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一部分 散沙

二章 决意

银河防务舰队第四舰队司令官黄古并非军伍出身,他本是一位对第十一星区有很大影响力的大家族首领,“蔚蓝战争”期间黄古率众加入“反蔚蓝同盟军”,出钱出人组织了一支舰队,战争胜利后便担任了现在的职务,算是一种“利益分配”吧。

黄古是位温和的老人,当年他本来不想“站队”,只是经不住晚辈、同人的劝说,才出了一次头。银河防务舰队基本上还算是一支职业军队,指挥官大多是专业人员,只是第四舰队情况有些特殊,它是由几个小星区组成的联合舰队,除了在这一地区德高望重的黄古,根本没人指挥的动。

为了运转舰队黄古也需要自己人,这个人就是左树。左树生于夏星,在一次战争的战乱中失去了所有亲人,他的父母妹妹在逃难中死于抢匪之手,在军中任职的叔叔死于远征军的进攻。之后他加入“蔚蓝”舰队对抗远征军,并在“黄昏之战”中展露头角。因为是同乡,黄古着力提拔左树,两人的关系非比寻常。

此时左树正在黄古家中,商讨近期局势的变化。

黄古对茶桌旁的左树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远征军一直没与我们签定撤底的和平条约,我们之间只有一张停战协定而已。所以有人在这个问题上活动思想也是可以理解的。”

左树端起茶杯,又放下,他看着黄古问:“我们应如何应对?”

黄古的眼神变得散漫,他说:“你知道我不是职业军人,应付不了这种变化,舰队的未来还要靠你这样有为的年轻人,我嘛,还是应该回我本来的生活中去。”

 

从黄古的别墅出来,左树无奈地笑了一下。这次拜访,左树本想寻求黄古的帮助,至少通过他对舰队高层施加些影响,让他们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黄古显然无意为之,他意在全身而退,这时候介入太深,的确不好抽身。

在没有胜算的情况下,发动无谋的战争,是那些无知的人,但他们却不会怎样,因为打仗的人是我们。所以他们才会肆意妄为,我们的命只是他们动下嘴皮的力气,在这个时代里别人的命算不上成本,左树心想。黄古可以把责任卸给他,他怎么办?就算背负军法与骂名逃了,这辈子像狗一样活着?

外面,黄古的小孙女在路边独自玩球,并没有大人跟着。左树常来黄家吃饭,几乎成了黄家的一分子。他朝女孩儿走去,想把她带回院子里。女孩儿注意到左树,很高兴地打招呼,但球却掉了,她跑到路上捡球。左树一下变了脸色,他看到一辆急速行驶的车正转过路口。这时他突然意识到,死原来可以变得有意义,关键在于选择。

 

李木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回到夏星后他被暂停职务。李木自己也知道他不是当军人的料,在战场上他太过渺小,朋友在自己背上离去,却什么也做不了。

林动、赵平为什么要辞职?李木在心中大喊,为什么?!我确实没有才能,有才能的人为什么不做?一切本来很顺利,银河系本来充满了希望,搞什么无欲无求!最后搞得“蔚蓝”解散,我们这些无能之辈接管军队。

不,不,不,因为他们太弱了,他们应付不了政治,他们有勇气面对外敌,没有勇气为了银河系的幸福,为了我们这些人的幸福与内部的人争斗。他们终究不是值得依靠的人,就是如此……

突然,李木看到前面一个穿着粉色裙子的女孩儿跑到街上,一辆车向她驶来。他想喊,可只是张开嘴,在这一瞬间一个穿着和他一样制服的军官冲过去推开了女孩。在一声沉闷的碰撞声后,那人被撞出了七八米远。李木用所有力量向他跑去,不知什么时候泪水划过了他的脸颊。

 

左树睁开朦胧的眼睛,看到了黄古还有医生,一阵不可抗拒的疲倦感袭来,意识又离他而去。

当他再次醒来时,首先听到清脆的鸟叫声,然后看到病房中有一道洁净的阳光。左树知道生活又重新开始了。

身旁有一个他不认识的勤务兵很快地跑了出去,随后进来一位医生和另一位他不认识的舰队军官。

左树觉得精神很好,在勤务兵的帮助下坐了起来和医生聊了几句,然后他问那位军官:“您是?”

医生微笑着抢先做了回答:“你真得谢谢他,你的情况非常危险,如果不是他及时把你送过来,结果不会这么理想。而且他在外面守了三天,直到现在。”

左树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人,他相貌平和无形中带给人一种安定的力量,他的眼里没有茫然。如同现在的自己。

左树只是淡淡地说:“谢谢你了。”

那人笑了一下说:“要谢的人是我。”

左树眼睛亮了一下,说:“我觉得我们有不少共同点。”他从被子里伸出了手:“左树。”

那人有力地握住了左树有些虚弱的手:“李木。”

 

zk53胜利的意义远超朱雀想象,他的偶像远征军总指挥张枚竟然要接见他们。朱雀喜欢飞行,并不只是喜欢飞行本身,他喜欢和某些人待在一起,也许他自己想成为那样的人,而张枚就是这群人的灵魂。

实际上当这个菊最出色的战士从门中走出来的时候朱雀并没发现她的特别之处,有些特异的只是她从容的步伐和淡然的神色。张玫走到他们八个人面前站定,她脸上的表情几乎没发生任何变化,这个人过去肯定是个美女,是不是基因优化组便不得而知了。现在,因为几乎完全素颜,她脸上唯一与众不同的仅剩下眼中那抹神采。也许只是心理作用,仅从眼光朱雀便认定这个在飞行服外面露着棕色短发的女人,这个一个人可以击溃一支舰队的家伙绝对名不虚传。

张玫环顾众人后说,“简单、王同、传说、灰子、孔力、匹克、白菜、朱雀,我没说错吧?”

简单回复:“是的,总指挥。”

张玫用一种稍带着疲惫感的口气说:“我知道简单和王同,他们两个3年前来到银河系,一来就部署在前线,前两年在与银河系的摩擦中打过几次实战,表现不错。我得向你们坦诚一件事儿,下这种命令并非仅仅因为我信任简单的能力,我已经做出最坏的打算。过去我应对银河系骚扰的策略是观察,现在情况发生了些变化。”

张玫把视线静止在队尾的朱雀身上,“你就是刚到银河系的朱雀吧?”

“是!”

“嗯。本来我没必要和你们讲战略问题,但你们的战绩把你们推到了一个更高的层面,如果简单的报告没有问题,我想zk53之战的最大功绩应归朱雀所有,对吗?”

简单大声回答:“可以保证报告的真实性!”

“但这不仅仅是朱雀的功绩,你们是一个整体,3小队很了不起,我特别要感谢简单,你把你的队员完整地带了回来,我们远征军一定要完成任务,同时要付出最小的代价,作为3小队的指挥官,简单为全军做出了表率。07ac3队长飞行中尉简单出列!”张玫突然喊道。

“有!”简单出列。

“因为你在zk53之战中的杰出表现,仙女系人类联盟作战总部授予你飞行少校军衔,任命飞行少校简单为01c飞行大队队长。即日生效。”

简单愣了一下,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自己从一个中尉突然晋升为少校大队长,似乎没有什么逻辑。

张玫温柔地小声提醒:“简单?”

“是!遵命!”

之后,副队长王同被晋升上尉任01c大队副队长,其他队员均晋升中尉,传说被任命为01cf中队副队长,灰子、孔力、匹克、白菜被任命为01cf中队的小队长。唯独没有提到朱雀。

张玫走到朱雀近前看着他说:“至于你朱雀,你获得了一个选择的机会。高层对你很感兴趣,你知道在我们的体制里技术开发部的权威很大,他们有意调你过去,说你有可能成为第二个兰心。我提醒你,如果你接受,你将拥有安全的生活,并能拥有两个星系中我们能动用的大量资源,换句话说你能进入高层,有机会成为我们仙女系人类的领导者之一,就如同我的姐姐兰心。”

朱雀注意到张玫提到兰心这个名字时,音调微微暗弱,他鼓起勇气问道:“请问总指挥,我有拒绝的权力吗?”

“你有,可为什么?”张玫微微皱了一下眉。

“我走了很远的路才来到这里,我选择了飞行部队,我们有句谚语,‘用自己的意志寻找真理,这是孤独的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我不会走。”

张玫定睛看了看他,这下可不得了,眼睛睁开的张玫就像变了个人,一种巨大的魅力压迫着朱雀的胸口,好在这时间很短,张玫很快恢复了常态,她说:“07ac3飞行少尉朱雀出列!”

“有!”

“因你在k53之战中的杰出表现,仙女系人类联盟作战总部授予你飞行上尉军衔,任命飞行上尉朱雀为01cf飞行中队队长。即日生效。”

“遵命!”

 

李木扶着左树站起来眺望远方的风景,晚霞染红了天空,远处依稀有几条战舰缓缓地下落。夏星作为银河防务舰队的大本营,空中的舰影是很平常的景象。

左树问:“李木,你刚才说的确实吗?对方只用八架战机就把你们击败了?”

“是的,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技术,他们速度太快,瞬间突破了我们的防御圈给我们致命的打击。”

左树微微笑了下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李木想了一下说:“说明对方有秘密武器?”

左树看着他开心地笑了起来,他搂住李木的肩膀说:“这意味着,双方经过长时间孕育的实力在一次碰撞下一目了然,我们感到惊慌的同时,对方也许已经有了下一步的打算。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感到来自那边的巨大压力,纸既然已经破了,风就自然会吹进来,这就是大自然的规律。”

这时的李木明确了一件事,上帝造人时给了不同的人不同的才能,他问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扩大我们的力量。”左树又说:“对了,我已经打了报告把你调来我的舰队做副官。”

李木犹豫地说:“我刚吃了那么大的败仗,你这样做对自己不利吧?”

左树笑了一下说:“与讨好上级相比,我现在更需要朋友的力量。”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