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四部分 橡树王国之初

四十五章 水网星之战

远征军的撤军行动快速而稳健,张玫走后银河总督由简单代理,朱雀获飞行联队总指挥代理一职。这种任命对银河系来说也许不可思议,在菊的价值观中却很平常,所谓职位不过是能力的体现,并没什么特别的意义,战功最大的人成为最高指挥官理所当然,同时士兵没有一定要成为将军的执念,荣誉与现实必须统一,与其自己率军灰飞烟灭不如托付给更擅长的人,逻辑、效率、成败是这个科技体系中的最高准则。

在菊眼中银河系争夺高位的行为是原始、愚昧的,是野蛮的标志、落后文明的象征,菊认为一切社会行为都应严谨论证,脱离社会学的社会组织简直不可理喻。

所以朱雀总想知道人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而存在。以朱雀的价值观来理解,人的一生应不断做正确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无所谓工作与生活,所有事情都是一样的。

如果按照菊灌输给朱雀的价值观来理解,喜欢与爱都不存在,存在的只是人类的本性。人类因生存发明了婚姻,同样为了生存发明了责任。爱绝对不是目标,甚至不是过程,它只是出现在古老文学里面的幻想而已。

可是如果这样理解,朱雀就又被难住了,既然生活只是一种最弱智的程序,而为了维护这个弱智程序的存在却需要耗费大量精密的杰作,这实在是一种既不理性也不合逻辑的现实。

崇敬神明的橡树王国,他们怎么想呢?他们的人生目标又是什么呢?

想到这他看了看办公室对面硕大的军团徽章,不断晋升,不断面对更大的挑战,可一个人的时候,感觉变化了的,就只有墙上不断变大的军团徽章而已。

这时响起了不大的敲门声,朱雀喊道:“请进。”

原来是灰子,朱雀松了口气,他现在不知道如何回答联队长一个比一个急迫的问题。

其实灰子的问题同样很急迫,他问的是:“作战计划何时下发。”

朱雀害怕的并不是问题本身,他害怕的是如何与联队长们交流。张玫走后给他留下十个联队,两个联队驻防北方防御联星政府,一个联队驻防第六星区,一个联队驻防第八星区,两个大队驻防第九星区,五个半联队驻防第十、十一星区与橡树王国作战。远征军的兵力一下被削弱到了极点,需要防御的星域却有半个银河之大。不仅如此,橡树王国的左树似乎洞察了远征军的动向,张玫刚刚撤退,帝国舰队便马上进军,似乎早就等待这个时机,一切战略部署都是以此而安排的。

这也难怪几个联队长有些惊慌,因为之前已经对帝国施加了强大压力,所以远征军普遍认为张玫的主力撤走后因为摸不清形势银河在半年内都不敢轻易发动攻势,这样远征军就有足够的时间加强防御并且适应新的战术模式。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帝国在第一时间进攻了,阿赫斯金的第四舰队拥有一万两千条战舰一万五千台“米拉斯”与一千多架最新型号的“幼龙”战机,而远征军在这个地区的全部兵力仅有五千余架赤火,所以现在人人都等着朱雀在联队长会议上制订的作战计划。

其实这个作战计划毫无新意,简单的说宗旨只有一个:迎战。根据规定在正式下发作战计划前朱雀是不能提前透露计划内容的,不过朱雀很想听听灰子对作战计划的反应,便详细地对灰子做了说明。

如果是以前的灰子对这种只有简单迎战内容的作战计划是不会有异议的,军人的天性就是服从,只要有命令就会觉得很安心,对这种毫无花哨的迎战命令更是安心。命令就像是军人心中的弹药,命令可以把所有的忧虑填满。不过与后勤部的女孩关系越来越紧密后,灰子发生了不少变化,他开始越过命令这道墙,也许是因为与朱雀关系很好的原因,他现在会进一步的思考朱雀命令的合理性,这就使他成为菊很不喜欢的一种战士,对命令抱有质疑的战士。

因为灰子身上有了更多的责任,他不仅仅要简单的去打仗,去完成任务。现在的他必须要活着回来,他要赢,他不能让敌人攻到自己母舰面前,他有太多的愿望与期待。他想确认朱雀的命令并不仅仅是让大家包括朱雀自己去送死,所以他犹豫了一下便问道:“对方的规模很大,我们直接迎战有胜算吗?”

朱雀一旦谈到工作眼光会突然变得冷静,这总让灰子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他不知道朱雀为什么会如此,难道他真的不畏惧强敌吗?朱雀说:“你有什么不同的计划?”

“我……我是觉得如果胜算不大不如后退一步,拉长对方的补给线对我们更有利。”

“如果我们一直后退,再接战的时候你就会比现在更有信心吗?”

“……”灰子犹豫了。

“如果你觉得会,那我倒是可以调整一下策略,我读不懂人的心理,这是我无法带入的参数。”

“这个我也说不清……。”

“如果说不清,那就无法改动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认为迎战是最合理的做法。”

灰子点点头,但他不知道战争对于朱雀来说是什么,更不知道朱雀的参数到底是那些。

 

创世1644年3月15日,阿赫斯金、王东率领的第四舰队以及米拉斯军团主力攻至远征军前线水网星。朱雀率领远征军主力五千余架赤火从正面防御,双方展开了空前的激战,这是开战以来银河系首次对仙女系展开反击。

朱雀并未固守星球任由银河舰队肆无忌惮的炮击,而是依托防御阵地利用速度与机动性的优势四面出击打击第四舰队的薄弱环节,他希望第四舰队的阵型被运动战拉散,这样失去保护的米拉斯就会成为空中的靶子。

金虽然个性张扬但是阵型的基础很扎实,他灵活地控制着阵型的转化丝毫没有露出破绽,同时他也不急于歼敌追敌只是争取在阵地战中最大限度地消耗远征军的战力,并渐渐地向水网星的防御中心施压。

这一仗虽然看起来烈度很高,耗时很长,但是第四舰队确实地把自己置于了不败之地。攻击了四个小时的朱雀没有占到任何便宜,甚至连歼敌都微乎其微,眼看着第四舰队把防空阵地轰得渐渐失去了机能,朱雀也只能选择撤退一途。

就在朱雀准备撤离战场的转换点,金突然发力,他以路大的龙骑兵风团为先锋用高速驱逐舰与米拉斯小队组成了五个追击群,远征军没想到帝国舰队突然发力,由于采用分散撤退的方式各部队无法有效支援被迫进入了战役的第二阶段。

在这一阶段里本来已经撤退的赤火又反身迎敌,而第四舰队的主力则稳固地向前线碾压过来,五支高速部队就像章鱼的爪子,卷住了远征军的脚,当远征军回身作战时发现自己所拥有的机动与速度优势已被限制。

这一阶段打得相当惨烈,五只章鱼脚的一只被朱雀全歼,但更多的远征军部队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陷入敌阵遭到重创。激战一个小时后,远征军摆脱了章鱼的触角才得以全部撤出战场,至此水网星之战结束。

这一战远征军损失一千两百余架赤火,可以说遭到了开战以来第一次的完败。而第四舰队仅仅损失了三百六十架“幼龙”、三百二十台“米拉斯”、一百五十条战舰,对于第四舰队的总兵力来说这只是个微小的战损。阿赫斯金也在这一战后成为银河的英雄,被媒体誉为帝国狮子阿赫斯。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