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一部分 散沙

四章 军中第二

相对于银河系繁杂、混乱的政经体系,仙女系人类组织“菊”的体制显得极简单。依靠高度发达的技术网络“菊”的一切治理都是公开的,“菊”没有货币系统,没有市场经济,公民所需资源依照其职权给予配给,因较之掌握的资源“菊”的人口规模极小,以及享乐文化的消亡,这种配给近乎无限。

“菊”的菜单几乎固定,只有数百种制式做法的食物,食材中绝不会包含稀缺资源,而在特定地点的工作餐,品种更是少得可怜;“菊”没有大型公共娱乐设施,绘画与音乐仅限个人兴趣,提供视频节目的部门虽会播出艺术、文化相关内容,也有一些故事剧,但科学、探索、新闻、纪录等内容占据着80%的时段;“菊”认可公民的业余时间,理论上任其支配,但主要只为实验、探索以及训练提供配给,而且要依据申请人的权职,一位工程师甚至可以获得一个星系作为其私人实验领地。

“菊”没有个人财产这一概念,所有配给都拥有一个“合法性”标签,一旦拥有者丧失“合法性”,便会失去对资源的支配权。“合法性”由一整套完整的模型生成,公开透明,对“合法性判定”任何人都可提出异议,但要依靠科学凭据推翻“合法性判定”。所以仙女系人类很难理解银河系人类关于“利益”的定义,更不知道“利益集团”是个什么东西。

“菊”的作战指挥部直属于最高平议会,最高平议会是“菊”两大议会之一,主要负责实行已定政策并管理常务。最高深议会负责制订战略决策与社会系统建设,如调查“合法性”原则的合理性并根据需求做出调整。两大议会虽然有内部民主机制但人选并非由全民民主选举产生,而是根据一套人事模型提名,并遵照当事人意愿分配职务。在“菊”的体系中议会虽属高端人才集中地,但并不是核心部门,真正拥有无上权威的机构是由工程师组成的技术开发部,两大议会的许多决策没有技术开发部的签署是无法实行的。

作战指挥部所属只有两个单元:飞行部,后勤部。两个单元有独立的军衔体系,总体来说飞行部的职责比较简单,就是负责一线作战。后勤部的职能虽然非常繁杂,但基本任务也很明确就是保障和支援飞行部的战斗,包括舰船、地勤、地面控制、防空、歼灭武器使用、情报、工程、基地等职责。这样构成的优点是使纷乱的部门得到有效整和与统一调配,许多技术部门身兼数职,在战时后勤部的协同率很高,这也是菊许多部门的构成特点。

由已故设计院次席总工程师兰心设计的通用战斗机“赤火”是飞行部的基本战斗单元。“赤火”外形优美,流线型的机体,四片机翼幽雅地展开,它结构紧凑,同时具备速度感与威武的气魄。菊的作战理念与银河不同,舰船只不过作为战机的载体和基地来使用,所以所有母舰都属后勤部,作战时由飞行部指挥。也就是说菊所依靠的一线装备只有一种——战机,“赤火”就是在这样的理念中诞生的。它几乎可以胜任所有任务,大规模的空间作战,在星球重力下各种大气内的战斗,一些液态介质中的战斗,星球的攻击与防御,城市战,甚至具备单机超远程跳跃机动系统,也就是说“赤火”在飞行员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做到脱舰远攻。关于“赤火”这个名字,工程师兰心曾解释说,传说古代人类认为火是红色的,“赤火”这个名字便是为了纪念科学在人类心中的启蒙之火。

在银河系有一种说法,仙女系依靠的是“骑兵”,他们的战士仿佛是古代骑士。张玫很喜欢这种说法,不过她也知道议会只对实效感兴趣,这种虚无缥缈的所谓文化他们不屑一顾。与上层不同,来到银河后张玫渐渐开始明白文化的力量,特别在兰心死后,她知道人类的精神同物质一样可以蕴藏巨大的力量。以平议会察觉不到的方式,张枚正把银河系人类的文化融入到她所率领的远征军之中。

 

因为战事紧急,新成立的01cf中队直接投入了战场,并且在围歼银河第一舰队的战役中立了大功,击落敌机351架击毁舰只16艘,中队49架战机一机未损。

朱雀并不明白他的中队为什么表现这么好,他除了传达命令以外几乎什么也没做。前些日子还是飞行少尉的他对于中队长这个位置很陌生,他还没能把学校学到的指挥知识运用到实践之中。

庆功会和中队成立仪式被安排在机库里合并举行,只有在这里,面对他的队员朱雀才能感到放松。

“感谢诸位在这次战斗中的表现,同时我们f中队成立了。好了,解散。”这就是这次会议朱雀的全部发言。他话音刚落5小队队长玄武就自言自语地说:“没意思,真没意思。”他是f中队中唯一不是朱雀旧时战友的小队长。

朱雀似乎没听见,但是灰子有些不高兴,他问玄武:“没意思,是什么意思?”

玄武叹了口气又重复说:“没意思。”然后转身想走,被灰子一下拉住:“喂,我说你是不是对咱们中队长不服呀?”

玄武回头用很无奈的语气说:“幼稚。”

灰子瞬间失控,他大怒说:“我知道你这次击落了31架敌机,是咱们队里最多的,有种咱们比一局。”

玄武眼睛稍微睁开了一点儿说:“可以。”

只过了十秒灰子就后悔了,其实他这次的晋升很大程度靠的是简单和朱雀,平时他并不是一个很有自信的人,特别是对自己的技术。但是灰子很讲义气,不能忍受在zk53之战中与他出生入死的战友朱雀受别人轻视。现在话已经说出去了自然不能收回,看着这个叫玄武的男人,只看眼睛灰子就知道他身经百战。唉,真想时光倒流。灰子只好硬着头皮说:“我们去演练舱较量一下。”玄武奇怪地说:“演练舱?没意思!要比的话就用战机模拟战系统,要不就算了。”

“谁怕谁……”

就这样,两个人的练习赛就敲定了,除了f队的队员很兴奋外,同舰的e队闻讯也过来不少人参观,母舰的1号机库兼战术区一下变得非常热闹。

虽然朱雀知道灰子是为自己出头,但是为了两位战士的自尊心,他也不好多说什么。e队中队长疾风走到朱雀身旁看热闹不怕事儿大地说:“原来如此!你用不打不相识的策略给你的人排定位次,虽然很野蛮,倒是个直观的方法,我用我的配给茶赌你们的5队队长赢,怎么样?”说着他调出自己的物资清单,指着一箱本地茶看着朱雀。朱雀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能赌的,要知道他的物品都是谁都能拿到的拿多少都行的常规品,他想了一下说:“好吧,如果灰子输了,我帮你调试战机程序。”“一言为定!”

在众人几乎是起哄的欢呼声中两架战机划入了星空,当对手由一个人变成雷达上的一个标记时灰子觉得自己也不那么紧张了。有句俗语:在飞行员中只有精英和菜鸟,留下来的就不是孬种。

很快,灰子不得不怀疑自己真的很菜,在第一次侧旋后他就落在了下风,完全被人按着打,模拟弹在他机窗外飞舞。他所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躲闪躲闪再躲闪,对方的攻击太凌厉!玄武攻势密集,动作的节奏近乎完美,压得灰子透不过气来。灰子没有哪怕一秒种的时间考虑反击的问题,只能调动所有技术与经验在对方编织的弹网中勉强生存下去,他为3小队而战决不能轻易败下阵来。

原本嘈杂的1号机库变得鸦雀无声,众人被多视角训练屏幕上的这场练习赛深深地吸引了,玄武可怕的攻击,灰子顽强的防守,都让人震惊。能制造出这样的压迫感,以及能在这种压力下生存的人,似已突破了技术的极限……传说、匹克这些灰子的老队友在心里为他竖起了大拇指。

灰子感觉不到一丝得意,他握着控制器的双手已经麻木了。这种防御太消耗体力,他必须做出10倍于对方的机动才能生存。灰子知道自己已经到达了极限,首先败下阵来的是他身体,麻木的神经没有按意识作出迅速的应变,就是这一点点的延迟,一连串的模拟弹击中了他的赤火。红灯闪动,坚持了长达12分钟的灰子终于失败。

与起飞的情况不同返航时大家的神情肃然了许多,当战机通过气阀停稳后,四周响起了一片掌声。f队是一支新成立的队伍,队员间还不太熟悉,但这场模拟战的精彩程度绝非中队级的,每个人心中都生出些自豪,甚至有好事者把视频传到其他母舰上给自己旧时的战友。

沮丧的灰子觉得自己连爬出驾驶舱的力气都没有了,这时一只手向他伸来,朱雀。这个看起来瘦弱的男孩,有一双非常稳定的手,灰子借着他的力量走了出来,却惊讶地看到朱雀钻进了自己的飞机,同时他给远处的玄武打了个手势,意思是再来一场。玄武笑了一下,重新合上舱盖。

看到朱雀那淡定的神情灰子深感惊异,这个男孩只不过是刚刚从仙女系调来不久的新手,他应该看到刚才的练习赛了,玄武根本不是人,他这种表情,不可能是小瞧了玄武,只要是飞行员没人能小瞧玄武,难道是我们都小瞧了朱雀?

“喂!”传说和孔力走过来喊他:“你站在悬梯上发什么呆?”

“我……咱们中队长准备和玄武再比一场?”

孔力说:“是呀,还不是被你拖累。不过,你刚才的表现让我另眼看待,只是这个玄武太强了!要是这样忍气吞声倒不如痛痛快快地输了好,我很佩服中队长的决定,再说他是技术流,在实战上没有必要非赢那种怪物才行。”

灰子走下悬梯丧气地说:“抱歉,把你们都连累了。”

传说哈哈一笑,拍着他的后背说:“有什么好抱歉的,你和中队长都是讲义气的人,分个胜负也好,这就是张指挥常说的堂堂正正。”

窗外的景物急速地变化着,驾驶舱里狂响着键盘的声音,因为使用的是灰子的战机许多数据需要重新设定,本来这些工作可以在起飞前完成,但是朱雀隐藏很好的顽强自尊让他沉默了下来。

景物的变化停止了,背景变成了苍茫的宇宙,频道传来玄武的声音:“可以开始了吗?”

朱雀简单地回答:“可以。”他一只手继续敲着键盘,另一只手抓住飞行控制器。和想象中的一样他瞬间落在了下风,对方绝对是超级老手,用紧密的攻击把他网在了一支笼里。

航空舰桥里一片唏嘘,这完全是与灰子战斗的翻版,看起来朱雀已经被玄武的攻击压住,只能疲于奔命。

疾风对传说说:“看来你们队长危险了,我看唯一的悬念就是他和刚才那个兄弟谁坚持的时间更长。说老实话,你们那个5队长太强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一个小队长,看他的技术我想我在他手里同样没有胜算。”

传说没有回答,他心里很紧张。

朱雀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用正确的词汇来形容他现在的样子是冷静和专注。虽然他正在一心二用,他一边观察、判断玄武的攻击方式,并用这些新得到的参数更新战机的程序,极大地提高了战机针对玄武的物理反应,只要有目的有习惯就有规律,有规律就能生成程序,人就是程序。同时他的另一只手,配合身体的运动部分完成了刚刚灰子所做的工作,拼命地逃跑。

“不一样……”灰子突然说。

其他人奇怪地看着他,灰子继续说:“我觉得队长和我不一样,看起来我们都很被动,但是我觉得朱雀比我快那么一点点……”

的确是快一点点。喇叭发出“啪”的一声轻响,数据上载成功,朱雀改用两只手握紧了控制器。

“……左旋攻击,我只有下压,这时候他必然用f散枪,趁我慌忙摇机他用直射点我……”朱雀自言自语地念叨。掌握了对方的意图,虽然仍然无法摆脱对方的压制,但可以更快更主动地做出反应,这样无论精神还是身体上的负担就小多了。

“看!”灰子突然喊到。

大家看频幕上的影像,朱雀战机的反应速度突然加快了。令人惊异的是,朱雀所做的规避机动与玄武的攻击几乎同时发生。那种压迫感几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朱雀的轻灵感。他的战机好象纸片一样在前面摇摆,四周飞过的模拟弹变得笨拙。

“360度旋机!”这次喊的人是疾风,他不知道“赤火”还能做这样的战术动作。

“360度旋机,接270度侧旋,接双停车正90度滑行……这个朱雀是鬼吗?”朱雀战机的一连串机动动作把e队队长惊呆了。

孔力兴奋地说:“朱雀占据主动了!”

运用超强机动后朱雀咬住了玄武,玄武仿佛也被朱雀这个出其不意的举动弄的措手不及,所谓超强机动必须有明确的目的和准确的预判,否则只能是滑而不实的东西。而朱雀使用的这组机动简直是绝好,他抢到了时间与空间。玄武在犹豫的瞬间被朱雀的模拟弹命中一发,红灯亮了起来,朱雀赢了。

一号机库的人面面相觑,只有专业人员才能明白刚才朱雀的表演究竟有多大震撼力。

战机降落后,朱雀与玄武在众人的欢呼声中一起走了回来,玄武靠近朱雀小声说:“你的确是个仙女系的呆瓜,不过你的实力绝对是军中第二。”说完他友善地对冲过来的灰子挤了下眼睛,后者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两人尽释前嫌。

让过玄武,灰子、孔力和一班兄弟不论分说地把朱雀抛了起来,朱雀在空中还想着玄武的话,仙女系的呆瓜……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