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四部分 橡树王国之初

四十六章 三次元

得知前线失利,菊驻银河系总督简单率第一飞行联队由第八星区赶往第十一星区夏星,并命令驻守北方第七星区的两个大队前往第八星区换防。

这一系列动作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但当简单与王同走下运输舰与前来迎接的朱雀见面时,从神情上却看不出丝毫急迫。

简单说:“辛苦了,总指挥给我这个烂职位,让我只能在后面干着急。”

朱雀笑了一下说:“反正什么职位也不能阻止你来前线。”

王同马上把交谈转入正题:“以敌人的战力来看,也许把所有联队集中起来还有获胜的希望。”

朱雀说:“这个问题我与简单讨论过,这样不行,如果战线崩溃,我们在第十一星区的战斗将变得毫无意义,如果北方南方失手到时我们只能退守跳跃场,以我们这点儿兵力无法面对全银河系的进攻。”

王同说:“这点我也明白,只是单纯从战力来说事实如此。”

朱雀说:“所以我们必须用现有兵力挡住左树的攻击,我们一定能做到。”

简单奇怪地问:“你的自信是从那来的?”

朱雀说:“张指挥给我们留下这些兵力一定经过慎重考虑,如果不能坚守还不如全军撤退放弃银河。”

简单犹豫着说:“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可是她没有告诉我们御敌的方法呀?”

朱雀回答:“所以我想也许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先从简单迎敌做起。”

王同看了眼简单然后惊讶地问:“你的战术不会完全基于对张指挥的信任吧?”

朱雀很认真地说:“确实如此。”

简单也吃惊地说:“这个考虑缺乏逻辑性,也许总指挥是为了仙女系的战事迫不得已,毕竟那里是我们的故乡要优先保卫,同时她又不想放弃银河所以做出了危险的判断。”

王同发出不同观点:“你们在说什么呀!张指挥又不是神,她给我们留下多少兵力也不完全由她一个人决定,我看这根本就是个错误!”

朱雀说:“你们说得没错,但我觉得我们并没有达到张指挥的层次,她所看见的东西,我无法全部看清,张指挥从来没失策过,这是不可动摇的数据。”

简单做恍然状说:“等一下!朱雀,我终于明白你的问题了。你说了半天,看起来很有逻辑,其实你把责任都推给了张指挥,在她的计算里你也是因素之一呀!”

王同突然发现,这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在以负责任的态度正式交谈,自己还傻呼呼地陪着他们探讨。

果然朱雀愣了一下后问:“我能抵得上几个联队吗?”

简单用幸灾乐祸的语气说:“没办法,张指挥就是这么考虑的,你想把身上的压力都推给张指挥这是不行的。”

王同已经明白简单的意思了,毕竟王同与简单是在一起打过许多恶战的老战友。这就是队长简单,她总是在自己队员最需要温柔的时候送上温柔,她的话既无需逻辑也无需意义。看起来她是在与朱雀理论,实际上她是帮助朱雀卸掉负担勇敢直面自己的使命。这场战争注定是残酷的,以这种兵力阻挡银河系的反攻,必然会造成巨大牺牲。不管朱雀也好,我也好,简单也好,也许都撑不过下一次的战役。作为一名战士,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坦然接受自己的命运,抛掉一切恢弘伟大的外壳,一场一场地拼下去。

想到这层,王同就不再说话,仅仅在需要的时候附和一下两人。他看着简单与朱雀很有默契地说着对战争毫无帮助的话,他们什么也改变不了。就像所有人都在一列刹车坏掉的列车上,这时除了前进已经别无办法,远征军一定要守住桥头堡,而银河一定要消灭他们,事实就是如此。

把自己的善意隐藏在无声平凡中的简单,把死亡与失败隐藏在无声与平凡之中的简单,其实这样的人倒还不算稀少,只是像王同这样能明白简单的人太少。

当然,这只不过是王同的想法而已。

对于朱雀,他并没有故意配合简单来说一些故作轻松的话,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他也从未想过简单或者王同与他探讨战术的目的是帮他减轻压力,朱雀认为简单与王同是他的坚强后盾,他们共同决策,这不是精神上的安抚而是具有物理意义的支持。

包括他所分析的兵力足够论,这完全不是在开玩笑,或者要强调自己身上的责任、义务。张玫给他留下的兵力与配置,是他分析局势的重要依据,他所有战术都基于这个出发点——这些兵力对张玫来说是足够的。这点不是什么心理暗示,而是一种作战原则。

因为银河系在这场战争中从未进攻过,而米拉斯又是一种以防御为主的战机,所以朱雀无法判断对手的战力与作战方式,他除了正面迎敌外根本没有任何可能的选项,他无法在零的基础上变出一来,并非王同和一些人所想的——朱雀想告诉全军不论敌人多强远征军也不会屈服,远征军不能失去正面迎敌的勇气。

朱雀从未考虑过其他人是否有接战的勇气,就像他对灰子说的,他完全无法预测他人的心理。如果他的战士们因为心理崩溃而无法执行朱雀的作战计划,朱雀对此将束手无策。

所以,朱雀的自信从来都不是装出来的。而且这种心态根本也不能称之为自信,这是一种纯粹的物理心态,它是逻辑的自然的客观的冷静的,它不是自信而是天然。所有因素都是一种参数,包括胜负与生命,朱雀要充分分析所有参数从而得出对自己有利的结果,对于朱雀来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

不要说用十个联队对付帝国第四舰队,就是给朱雀一道命令,让他一个人去对付第四舰队,他也不认为这道命令有多荒谬,只要能得到足够的资源,一切皆有可能。这正是张玫所欣赏的在朱雀身上的仙女系人类终极境界,仙女系人类是一群亵渎神灵的人,他们无视神灵的规则与界限,他们试图寻找的并非是力量,而是终极的真理,换句话说他们自己想成为神。这也正是当年银河系排斥与屠杀他们的根本原因。

不过,这仅仅是朱雀的思考模式,也并非一种绝对的真实。

简单就是这样理解的,她知道朱雀做任何事都采用客观与物理的方式,她也知道朱雀自认为的思考方式是什么,但这些并不是真的。朱雀从来都不会绝对理性地去思考问题,因为简单明白,朱雀是她见过最善良的男孩儿。

所以简单的确是想卸下朱雀心里的压力,这些压力是朱雀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所以,他可能一生都无法理解简单为他做了什么。这些压力来自上一战远征军损失的所有人,他们的牺牲都要算在朱雀头上,就算朱雀在心里怎么告诉自己,但是简单明白,她必须马上出现在朱雀面前,她要告诉朱雀,银河总督是她简单,而整个作战计划是张玫下达的。

这根本就不高尚,她就是要把所有责任推在已经离开的张玫头上,同时还要让朱雀感觉不出来,这就是简单的真实想法。她要营造一种气氛,类似于zk53那样的气氛,她是小队长,朱雀不过是个队员,而命令是张玫强加给他们的,张玫仅仅是把他们当做棋子来使用,根本不介意他们的死活。

当然,这是经过最终剖析的大白话,大多数人无法走到这一步,他们感到的不过是一种潜意识而已,这种潜意识使自己的罪恶感和责任感减轻。同时,简单一点儿也不怪张玫,她这么做其实与张玫毫无关系。就像张玫曾经哭着问她的姐姐兰心,自己是棋子吗?其实她根本不需要听到答案,这个问题也根本不存在答案。

这个世界有许多根本没有答案的问题,有许多根本没有逻辑的结果,有无法回避的现实,也有永远无法理解的善意。简单从来不相信这个世界是理性的,因此,掩盖她的意图就和她想达到的结果同样重要。如果她让朱雀发现她想干什么,那她就永远无法实现自己的目标。她的温柔是无法通过表面的温柔来实现的,因为她温柔的目的并非是要让对方感觉到她的温柔,而是要使一个自己可以安心的目的真切地实现。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