空

“季节女神”正在接近目标,经早期识别系统提示此架“煤炭”与秋飞儿座驾的相似率为97%。当然朱雀明白,系统所认为的相似率仅仅是系统自己的看法而已。虽然仙女系人类是崇尚技术的族群,但相反银河系人类却更加依赖于机器或者权威信息,对于朱雀来说所有数字均是一种相对的参数,所有定义都是一种可以被推翻的暂时认知,既然宇宙的真意没有被最终揭示,那么一切所谓的真理都不过是人类在自己记事本上潦草的字迹而已。

到底是不是秋飞儿,能确认的,只有朱雀自己。此时朱雀心里的数值是98%比机器的数值更高,因为这架侦察机不但没有试图规避自己,反而改变了航线向自己靠近,这是非常不合常理的动作。朱雀认为这是因为秋飞儿对扫描到的“季节女神”产生了兴趣,在任务中具备高度自由的很可能是将领。

初一接战对方不由分说地射出了二十多枚飞弹,这些飞弹并非自动发射,朱雀知道它们是用手动方式点射的,对方快速地变换飞行方位和角度,编织了一张非常有效的弹幕。这是一次威胁度不高的攻击,银河系制造的这种折叠式微型飞弹,每架战机能携带300枚以上,如果是“工蜂”平台根据需要可以搭载2000枚甚至更多。但这次攻击的质量却是顶级的,就算是久经战场的老鸟,应对稍微不妥都有被击中的危险。朱雀用干扰与机动化解了这次攻击,风解折射炮开火了。

风解折射炮是一件独一无二的能量武器,它由六个位于护盾力场之下的能量焦点组成,这六个能量焦点能以超越任何武器跟踪速度的速度在一个球形范围内运动。所以它拥有非常可怕的射击精度与瞄准速度,在对目标物有准确预知的情况下几乎弹无虚发。这六门风解炮还有一个特别之处,它们是完全以非人工操作的方式来工作的,驾驶员可随时编写主命令程序、提供参数设定算法,但具体的执行判断与执行步奏风解炮不会反馈给驾驶员,而由它独立完成。按张玫的话,风解炮就像是孔雀王的翅膀,它是有灵性的武器,是她姐姐兰心的一只灵兽,它守护着兰心,而非兰心手中挥舞的剑。

初次利用它实战的朱雀也有些不适应,这架“季节女神”的作战方式实在太特别了,朱雀似乎只是乘坐其中,帮这架战机观察、分析,完善它的能力,而作战甚至飞行都是它自己完成的。

面对“季节女神”的攻击,对方驾驶员竟然停火了!那架“煤炭”型战机完全停了火,用机动单纯地躲避风解炮的攻击。现在朱雀已经能100%确认,对方绝对是秋飞儿,只有她才会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举动。

风解炮射出的是白色光弹,秋飞儿的“煤炭”是纯黑的涂装,在苹果谷明媚的阳光下这个场面就好似一位大天使正在捕获桀骜的恶魔。如果这是一场电影,仅凭这个连续镜头就能取得不错的票房,“煤炭”的机动实在太华丽了,华丽并且惊险,它就好像一位斗牛士,故意置自己于危险的边缘。而这种表演越发的精彩,一开始秋飞儿似乎飞的还算谨慎,没有太过火的炫耀,但随着她对风解炮越来越了解,便开始用非常微妙的动作躲闪光弹,许多光弹都是紧贴着她的机身擦过的,甚至与护盾擦出了电光。

在这样缠斗了大概一刻钟后,秋飞儿突然开始还击,两机展开了更复杂的机动与规避,飞弹的火光与光弹交织在二人的飞行轨迹之中,绚丽无比。

对方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从战斗开始朱雀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以秋飞儿的实力,如果无法真正把握她的意图,仅仅因为慢一微秒就会被她闪避。击落我绝对不是她的第一目标。单纯的躲避?她不是为了观察“季节女神”而单纯地躲避。最惊险的躲避?想到这个问题后,朱雀都觉得自己可笑,但他还是很认真地判断,不是这个理由。她到底以什么样的心态在作战?

一定有规律可循,任何事均有规律可循,宇宙与神都有规律,她也不能超越这个世界的法则。她好像在配合我的攻击,我却无法击中她,这到底是为什么?配合我……配合我……她的目的是配合我!她在解读我,她试图了解我,然后她配合我,她配合我的攻击、我的节奏、我的防御,她在配合我,她在与我达成前所未有的默契!

所以我无法找到她的规律,她没有击落我的欲望也没有自保的欲望,她只是一面镜子,她配合着我,追求最完美的飞行!她用我的欲望反击我,但如果我丧失对她的战意她就一定会退走,因为她很清楚她的战机赢不了我。所以我也赢不了她,除非我自杀。

背叛!只有背叛她的信任,才能破解她的魔法。

新的计划瞬间在朱雀的心中形成,朱雀的判断机能一下子复活了。他把所有能源都释放出来,注进了“季节女神”的武器与动力系统之中,他用最猛烈的攻击把战斗推入高潮,并朝秋飞儿对冲过去,秋飞儿果然配合了他,没有任何犹豫地向他反冲,这种战术动作的确不会出现在任何飞行员身上,只要有一丝的犹豫,两人就会完成一个经典的、几乎不可能发生的超近距离超高速的交错飞行。但朱雀早有准备,他已经提前设置好了所有的环境参数,六门风解炮与动力系统突然熄火,所有能量一并回流到场力引擎之中,在最短的反应时间内向秋飞儿反方向喷射。此时两台战机的护盾因为距离几乎为零已经融合,“季节女神”化作一颗能量弹,“煤炭”来不及做任何反应便被卷入其中,它们在空中高速翻滚着,失去了神迹,丧失了优雅,它们划出了一条巨大的弧线后如同毫无生命的石头般地落入海中,苹果谷的海面上只溅起了两个不易被察觉到的白色浪花。

 

朱雀感到一种久违的轻松,一切都结束了,没有秋飞儿的龙骑兵将不再可怕,我的死是合乎逻辑的。想到这,朱雀突然睁开了眼睛,死人是没有意识的,我没有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种既陌生又朴素的天花,天花的下面是一道木质的房梁,而在房梁上坐着的,是一个女人,她穿着类似工服的衣衫,还用一块蓝布包着头发。

女人正在修理着什么,因为光线太强眼睛不适应看不清,女人似乎察觉了他,一下跳了下来站在他床前问道:“你醒了?”

朱雀说的第一句话是:“你没死?”

女人微笑了一下说:“龙是不会死的,你不知道?”

“你是龙?龙是什么?”

“龙是一种很中性的生物,它拥有神秘的力量与魔法,其实它也会死,但你是无法预料的。”

朱雀仔细地思考着说:“我无法预料……刚才你说它,说明你不是龙。”

“是的,我不是。”

朱雀的视力基本恢复了,他看了看房梁说:“你在加固房梁?”

女孩也抬头看了看房梁说:“是的。”

朱雀想了一下说:“从受力点来看,你安装的支撑架多倾斜大概五度效果更好。”

女孩一下又跃上房梁比划道:“这样?”

下面的朱雀点点头。

女孩自言自语地说:“这样的确有更稳固的感觉。”

她又朝下面问:“是这样吗?”

这时候朱雀却又睡着了。是呀,他太累了,秋飞儿想。

 

“季节女神”分析了形势后在在水下启动了逃生装置,但这时的朱雀已经失去了意识。秋飞儿的“煤炭”则完全毁坏了,幸好弹药没有爆炸,秋飞儿强行打开舱门后就看到了正在下沉的失灵的逃生舱,她毫不犹豫地向逃生舱游去,救起了朱雀。

随后他们被赶来的渔船救起,由于镇上没有像样的医院,人们看朱雀没有过于严重的外伤便把他们安置在唯一懂点儿医术的安妮大婶家。安妮大婶是个有些木纳的人,年轻时遭受了什么惨剧亲人们去世了,从此以后她的精神就不太好,经常说些胡话。虽然这样,她照顾病人却很有一套,她的看家本领是草药。镇上的人仍然很依赖她,如果有孩子敢欺负她可能会遭到家长严厉地惩罚。当然了,在这个宇宙中也有很多地方会对自己所依赖的人丧失同情。

所以秋飞儿很喜欢苹果谷,看到安妮大婶的房子年久失修便主动承担了大修的任务,在昏迷了两天后那个男孩儿也醒了,真是让人安心的一天。秋飞儿固定好最后一个螺丝后轻轻感叹说:“完美的角度。”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