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一部分 散沙

三章 各有所长

张玫的副官和风是一位出色的战机驾驶员,她性格缜密做事一板一眼,又喜欢管闲事,张玫叫她“保姆”。

敲过门后没有回应,和风推开门看到张玫趴在桌上睡着了。张玫是个英雄,对于和风来说她是值得信赖的指挥官以及老战友。她轻轻地走进去,从衣架上取下制服外套披在张玫身上。

张玫有些迷糊的声音响起:“现在情况如何?”说着她用手抓住外套坐直了身体。

和风回答:“银河系刚刚传来答复,他们拒绝撤兵,情报部消息银河第一舰队已经进入他们所侵入的区域。”

“我们的损失怎么样?”

“07ac3小队驻扎的zk53哨站因为成功击退入侵之敌,人员和设备全部安全撤离。其他四个只依靠自动系统的防区设备全部失去了,到目前为止,这次入侵共造成人员伤亡153人。”

张玫看着眼前的星图说:“和风,我和你说一件事情。如果让平议会知道这些话,他们一定不会饶我。”

和风没想到张玫突然说出不相干的话,可能因为刚睡醒的关系,张玫继续说:“我只是一副被欲望操纵的傀儡。对于我们国家的终极目标,我仍然认同而且有激情,可这些信仰现在沦为摆设,以探索真理为名让国民奉献自我,最后只满足了我们这些少数人愚蠢的虚荣。我确实是个恶人,过去只要姐姐在,我就满足了,她的身侧是我的归宿,只为了这个,我可以不问缘由地做任何事。她不同,她有理想,她愿意为之牺牲一切,包括她自己。但现在这个国家已经没有姐姐这种人了,我们的理念也许已随她而去,现在就只剩下了恶。”

和风说:“但我们现在的情况……”

张枚冷笑了下,“对,我们将为生存而战,在本能面前一切都是对的,我们还剩这个。多么讽刺,这是我最擅长的,姐姐负责理想,我负责现实,没了方向的我倒变得如鱼得水。”

很快张玫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站起来对着星图叹了口气,和风关切地问:“很难办吗?”

“嗯,我虽然不想打,但既然仙女系将面临新的战争,这次的机会就必须要抓住,特别是3小队给我们打了针强心剂,放弃这种时机等于在未来抛弃兄弟们的性命。通知全体联队长,召开一级战时会议。游戏时间结束了。”

“是!”和风犹豫了一下又问:“老大,咱们这次进攻的尺度是什么?”

张玫淡淡地说:“尺度?你到这边来倒是学会了不少东西。银河系在某些方面比我们文明得多,我的思想很简单,或者说很低级,对我来说,既然银河发动了战争,就让我们看看他们的‘尺度’,所谓尺度只在力量之中。”

和风点点头,虽然她只是个倾听者,但她也有自己未表达的意见,与理想相比,和风更愿意追随现实,哪怕这个现实没有方向。

 

两年前,第五星区行星青河。

仙女系人类认为银河系的习武之人都是玩物丧志之辈,最多也只能称为愚昧之人。创世之初,随着人类对能量的认知,武学也获得了从“气”到“灵”的飞速发展,极高端的习武者通过艰苦的“自我修行”领悟自身之灵,并把它转换成“术”甚至“场障壁”释放出来。技术派完全能理解转换的原理,并认为这种行为毫无意义。用十几年乃至几十年时间培养、开发的生物能量只相当于少量光岩产生的机械能,这种努力有何意义?就算在格斗中能获得绝对优势,但即使把习武者全部加在一起,也没办法与一架空间战机抗衡。

不过在兰心的远征军时代情况发生变化,兰心看出武者在情报、渗透、暗杀等特种作战中的巨大作用,开始招募银河系本地的武者为远征军服务。兰心战死后,秉持正面交锋理念的张玫又放弃了这套系统,新成立的特种作战机构也被解散。张玫认为凭借远征军陆战队的装备足够应付大多数武者,即使少量顶尖武者侥幸把自己暗杀,但“菊”的体制根本不在乎一两个人的损失。

也许正如仙女系的定位,在乱世中,银河系的武学文化急速衰败,没有多少人有时间与精力做慢吞吞的修行,盛极一时的街头武馆也纷纷关闭。

青河是一颗人口很少的星球,它的清晨格外宁静。因为这里的生活节奏非常慢,人们并没有早起的习惯。除了秋飞儿。

秋飞儿拿着奶瓶在哭着的宝宝面前做各种动作宝宝哭得却更厉害了,妈妈抱着宝宝有些歉意地看着秋飞儿。

秋飞儿说:“好吧。”她从包里又掏出6瓶奶,一共7瓶,秋飞儿把它们一起抛了起来,妈妈也惊讶地轻叫了一声。但是它们并没落在地上,秋飞儿用各种花样使得这些奶瓶在空中飞转着,同时她嘴里还配合着瓶子的节奏、自己转身的节奏、瓶子从腿下穿过的节奏念着诗句:“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

宝宝已经不哭了,准确的说宝宝看呆了,口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实在太精彩,妈妈用怀抱宝宝的手鼓掌。秋飞儿收势把7个奶瓶全都接到怀里,冲宝宝挤了挤眼睛。宝宝很兴奋地用手去抓奶瓶。妈妈从飞儿手里接过奶瓶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哄着宝宝说:“看!姐姐已经帮咱们弄熟了。”宝宝嘎嘎地笑着。

大妈打开窗子向秋飞儿打招呼:“飞儿,真早呀!”

飞儿一个纵身加空中变线“啪”地一声轻落在大妈的窗台上,好象有翅膀的天使一样。“您今天的精神不错,您家的奶。”把瓶子放下飞儿纵身离去。

现在她已经成了这附近最受欢迎的送奶工。

秋飞儿从来没想过自己能离开军队从事别的工作,她从小接受各种训练,似乎丧失了一个普通人应有的生活能力。出于军学世家的林动一定也是如此,但他找到了另一种生活方式,秋飞儿现在已经完全体会林动的想法。不论做什么,努力掌控自己的命运,这是最大的幸福。确实,这不是秋飞儿所说的“手边生活”,但它很美妙。

林动辞了收入低微的影院工作,开了家机车修理店,秋飞儿接了送奶的活。两个人抛掉伴随自己一生的军事技能,安逸地生活了下来。同时林动如约传授秋飞儿策略,还介绍周翼教她飞行。这一年秋飞儿很知足,这正是她期望的生活,但与林动不同,秋飞儿不认为他们能永远坚持下去,她觉得——人终归没办法与命斗。

秋飞儿从外面进来,“林大哥,我回来了。”

林动放下扳手把桌上的茶递给她:“辛苦了。”

秋飞儿喝了口茶拉过来一把凳子坐在林动身边,看着他正在修理的空气喷射机车问,“林大哥,这台有什么问题?”

林动把手伸进什么东西里一面用力一面说:“没什么,动力有问题。”

“让我来试试。”

林动把位置让给飞儿,问道:“大气内的航空队编队机动第四章懂了吗?”

“懂了。”

林动笑了一下,拿起杯子也喝了一口茶说:“你太用功了,不如一会儿我们把店关了出去吃饭。”

飞儿盯着手里的压力计读数说:“林大哥真是好人,你没想过娶个妻子吗?”

“这不是要看缘分吗?”

“林大哥整天坐在这发呆,这个缘分不知道要多巨大才行。”

“哈哈。”林动大笑了两声,之后他转换了话题说:“把青春都用在学习和赚钱上多浪费,等再赚些钱,你不如去大城市生活。”

飞儿用力拉动活栓,引擎的声音响了起来,发出很大的噪音,她说:“我可不是只学习和工作,我和一个很大的世界待在一起。”

林动没听太清,反正知道是吐糟自己,他站起来说:“干得好!我们去吃饭。”

“嗯。”

 

屋里吵成一团,黄古的思绪早已飘到了屋外,到了能看到山景的别墅和小孙女的身上,想到这些慈祥的老人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第三舰队司令南刚发现了他这个微妙的表情问道:“黄老想到了什么?”

黄古尴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掩饰说:“我想,也许现在惊慌失措的应该是对方,我们大可不必自乱阵脚。”

听到这个,情绪激动的第二舰队司令胡雨说:“正是!有些人总是喜欢危言耸听。”

第六舰队司令简志知道他暗指自己,有些奇怪地问:“黄老这么想?”

“……啊,也不能这么说,慎重地分析问题还是应该的,应该的。”黄古没想到自己的话偏向了其中一方,连忙纠正。

简志不再理他,直接对总司令楼野说:“我认为zk53的失利可不是个小事件,对方只有八架战机!我们应该重新评估对方的战力,解决我们在训练和管理中的一些问题,而不是草率地把第一舰队派过去。”

楼野是位健朗的老者,他对出身冬之国名将世家前总司令简衡之弟简志说:“你的话我赞同,可你也知道秘书长李中给我们很大压力,我们的经费都掌握在他们手里,既然他们铁了心想要那几座矿山,我们又能怎么办?”

简志大声说:“银河防务舰队又不是他们的私有财产!这关系到整个银河的安全,怎么能为了他们的利益随便调动!”

来自第3星区出身银色十五的第二舰队司令胡雨不屑地说:“不要忘了,他们不是代表个人,他们代表着银河系的国家,我们军队为他们争取利益是天经地义的,我们就是他们的财产。”

“开玩笑!他们为了什么你心里很清楚。”

“你说清楚!他们为了什么!”

楼野觉得自己的头开始翁翁响,他向两人摆手说:“好了,好了,你们冷静!这是高层会议不是菜市场。”

他求助似地对一直没发言的第五舰队司令竹广说:“竹老对形势怎么看?”竹广是他们这里年纪最长的司令官,同时也是战功最大,说话最有分量的人,他在第一次银河仙女之战中曾与简衡并任蔚蓝舰队副司令。

竹广说:“我的职责是维护第五星区的安全、维护银河的安全。但是作为一名军人首先我会服从现有体制,对这样的决策我没有特别意见,完全服从总司令的安排。”

楼野心里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有人维护军部的权威和秩序了。

他想说什么却被急促的推门声打断,看着闯进来神色慌张的情报部军官,楼野勃然大怒:“慌什么!你知道这个会议的级别吧?至少你应该学会敲门!”

那军官一下被吼傻了,但还是结结巴巴地说:“报,报告!军情紧急!刚刚接到消息,第一舰队全军覆没!”

“你……你刚才说什么?!”楼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报告!刚刚接到前线的准确消息,第一舰队全军覆没,司令万泽生死不明!”

就在这一瞬间,除了竹广以外的银河舰队高层开始明白他们所面对的到底是怎样的对手。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