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一部分 散沙

五章 命运

创世1642年7月12日渗透进塑月领地内的银河第一舰队突然遭到远征军的突击和包围,实力相差悬殊,经过两个小时的战斗后第一舰队被全歼,损失各型战舰11452艘,司令官万泽阵亡。第二次银河仙女之战爆发。

是否判定为全面战争,在防务指挥部竟然还产生了争论。第六舰队司令简志曾无助地辩驳:“如果远征军想控制战争的规模就会重创和驱逐第一舰队,如此精密的围歼战证明对方根本就没有考虑战争规模这个问题!”

简志的话很快得到验证,7月18日远征军越过了国境线,以中路22个联队北路8个联队南路6个联队连接点2个联队的规模发动了全面进攻,总兵力为3万8千架战机。银河系的前线在2天内崩溃,21个星系失守。

虽然简志提议放弃南北线集中主力击退中路的攻击,但是他的提议没有被通过,甚至根本没有被考虑。第二舰队的胡雨曾冷冷地说:“我真怀疑有些人的动机,你的意思是把北方和南方的国家全部放弃掉,让那些野蛮人随意杀戮吗?”他说完这句话后所有人都沉默,自然也就没办法讨论什么提案。

银河防御总部最后做出的部署是:以第三星区为主力的第二舰队、以六、八、十、十一星区为主力的第四舰队、以第七星区为主力的第六舰队进入沙鹰之国迎击远征军主力;以第五星区为主力的第五舰队防御北方走廊诸国;以第一星区为主力的第三舰队防御南方的第二星区。银河防务舰队动员了全军共七万六千余艘战舰,新型战机12万余架其中大部分是最新投入前线的“闪痕”,这是银河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出击。

 

银河系第十一星区银河系防御总部所在地夏星。

这座明朗的星球似乎已经被军人挤满了。空中遍布着大小不一的军用飞行器,它们大多是向战舰运送人员和物资的通信船。街道上的色彩也被制服的青绿色所统治,官兵们利用出征前的最后时间购买生活用品或者找些乐子。左树和李木也在这三五一组的人群之中。

左树通过黄古的关系撤消了对李木的审查,并且把他调进了自己的舰队做副官。现在左树是黄家的大恩人,这点事情对舰队司令来说还是很轻松的。

两人漫无目的地闲逛,“海军”就是这样,一旦出征在实地上散步都会变成一件奢侈的行为。许多市民也准备向后方更安全的地方转移,所以利用大量军人在这里聚集的机会,人们在路边摆些小摊贩卖家中的一些物品减轻旅行时的负担。

左树说:“你上次提议的训练方法我觉得很有效果,以前在第二舰队时你们也是这么训练吗?”

李木苦笑了下说:“你们都称第二舰队是‘自以为是的舰队’,我的话会有人听吗?”

左树笑了:“哈,那我占到便宜了。你过来以后,我舰队的训练、后勤、规划简直上了7、8个台阶,比那些只会提醒我不要得罪谁谁的手下强太多,你这样的人以前在第二舰队只不过是支舰队的参谋实在太浪费,‘自以为是的舰队’嘛,哈哈,这些话已经传到你们耳朵里去了?”

李木无奈地说:“的确不要总是得罪谁谁,小鬼难缠。”

左树点头:“以后这种交际也有劳你多费心了。”

李木有些担心地说:“……这次出战我们二、四、六舰队联合做战,第二舰队的确是个隐患。”

左树淡淡地笑了一下说:“不必担心,很快这个世界上就会明确一个真理:适者生存。”

李木叹了口气说:“其实这些问题都应该在出征前解决掉,这样就能减少无谓的牺牲。”

左树拍了拍他说:“你要知道万物的存在都有一定道理,胡雨也许本职工作做得不好,但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他还是很有实力的。他游刃于势力间,获得一种平衡,也算得上是一个人物。在前两年那种环境下你我这样的人都不配做他的对手。而且你所说的出征前,是多久之前?”

“我认为所有问题都源于三年前林动、赵平他们的隐退。”

左树陷入沉思,“原来你是指这么久以前……确实,如果他们不隐退就不会死这么多人产生这么多混乱,但我认为他们所建立的体制必然要求他们功成身退,这是没有办法的事,那种体制本身就是幻影,虽然在短时间集聚了强大的力量,根本无法维系。说到这儿,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你觉得如果我们现在请林动出山统帅舰队应付眼前的战事,如何?”

李木说:“如果林司令坐镇的话,必可击退远征军。”

左树说:“原来你这么信任他,我倒有不同看法,我参加过黄昏之战,但我觉得战争的胜利并不全赖‘军神’林动一个人的决策,胜利是整体的,林动的作用不过是被过度放大了,我不认为他是银河系的一个障碍。”

李木吃惊地问:“你刚才说障碍?”

“对,障碍。如果他真像你所言这么强大,当然是障碍,他可以随意赢得战争,然后随意留下烂摊子,你要明白我们现在可不是输在战争上,银河系的道德与信仰正在崩溃,而仙女系所谓科技政体是文化精神领域的低能儿,两方面通过不同的路径都在向冷血的动物性退化,那时人类就算还能苟活也不过是一副丧失灵魂的空壳而已。”

左树这些话很有分量,把李木震慑的说不出话来。

也许是为了缓和气氛,左树接着说:“所以,我不认为我们应该责怪林动,我们应该责怪的只是我们自己,是我们没有信仰,林动的伟大只是历史需要,我们不能被这种虚名所禁锢,做我们该做的事情就好。”

李木有些听不太懂:“我会全力做好出征的准备。”

左树默默地点点头,之后他停在一位中年市民的摊位上,蹲下来拿起一个瓷碗问:“这个多少钱?”

市民想了一下说:“这个是真正的古董,5000块。”

左树想都没想就掏钱包,这时李木看到那个市民好象动摇了一下便说:“先生,我们都是职业军人工资并不高,您的东西样子的确不错,是不是古董我不知道,4800我们要了。”

市民很爽快地收了钱。

左树拿着包好的瓷碗问李木:“你知道它的价值?”

李木摇头说:“不知道,但是我看那个市民自己也拿不准主意,他看你轻松成交可能想抬价,所以我才那么说。”

“哈哈,没有你,我真是寸步难行。”笑完左树很随意地说:“其实这个碗的确很古,品质也不错,应该能值个十几万吧。那天我强迫一个朋友买了个假瓷器,正好借这个机会还他。”

“十几万……”

 

经过一条窄窄的楼道就到了伍典所住的公寓,李木想不到堂堂第三舰队的参谋竟然住着这么朴素的房子。银河舰队没有集中住宿的制度与设施,不论官兵有条件者均可自行解决住宿,每天按规定时间到岗即可,紧急集合也是一样。如无能力,舰队也提供集体宿舍,并无军事管理,也就是说军人与其他职业一样拥有私人时间及空间。但也有些特例,比如第五舰队就拥有军事化管理的营区,特别是飞行员,一般要在营区生活,这也是第五舰队战力强大的一个侧影,第五舰队毕竟是由林动组建的职业军人集团。

开门后伍典认出了左树把两人让进屋里,左树把包递给他说:“知道你喜欢瓷器,刚才在外面看到一个样子还不错,送给你吧。”

伍典打开包吃惊地说:“左兄你开什么玩笑!这东西是真货,至少值15万!”

左树淡淡地说:“哦,是吗?我们两个刚才5000块买的,这么说买的还比较便宜。”

伍典摇头道:“这么重的礼我可不能收。”

左树笑了笑说:“你太客气了,这东西也许对于你是十五万,对于我们来说也就是个吃饭的家伙,那天不小心摔了也就碎了。而且我们都是有今天没明天的人,就不必计较这些枝节了吧。”

伍典还想推脱,但是已经流露出喜爱的神情。左树岔开话题说:“你们第三舰队明天就要出发了?”

伍典有些气愤地说:“我总有种临阵脱逃的感觉,把你们三个舰队摆在前面,实在是冒险。简司令的提议连基本的讨论都没有,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左树走过去很诚恳地说:“不管怎么说,侧翼就交给你们第三舰队了,伍兄虽然善战但是你一定要提醒你们南司令保存实力,与对方周旋即可。现在的战争并不是局部的问题,这次出战二、四、六舰队必然损失很大,北方的五舰队是蔚蓝的底子我想到不会有太大问题,南方的你们也尽量不要硬拼,我们争的不是一战之短长。如果中路获胜自然好办,如果不利,银河系只能依靠你们的力量进行防御了。伍兄明白我的话吗?”

伍典犹豫了一下后,看着左树说:“左司令……上次在街上你的话我还记得,你还有什么打算,不如告诉我。”

左树笑了一下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繁乱的天空说:“打算嘛……也没什么。”他顿了一下又说:“只是……与其把命运交给愚昧的人,到不如由自己来掌控更好些。”说完他转过身用相当清澈的目光看着李木和伍典两人。

两人为之一震,伍典说:“你的意思是……”

左树恢复了平和的态度,“其实现在我们只能尽力去做一件事情,就是防止银河系的崩溃,我们都是对战局有影响力的人,希望我们不会在迷茫与混乱中失去生命。”

两人点头,左树又说:“放心吧,伍兄。我这次一定尽力不让三个舰队覆灭,特别是要保护我们银河的重要财富,第六舰队司令简志。能做到这个才能说下一步的事情。”

伍典很郑重地说:“我会等你的好消息。”

左树笑了一下和李木两人告辞离开了。

左树悠然地说:“你对我刚才的话怎么看。”

李木淡淡地笑了一下说:“没什么看法,我只知道一件事情,除了你我不会跟随任何人。”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