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四部分 橡树王国之初

四十四章 小窗

创世1644年3月11日,第二星区首府烟波之海。

松林独自坐在会议室里发呆,自从到达第二星区后他就一直被排挤,表面上所有人都尊重他,事实上则根本无视他的存在,最近这种无视还带着一些嘲讽。

第二星区公开效忠李中的银河联邦,但却对橡树王国经自己领内的运输视而不见,这让李中大为光火。到1644年初,第十一星区的帝国舰队主力已经拥有一万七千台米拉斯防御战机,舰队的规模也翻了一倍,而几乎所有装备都是由第一星区运出的。

一开始李中采用松林的建议直接向第一星区进攻,没想到驻守第一星区的帝国龙骑兵异常强悍,三次打退了联邦舰队的大举进攻,李中对连战连败的胡雨终于忍无可忍,免去他的一切职务起用了退休在家的原防御舰队总司令楼野,但这位老将也没从秋飞儿手上取得一寸土地。

这时松林提议李中把防御左树的伍典调回来合力进兵,李中没有采纳,而是派松林亲赴第二星区督促第二星区组织力量截断橡树王国的运输线。到达烟波之海后,松林便摸清了第二星区经济共同体的立场,他们的策略是阳奉阴违,表面上承认联邦实际上暗自帮助帝国,当然他们对帝国也不放心,希望在远征军、联邦、帝国三方夹缝中获得自立。既然第二星区的策略是这样,那么再怎么督促也是没用的,淮杨在表面上非常配合,具体操作起来却以边境线太长、太荒芜、没有足够边防军、对方伪装太好等理由不作为。对这种事松林比谁都清楚,讲道理没有意义,任何道理都由利益支撑,自从第二舰队被龙骑兵全歼以后,联邦在第二星区就没有任何威慑力了。

松林坐得很安静,双眼淡淡地注视着桌面一动不动,即使屋里并没有其他人。在夹缝中生存吗?那是不可能的,松林想。势力的平衡必然会被打破,时间是左树的财富。既然第一星区的龙骑兵无法击败,就只有在帝国行动前拿下第二星区切断第一星区与第十一星区的联系,之后摆开阵势坚守阵地,也许还有一线生机。现在的问题只有一个,尽快说服李中对第二星区用兵。为达到这个目的只有使李中对第二星区彻底绝望,那么就要用计策激怒淮杨。

这时像约好的一样,第二星区的人呼啦啦地走进了会议室,这个时间比通知松林的会议时间整整晚了半个小时,这显然是故意的,毫无目的的以激怒松林来取乐,也许不仅仅为了取乐,也是一种表态,表达第二星区的团结,或者用这种方式逼迫第二星区团结。不管怎么说,谁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时间错误翻脸,这的确是个高招,所谓政治手段并非都是雷霆动作,这种小动作才体现了用谋者的水准。

因为是中央来的人,所以松林被安排在了上位,所有人落座后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这种嘲弄的目光似乎在催促他赶紧发怒。松林觉得好笑,这招可能对很多人真有用,他们就是会发怒,发怒之后却发现自己不过只是被放在台上的小丑而已,仅仅为了娱乐众人。

松林对他们的集体迟到视而不见,看到淮杨刚刚坐稳后他马上发言:“秘书长,这是我们的数据,这个月橡树王国通过第二星区的物资比上月更多。”说完把眼前的一份表格推给了淮杨。

淮杨漫不经心地拿起表格,赞叹道:“松部长真是神通广大,你是如何统计出准确数字的?”

松林说:“这个恕我无法告知。”

淮杨说:“这样……也可能是数字有误吧?据我们统计上月几乎没有属于橡树帝国的货船通过。”

松林出乎意料的点了点头,似乎赞同了淮杨的说法,他说:“听说淮秘书长的儿子在念商都学院?”

淮杨有些惊异地向松林看去。

松林继续说:“我听说……”

正说到这,松林看到一个隶属经济共同体的军官冲进了屋子,他看了一眼松林,淮杨对他点点头,他便说道:“龙骑兵已经进入第二星区。”

听到这句话后松林手里如果拿着东西,一定会跌落。输了,输了,不用看他也知道在场其他人的表情,他们一定在庆幸自己押对了阵营,龙骑兵竟然进攻了!这说明,一定发生了松林所没预料到的事情,输了,一切都晚了。

此时隐约听到淮杨问:“您说我儿子……”

“啊,我听说他很了不起。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说完看也不看淮杨径自走出了房间。

他打的第一个电话是:“放了 淮杨的儿子吧,他已经没用了,不必伤害他。”

 

整个银河系都没想到橡树王国会由防守突然转入全面进攻,在第十一星区的帝国舰队主力被远征军逼的招架无力,只能靠拼命才能守住防线。虽然左树控制第一星区后形势渐渐稳定下来,但说到反击是绝无可能的。如果第一星区的龙骑兵攻击第二星区,那么李中就可以趁虚攻击第一星区,总体上联邦政府要比帝国拥有更自由的用兵空间,而不是反之。

所以当秋飞儿的龙骑兵进入第二星区时连暗通帝国的第二星区边防军都没反应过来,由于没有得到明确指示,只好向龙骑兵投降了。松林在得到消息后马上联系各处,得知局势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除龙骑兵外左树率帝国第一舰队、简志率帝国第二舰队已经向龙星进发,一副随时突入联邦领地的姿态,而在第十一星区的帝国第四舰队与米拉斯军团主力竟然向远征军前线水网星进军。虽然具体情况不明,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可能攻击第一星区的帝国第三舰队。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进入第二星区挡住龙骑兵,如果帝国控制了第二星区那联邦军队必将不战而溃。与李中联系后,松林发现李中也慌了。在严酷的形势下他终于明白防御第二星区的意义,如果局势由帝国被切成两段变为联邦三面被围,那时面对无数的跳跃路线必将防无可防,更不要说帝国领地连通后将拥有数倍于现在的经济实力。

不过由于措手不及,防御第二星区已经变成了争夺第二星区,地利的优势全部丧失。经松林再三要求后李中终于决定派遣联邦最善作战的伍典舰队进入第二星区,其他舰队则全部堆在龙星方向阻挡帝国舰队主力。

在另一间空无一人的接待室内松林看着星图,实际上左树的第一、二舰队仅有两万条战舰,这样的规模就牵制了联邦两个舰队五万条战舰,以这样的方式进行战争想获得胜利完全是奢望。联邦太腐败,整个体系被金钱与强权控制,装备采购次品、人才被排挤、士兵毫无战意,这些情况实际上是李中获得上位所必须付出的代价,以李中的器量根本无法控制强有力的军事人才。

现在想这些已经毫无意义,只能寄希望于联邦唯一的优秀战力伍典可以挡住秋飞儿,只要守住第二星区,左树便不敢轻易从正面发动攻击。

这间小室只有一扇窗,阳光透过窗子薄薄地洒在桌上。松林突然有一种既全身脱力又无可奈何的快感,这就是一直以来的绝对孤独给他的最好回报。这屋子就像一间监狱,长久以来松林把自己封闭在这样的小小监狱之内,与所有人切断联系。这是他的世界,是他的煎熬也是他的一切,他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折磨着自己也折磨着别人,所有的一切都只为了那道射入屋内的光。这道光是他在权谋场中的事业,是他对李中的愚忠。仅此而已,没有更多的东西,这是那些因为看不透他的内心而对他心生恐惧者永远想不到的一种简单,仅仅是为了这道脆弱的、随时会毁灭的光亮,松林消耗着自己全部的生命。

现在这道光已经飘曳了、暗淡了,松林的力气也用尽了。这反而是一种轻松,是一种释放。这种释放沉积得已经太久,以至于让松林没有回到那间也许还在等待着他的会议室,去威胁与拉拢那些人在分出胜负前继续支持联邦政府,不如让他们等一下吧,现在这种绝望的味道,也许每个人的一生就只有一次而已。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