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一部分 散沙

序章 散沙

创世1642年6月,第一次银河与仙女之战停战后的第六年。

与人类的历史相比,星海似乎永远都是静止的。

蔚蓝同盟被解散后银河系的政治一体化结束,之后成立的银河系防务指挥部名义上只是一个纯军事单位,但事实上它的秘书处成为各国紧密联系的重要机构。不管人们怎么想,银河系的体系已经发生了不可改变的变化。第一次战争的劫难及强大敌人的存在,使得国与国之间的界线远不像过去那样坚实。随着大量难民的迁徙,文化与科技的交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各民族的认同感、理解度、亲密程度大大提高。各国在经济与防务上相互依赖,国与国之间的物流规模几十倍地增加。渐渐化为碎片的银河系,竟然被动地复活了,所谓银河的历史这一名词又有了实际价值。

形成这种局面的根本原因是来自仙女系的远征军,这个无趣之极的科技体系世界像催化剂一样改变着银河,同时也改变着远征军自身。在一次战争期间除了飞羽、南十字等少量第五星区国家以外,银河系其他地区的大部分国家都曾被远征军直接占领,许多正直的政府因为站在民众前面被彻底击垮,生存下来的是那些用各种各样的方式适应了环境的人。

 

三年前。

银河系第五星区南羽联盟南十字共和国边境星球——青河。

阳光射进一扇很宽的窗,但这间堆满杂物的房间仍然显得不够明亮,也许因为窗开的有些高,阳光斜斜地射进来,即使朦胧地扩散开,也无法进入每一个角落。

林动坐在大幅作品前专心地进行收尾工作,这个一次战争的英雄,前蔚蓝舰队的司令官,正在为一家电影院绘制海报。门打开了,一个黑发女孩儿径直走了进来,她穿着浅色、稍显宽大的旅行夹克,双手插在灰色的旅行裤里,神情淡然地走到林动身后看他的海报。画里是一个夜晚,海浪冲击着岩石,因为光线太弱雪白的浪花变得有些模糊,一位看起来饱经沧桑的老者,提着一盏乏着黄色光芒的灯,向夜的深处照去。

两人像是熟识,有一会儿没有交谈,随后女孩儿问道:“我知道这部电影,里面有几个美女。”

林动问:“你担心这张海报没有市场?”

“是的。”

“为什么关心这件事?”

“因为我大老远的来投奔你,你的画卖不出钱就麻烦了。”

林动望向她,似乎有些吃惊。

女孩儿看着他的眼睛,坦然地笑了笑,她伸出手说:“秋飞儿。”

面店。

林动问闷头吃面的秋飞儿:“投奔我是不是太奇怪了?”

秋飞儿嚼着面条说:“有什么奇怪?我们秋家在冬之国混不下去了,现在冬之国王权衰落,我们秘密部队几乎没有经费,我表姐秋水在一次战争中为蔚蓝的胜利牺牲,你作为老东家照顾一下我也是应该的。”

“我已经退役了,而且是没有退休金的退役,你应该知道。”

“知道,你强行退役。我想是表姐的死,让你灰心了吧?”

“乱猜。”

“好,好,好,我乱猜。我现在什么技能都没有,秋、林两家已有一百多年的主从关系,虽然现在我们两家都败落了,但你总比我强多了,林大哥。”

“你武功这么好,难道没人愿意雇佣你?”

“武功有什么用?难道去抢劫吗?你也知道我们两家这种世家有一堆繁琐的道德观,这个时候我只有依靠东家这一条路。”

“你有什么打算?”

“这乱世,还是做我们的老本行,在军队混口饭吃。”

林动呼出一口气,“你嫌自己命长?”

“相信我,我已经试过了,我的结论是人别和命斗。我只想简单的活下来,做距离我最近的工作。林大哥你教我谋略,周翼大哥教我飞行,以后在飞行队里谋个差事,这是我能抓住的最省力的活法。”

林动摇了摇头。

 

三个月前。

银河系第十一星区,防务指挥部边境要塞——夏星。

左树环视街道上嘈杂的人群,人人都很忙碌,同时人人都很紧张。这个时代,是个靠自己的时代,政府形同虚设,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未来精打细算,想生存下来,没有远见是不行的。

左树的职务是银河防务舰队第四舰队第七分舰队司令官。银河防务舰队由银河系各国共同组建,他们的对手是位于前塑月帝国的由“菊”银河总督张玫率领的远征军。左树的舰队算是杂牌舰队,表面上他是司令官,但除了夏国本国舰只外,其他各国舰只他根本指挥不动。

在一次战争中,蔚蓝同盟力挽狂澜,把几乎完全占领银河系的远征军压缩到塑月一国,并签订了停战协定。这个态势一直保持到今天,但左树认为,双方力量的对比早已发生了变化。危机正在悄然接近,如果不采取措施,他左树,这个微不足道的的存在,必然被历史的潮流所碾碎。看看周围这些人,各自为战不惜他人的一切,左树与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全宇宙的人类。在这种情况下底层比高层安全,平民比军人安全,社会已经跌入原始的丛林法则陷阱之中,一头猛兽再强,在真正的社会性生物面前也不值一提。

此时,左树的思绪被一片激烈的争吵声打断,向人群看去,发现争吵的一方是第三舰队参谋伍典。伍典是典型军人,作风勇猛、治兵严谨、训练有方,只是如果离开军队,他这个人便显得单纯,他似乎还没有养成在丛林里生存的圆滑和凶残。

伍典大声对一个商人喊:“不论怎么说,假货就是假货,你这是欺诈!”伍典脚下有一些瓷器的碎片。

商人冷冷看着他,不温不火,“我不想自找麻烦,和一个高级将领作对。你把打破的瓷器按原价赔了,我们两清,如果你不讲道理,我只好找讲道理的人来制你,你的军衔虽高,离顶可还远着呢。”

伍典被气得说不出话:“我不讲道理……”

左树挤开人群看了看被伍典踩在脚下的标签,径直走向老板从钱包里掏出钱塞给了他,然后拦住准备做出某种举动的伍典,一直把他拉到了人群外面。

伍典本来想发作,看清了拉他的人是左树便忍住怒火问到:“左司令,你这是干什么?他们贩卖假瓷器,你这样是纵容他们。”

左树点了点头:“我这样做是不对的。”

看到左树这么直率的认错,伍典感到有些意外。

左树接着说:“但我们不可能永远只做对的事情,这个商家只是这个国家的一粒沙,这个国家只是我们银河的一粒沙,陷入这样的纷争其实什么也不能改变不是吗?”说完他注视着伍典。

伍典说不出话来。

左树举起他手里的钱包说:“用几张纸就可以打发的事情,需要占用你大量的时间吗?伍老弟,我觉得在这个时代你的价值是无法衡量的,根本没有必要把精力浪费在他们头上。”说完他对伍典淡淡地笑了一下转身离开。

 

现在。

银河系“菊”海外省塑月边境哨站——zk53号行星。

在苍凉背景的衬托下一架小型运输机滑进了哨站的机库里。

zk53号所在的星系没有适合人类居住的行星,因为它地处边境要地,并且拥有一座自动矿山,所以“菊”在这里新建了哨站,配备一个小队八架战机担任警戒任务。

运输机的乘客只有一名,一个看起来瘦弱的男孩。穿着飞行员制服的他经常被人误认为女性,因为没有加入基因优化计划,他保持了原本的基因,看起来不象“菊”出生的其他男性那样拥有普遍的健康。没有参与优化计划并不是出于他的选择,只是他被分到了对照组里面,在菊这个严密的科技体系里个人意志是经常被忽略的东西。

男孩儿背着自己的行李走下悬梯,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地勤人员对一架自动运输机没有兴趣,当然也不会有人来欢迎他这个小兵。他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靴子踩到地面时所发出的响声,凭借对制式建筑的了解他径直向飞行员休息室的方向走去,他胸口的名牌上写着“朱雀”。

门推开,屋里的喧嚣声小了一点。朱雀虽然是飞行员但是他学不会其他人的洒脱精神。

大家的眼光汇集过来,一个穿着飞行服留着茶色卷发的女孩儿从所坐的餐桌上跳下来,向他走来并打量着他。

看到对方肩上的中尉军衔,朱雀向对方行礼。

中尉草草回了一个礼,把双手搭在他肩上问:“你是新来的?”

朱雀感到自己脸上有点儿发烫,很认真地“嗯”了一声。

女孩儿诧异地回头看看,所有人大声笑了起来。她回过头对朱雀说:“‘嗯’?你的回答还真标准。”

朱雀不好意思地重新回答:“是!长官!”

女孩儿把手伸给他,两人握手,但是她没有放手,握着他的手说:“我叫简单,你呢?”

“朱雀,长官。”

“红色的小鸟?”

“是的,长官。”

简单放开他的手说:“介绍其他人前说下我们07AC3小队的规矩,我不在乎队员的身高,不在乎队员的长相,也不在意我的队员回答我用‘嗯’还是用‘是长官’。但这里是前方的前方,如果我发现你不行,就象你所顶替的人一样,我会打报告让你回去找个安稳的工作。我这样做既是为了你的安全也是为了我们的安全,明白吗?”

“明白。”

 

寂静的机库传来微弱的键盘声,声音连续不断似乎永远不会终止。

朱雀坐在工作架上靠着自己的战机,线路从战机内部引出来接到放在他腿上的简易屏幕和键盘。他神情安静目光专注,不知为了什么,自顾自地露出了微笑,笑容很快便凝固了,因为他发现简单站在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

“队长……您什么时候来的?”

简单把肘撑在机身上说:“有一会儿了,看你的样子好像在弹琴。”

“报告,我正对战机进行修正。”

简单扬了下眉毛:“你真有意思,我从没发现调整程序是这么有趣的事情,而且大部分飞行员不是会把它交给地勤人员吗?”

朱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为什么不去考工程学院?”

“我喜欢飞行。”

简单点了点头,想说什么的时候被尖锐的广播声打断, “一级战斗准备!一级战斗准备!防区出现大量跳跃反应,级别巡洋舰、驱逐舰,隶属银河系,数量89。ac3队全队紧急出击!重复……”

“89?”简单叹了口气对朱雀说:“你做我的僚机。”

“明白!”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