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三部分 烟花

三十六章 来自远方的访客

左树把印有龙骑兵队标的画稿放在桌上,拿起茶杯,杯口翻腾出一些热气。意想不到的是,已经快走到头的世界突然多了些生机。左树知道自己正在消失,他被一堆东西附身,成为木偶。

左树喜欢秋飞儿,她拥有凝结他心灵的魅力,只看一眼便知道,这是他幻想中的天堂的住民,她简练、决然的美近乎神圣,她让一切黯然失色,她是超越了逻辑的感性的具象的目标,是左树帝国最终的样子。

这时秘书进来说道:“肖女士到了。”

“快请她进来。”

 

肖雪脸上洋溢着自信与温柔的神采,这个美丽的女孩儿几个月来纵横宇宙,在各个势力间周旋。她是聪明精干与善良的结合体,这两种品质的融合是一种奇迹,她是左树最可信赖的盟友之一,也是左树愿意与之交心的朋友,与秋飞儿不同,肖雪真实而温暖。

肖雪用蛮深情的态度说:“感谢你挡住了远征军,这样银河系就有了一个重新开始的基础。”

左树的心抽搐了一下,而表面却是微笑,“我更愿意说,这一战是我们掌控银河的基础。”

肖雪盯着左树从嘴角微微扬起一个笑容。

左树明白这个微笑的含义,他马上转入正题问道:“第一星区现在的形势如何?”

肖雪担心地说:“很不好,李中这次的反应快得出奇,他已经决定调第二舰队进攻第一星区,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胡雨慢吞吞地不愿马上出征。我很担心父亲的安危,我们严重缺乏军事人才,根本无法与正规军对抗。”

左树点头说:“军事方面的事情就交给我吧,我想肖先生在动手前就已经把我的支援算在内了,你在这个时间到达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肖雪松了口气,看来左树已有准备。

“不过。”左树看着肖雪说:“我有个条件。”

“条件?”

“我会给你我这里最有经验的指挥官,但是相对的,我也急需政经方面的人才,我们必须交换才行。”

肖雪笑了,说道:“早知道你有这样的要求,这次我带来了我们财团最优秀的管理人才。他们将辅助你建立政经体系。”

左树点了点头说:“但仅仅是他们还不行,我希望你能留下来,由你全权负责政经方面的工作,直到你父亲与我汇合。”

肖雪看着左树,把语气变得柔和:“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危,可我只是一个新闻记者没有任何经验,而且我非常担心父亲,必须回到他的身边。”

左树给肖雪倒了茶,递到她面前说:“这件事你的反对无效,因为这是你父亲的愿望,作为晚辈,我只有遵从他的请求。”

肖雪接过茶说:“父亲与你通信了?”

左树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那到没有,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难道他会让你在这个时候冒险回到地球吗?你父亲交给你的只是一张单程船票。”

“你们总是这样,擅自为我做决定。”

“这不仅仅是你父亲的愿望,我也很需要你,我信任你,你是不可替代的。”

肖雪眼睛里有了些光彩,但是仍在迟疑。

左树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时间,我们与第一星区的交通及通讯已被联邦切断,现在只能走第二星区的地下路线,我想李中向第二星区进军也只是时间问题。我们现在马上前往负责这次作战任务的龙骑兵总部,他们很需要你的情报。”

“龙骑兵?”

左树点点头说:“这次的救援任务在你到达以前我就交给了他们,他们的团长秋飞儿与林动有很深的渊源,虽然这样说有些残忍但你我都应该庆幸,如果不是林动被暗杀秋飞儿加入我的舰队,我只能劝你父亲放弃他的基业撤退到龙星。”

肖雪小声说:“抱歉。我没有这样劝父亲,因为我知道他不可能放弃他一手建立的新银河技术财团。”

左树笑了下说:“放心吧,我当然不会放弃你们肖家,更不会让我的人白白送死。”

肖雪点点头。

 

龙骑兵总部本来是一处废弃的民用飞船制造厂,第四、六舰队进驻龙星以后把它改建成航空部队总部,现在被秋飞儿接管。由于战机部队几乎损失殆尽,其他几处基地已经闲置,所有飞行员都集中到了龙骑兵总部接受龙骑兵训练,所以这处基地也被称为龙骑兵学院。战士们其实并不太关心自己部队的名号,之前每场大战役飞行部队减员都在50%左右,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已经超出了人类心理承受能力的极限,他们只是希望这些来自最善用飞行部队星区的指挥官能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机会。这点左树心里也很清楚,来自敌人的巨大压力正在摧毁这支部队的信仰与纪律,而丧失了这两样东西,就等于丧失了战斗力。

肖雪看着周围繁忙的氛围,有些惊讶地说:“你们刚刚结束一场恶战,看起来他们并没得到一个假期。”

左树说:“你是个善良的人,但远征军与银河联邦是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我们被迫两线作战,而是否能挡住远征军还要依靠林动的一个判断。”

“林动的判断?”

左树点头说:“林动判断远征军不会不计代价地发起进攻,我的所有策略都以此为核心展开。”

“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而且林动已经……”

左树笑了下说:“除此以外别无他法,这件事只有你知道,否则会动摇军心。”

肖雪心里有些感动,她点了点头说:“如果远征军担心战损,除非占有极大优势否则不会与你死战。”

“正是如此。”

肖雪对左树露出一个笑容说:“我相信你与林动的判断。”

左树笑了笑,他明白肖雪的意思。他想,如果那天晚上没有碰到肖雪,他的人生一定会非常不同。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相遇竟然可以改变一切,而许多因为命运汇集在一起的人,则会发出连自己也无法想象的耀眼光辉,就像夜空中的一束烟花。想到这他看了看四周那些忙碌的官兵,在这种繁忙中他似乎突然看到了一种永恒的宁静。林动,你一定理解这些吧。

这时肖雪那带有质感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你说龙骑兵团长与林动有很深的渊源?”

“是的。我这支飞行部队实际上已经崩溃了,如果没有她,我的舰队指挥官即使到了第一星区也无法保证你父亲的安全。”

肖雪自然无法明白军事上的事情,而她明白这也是左树对她袒露心声的原因之一,她问道:“不过我看,这些军人似乎很有热情,不像已经丧失战意的样子。”

左树说:“因为他们想成为一名龙骑兵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肖雪不明白,这里不就是龙骑兵总部吗?她用眼睛提着问题。

左树继续解释道:“秋飞儿组建龙骑兵后,并没有把以前的航空队员直接编进新的编制,而是要自愿报名并且通过他们设立的考试才能进入龙骑兵的五队。听说这五个队的考试难度很大,而且不同的部队考试内容与评判标准也不同,能考上黑队的人不一定能考上黄队,如果无法通过考试或者不自愿报名,秋飞儿允许这样的飞行员退伍。她这个举措可是给我引来不小的麻烦,许多人投诉她在关键时期浪费重要的人力资源。”

肖雪说:“虽然走精兵战略是没错,但是飞行员的数量才是关键吧?许多考试不行的飞行员在实战中却能发挥水准。”

左树说:“经验的确很重要,不过我想这个秋飞儿不过是想给我的飞行员一个下马威,显示一下她的部队与众不同,据说考试的次数是没有限制的,而且这也是她对飞行员分类的一个手段,同时给他们更专业的培训。我想他们一旦通过了这种考试就会有一种自己获得新生被重新认同与重视的感觉,对已经降到谷底的士气多少有提升作用。”

肖雪感叹到:“她真不简单,不过像你这样理解属下并与之达成默契的统帅更是惊人。”

左树说:“你有这样的感叹,说明我们的世界是多么悲哀。”

肖雪侧眼看了看左树,没再说什么,默默地跟在了左树身后。

左树示意龙骑兵的参谋团不必通报,推开大门看到秋飞儿正坐在铺满星图的作战桌上与许凯谈着什么。

看到左树进来许凯恭正地行了一个军礼,而秋飞儿只是简单地从桌上跳下来走向左树。肖雪发现他们两人的军服虽然大致一样却有些颜色上的差别,领口的花饰与衣服上的装饰线秋飞儿是黑色而那个男军官是绿色。走近时肖雪看到秋飞儿制服领口的下方有一枚绘着黑龙与山字的徽章,这就是很难得到的龙骑兵徽章吧?仅从设计上来看的确很漂亮。

秋飞儿先看了眼左树,然后把视线转向肖雪问道:“这是?”

肖雪感到了这个黑发女孩儿的视线,它用一种毫无恶意的纯净贯穿了自己,她的心为之一震。

左树微笑着介绍道:“她是肖雪,一位来自远方的盟友。”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