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一部分 散沙

一章 zk53之战

这是朱雀第一次经历实战,而且是在他初到前线来不及做相关训练和准备的情况下。朱雀这个人很少会紧张,周围的人认为他属于那种比较呆的体质,但朱雀尝试了几次,他的手无法握紧飞行控制器。身体感受到恐惧,竟然脱开精神变得麻木了。“赤火”战机的飞行控制器与银河系战机的很接近,类似于古代战机的中央型操纵杆,当然形态已有很大变化。这种演变的主要原因是,飞行员与战机间的有限生物电力交互系统,使飞行控制器可以完成几乎全部基本操作;飞行服与生命支撑系统抵消了大部分身体负荷;空间机动复杂程度高,单手很难达到极限,位于中间的控制器更利于人机合一。“赤火”的操控模式设有“全手动”,可使战机在其极限机械性能内对飞行员做出一切反应,包括“非正常”操控。银河系方面只有“蓝星”这一种制式战机有此功能。

战友们的战机轰鸣着掠出跑道射向漆黑冰冷的星空,朱雀并未觉得轻松,毁灭与被毁灭的双重压力使一切平复的努力收效甚微。这时指挥频道响起了简单简练的指令:“跟着我。” 不知为什么,听到简单指令的一瞬间就清醒了许多,这个甚至有些沙哑的女声,仿佛看透了朱雀的心思。简单的“赤火”缓慢地向前滑动,优雅、强悍。清晰的意识与固有的冷静回到了朱雀的身体里,他的手稳定地推动了飞行控制器。

 

左树心里有一丝恐惧,但表面如常。已经第五次了,银河系的舰队主动对塑月进行渗透袭击。当然,左树明白银河防务指挥部这样做的原因,看到那些不断进出指挥部的商人和政客他就知道,有人对塑月的光岩资源垂涎已久。

他把手里的战报揉成了一个纸团,向远处的垃圾桶掷去,应声而入。军队现在被商人和政客牵着鼻子走,可惜他们这些人中一个大师都没有,他们只能看到自己的鼻尖。在他们眼里“菊”是一只被打的龟缩起来的小鸡,他们觉得这不过是些权力的游戏,对方出于对银河系强大战力的畏惧必然忍气吞声地看着自己的领地被蚕食。如若不然当初张玫为什么放弃那么大片的既得领土?既然整个银河都可以放弃,现在让给我们几座矿山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为这么点儿领土耗尽国力进行全面战争?

左树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夏星那特有的纯净天空。小声念着:“蔚蓝……”

现在那些进出指挥部的人,没见过林动,没见过周翼、赵平、舒小昀、南宫清,最初的“蔚蓝”是无私、高效、睿智的组织。那些人是银河系的英雄,他们并非为了自己的利益,所以靠他们的力量与人格魅力,“蔚蓝”所聚集的力量空前强大。这些事没亲历一次战争的人不会明白,但就算以这种力量也未真正击败远征军,远征军的实际损失并不大,银河系把战果越吹越玄,是为了政治需要,吹到现在连他们自己都相信了。

“蔚蓝”也是空前脆弱的……它不过是个历史的瞬间,某种机缘巧合的突然闪光,“蔚蓝”的迅速衰败就说明了问题,梦一样组织,如同梦一般消散。“蔚蓝”的真实架构一般人根本不敢承认,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当权者高估自己,到也寻常。他们无法理解,无私曾产生的巨大威力。

这些不重要。左树转身走近墙上悬挂的星图,“蔚蓝”的时代已经结束,现在银河系外强中干,事实上处于力量真空状态。重要的是,那些看不清形势的人决定着自己的命运。从另一角度来讲,这也是林动那种虚幻英雄留下的祸根。

他用手指画着最近银河系渗透的几个星系。龟缩不前的小鸡吗?远征军也许是人类见过的最大怪物,因为他们根本不按常理出牌,他们从不玩政治游戏,他们对得与失的计算也与我们完全不同。左树怀疑,远征军的战略部署是以宏大时间作为背景的。远征军当年的避战现在看来,非常明智,那时以“蔚蓝”为核心的银河系是无敌的,远征军坚持下去只能被击溃,而只要退一步,“蔚蓝”这个幻影便会消失。

敲门声响起,左树应道:“进来。”

一位副官行礼后说:“您找我?”

“我们要进行强化训练,你计划一下,明天出发。”

“是!”副官犹豫了一下很亲切地说:“我听说第八自由区和湖国的舰队对最近超过消耗物资标准的训练颇有意见,如果我们再加大标准,他们一定会上报,到时候我们就很麻烦……”

左树轻“哼”一下后说:“如果他们还有机会,那就让他们报告好了。”

“……”副官无法理解左树话中的意思。

 

简单把情况汇报以后得到的命令是:“尽力反击入侵之敌。”虽然用词不是全力而是尽力,但总体上来说还是要她还击的,对方是89条战舰,所携带的战机有一百架左右,区区八架战机这仗怎么打?现在的时代已经不是刚到银河系远征军的技术有压倒性优势的时代了,虽然战机仍然比对手强大不少,但这种兵力对比还是过于夸张。

因为没想出对策,3小队只好暂时在战区外编队滑行,商量对策。仙女系人类讲求效率与实用主义,同时他们也拥有一种极度自大与自由的精神,他们不相信神,或者说他们希望揭开宇宙的最终奥秘,使自己成为真神。

队员灰子在频道里说:“除非张指挥亲自来。我们还是虚晃一枪算了。”

简单生气地说:“哪还有时间贫嘴?小心我把你的录音交上去,我们怎么都要打,而且要有效打击。”

性格比较粗旷的孔力说:“很多年没与银河系交火了,不打过很难判断敌军实力。还是队长您先给个方案,毕竟您曾经与银河系交过手。”

“……好吧,我想我们肯定无法歼灭对方。我们用奇袭的方式瞬间给对方造成一定伤害后脱身,这样我们的任务就能交代,我想上面也不会指望我们击败对手。”简单说道。

同是老兵的王同犹豫道:“队长,问题是这里的地形太开阔,我们很难奇袭。战机没有突破舰只的防御网就会被对方火力压住,到时候我们再想全身而退可就难了。”

王同所说正是简单担心的事情,她也没想到解决方法,频道一时陷入了沉默。

“……队长。”

简单没有听出发言人的声音,问道:“你是?”

“朱雀,我有个提议。”

简单有些不好意思:“……抱歉,你说你说。”

“我觉得我们的奇袭是可以成立的,这颗zk53星的质量非常大,另外我计算过,它三颗卫星的位置也非常理想,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行星间的场力线进行超速度滑行,这样我们就可以轻松突破对方的防御网达到奇袭的效果。”朱雀说话的语气很冷静一点也不象出来乍到首次参战的新人。

灰子说:“我完全晕掉了……”

其他人也大都听得一团雾水,只有简单、传说飞行物理学还算过的去勉强可以听懂,简单首先让灰子闭嘴然后问朱雀:“你说的我大概明白,可是这种理论的东西可以用于实战吗?”

朱雀回答:“我认为完全可以,我觉得兰工程师开发的这种‘赤火’标准战机最强大的地方就是它的适应性,它可以通过程序接口随时调整战机的运动数据,从而实现多种战术,这是我们远远超越银河系的技术。”

对技术也有一定研究的传说搭话了:“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们要解决一个重要问题,对方舰队的运动轨迹是不断变化的,而且我们突入点的选择要非常精确,这样才能达到破防的效果。如果我们用事先设计好的滑行路线很可能会扑空,这样我们还是无法投入实战。”

简单也同意地说:“传说说的有道理。”

朱雀说:“所以我们用的不是事先输入的滑行程序,而是一种动态分析星球场力与目标坐标,并且做出最佳滑行轨迹计算的针对性实战程序。”

传说说:“天呀!这个程序太复杂了,现在时间这么紧迫我们无法写出这样复杂的东西来。”

朱雀说“其实……在咱们讨论的过程中程序我已经写好了,来的时候我针对这座星系的场力环境已经写了基础程序,现在我只要再完成应用层就可以。”

“……”

朱雀又说:“重要的是……”

简单打断他说:“重要的是我们是否相信你!好吧,我相信你!张指挥曾经亲口对我说,想活下来就要相信自己的战友!07ac3小队,执行朱雀的战术,开始作战!朱雀你把程序传给我们所有人。”

其实朱雀想说的“重要的是”根本不是这个,他想说“重要的是我完全没有实战经验,所以程序的主操作应该是队长或者传说”,但是现在他已经说不出这些话了,朱雀从不是一个怕担责任的人。

 

银河系防务舰队第二舰队第一分舰队第四支舰队旗舰“千山”。

舰队长少校秦环看着星图说:“对方应该不会迎击吧?据我们的情报这里只驻扎着8架赤火。”

舰队参谋李木看着外面发呆完全没有听到秦环在说什么。秦环在他鼻前上大声拍了下手说:“我说!你们国家就没人可派了吗?让你这么个呆子参军。”

李木不紧不慢地说:“啊……我觉得会迎击。”

“……”对这位反应奇慢的参谋秦环真是无语。

李木依然看着外面说:“我的确不太适合军队,我没有那种高速分析力来应对战场。”

秦环说“你的行政能力倒是没话说,和平年代我一定在你手下做事。”

“我的才能对防御舰队来说是多余的。”

秦环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他也没有时间回答,警报突然响了起来。

“报告!发现高速运动物体以曲线轨迹向我舰队靠近!”

“什么高速物体!到底是什么!”

“是‘赤火’型战机!”

“……不可能,这速度太快了,这是飞弹的10倍呀!”

“外围战机报告!目标已突破我防线!速度太快无法拦截!”

“防空火力齐射!”

“是!”

 

孔力语气激动地说:“队长。敌方第一轮防空火力已被我们成功穿越,请求进入攻击状态!”

简单冷静地指挥道:“好,全队引擎放开,脱离滑行状态!准备强力穿甲弹,每单元锁定4舰,由f1位置顺序展开!重复:每单元锁定4舰,由f1位置顺序展开!攻击!”

“明白!”……

07ac3小队向乱箭一样展开队型射入了银河舰队阵中,第二轮防空炮火还没有来的急瞄准,小队8架战机已经安然脱阵,最准的一枚防空导弹从传说机尾10米的位置穿过,吓了传说一身冷汗。在他们身后,穿甲弹的爆炸声响起,简单大体上统计了下战果,击沉重伤敌舰23艘轻伤2艘。

取得这样的战果可以说相当惊人。简单命令:“全小队脱离战区,我们的战术非常成功!我们在外围监视对方,得到补给后准备下一轮袭击。朱雀,干的好!”

队员们的称赞与祝贺声响成了一片。

朱雀低头发现自己的手心里全是汗水,回忆刚才的场景他差点吐了出来。

 

“千山”被直接命中,秦环因为震动受了重伤。李木背着他向救生艇的方向摸去,周围一片烟火,李木知道船很快就保不住了。他命令全舰队原地防御抢救伤员,他对秦环只是不停的重复着两个字“坚持!”。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