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三部分 烟花

三十七章 只影

秋飞儿与肖雪很快成了亲密的朋友,与其说是缘分倒不如说是两人性情使然。

四个人在这间屋子里谈了将近四个小时,拟定了大体上的行动计划。这次行动龙骑兵将出动六千名飞行员与一千名技术人员,除了乱云弓率领的红队留守龙骑兵学院以外,其他四队全体出动。由于交通已被阻断,部队将被打散成碎片以不同时段经第二星区潜入第一星区,这次潜入行动的总负责人是率领银龙骑兵团的路大,而许凯将最先进入第二星区收集相关情报并建立潜入指挥总部,第二星区的接应人为林动的朋友政萧萧。除龙骑兵外,第二分舰队司令肖恩冷风也将带领一千名舰队官兵支持龙骑兵的行动。

会议结束后肖雪要求秋飞儿带自己参观龙骑兵学院,左树则提前离开。

 

肖雪背着手走在机库里面,饶有兴趣地观看龙骑兵五队各自的工作,秋飞儿不厌其烦地一一为其介绍,对她完全没有戒备之心。虽然这些表面情报任何人都能得到,但出自军团长秋飞儿口中的情报其价值将提升数倍,出身秘密部队的秋飞儿不可能不知道这点,显然她对初次见面的肖雪有着相当的信任。

当然,肖雪不会滥用这种信任,主动回避一些敏感话题,渐渐地把谈话引向闲聊。

“飞儿,这次作战你有多少把握?”

“不知道,其实我从没指挥过一场战役,所以无法预测结果。”

“真不可思议,你怎么能这么冷静?”

“你真是个记者,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哈哈。

“但是你可以放心,不论胜负,一定保证你父亲平安无事。”

“你们我都担心。”

秋飞儿笑了笑说:“你真是个大小姐,稍微有点儿心机好不好,都担心怎么行。”

肖雪知道话题已经进入死路,便把它岔开,“你来这里也有两个月了吧,觉得左树这个人怎么样?”

“你问我怎么样……既然是你喜欢的对象,我该怎么说呢?”

肖雪虽然微微地脸红,但仍保持着行走的姿态,没有出言否认。

看到她这个反应,秋飞儿说:“人很帅,有霸气,善解人意,男人中的男人。”

肖雪笑了,说:“听着不像是在夸他。”

“的确,如果不是因为林大哥的事,我不会加入他的舰队。”

“为什么?”

“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完全看不透他,所以也不知道怎么与他相处。”

“看不透指什么?”

秋飞儿无奈地向肖雪看去,肖雪笑了,飞儿只好说:“看不透就是看不透,对他的事我不能确定,他的心是被层层包裹着的。”

肖雪吐了口气说:“这也许就是他的魅力所在吧。”

“魅力?”

肖雪点头,做出非常认真的样子说:“这一层一层的东西,正是男人的魅力所在吧。”

秋飞儿盯着肖雪看了一会儿说:“的确,你这种说法还是很有道理的,林大哥就是一个完全没有魅力的人。”

两个人突然一起笑出了声。

秋飞儿说:“既然到我这里来了,想不想乘坐战机观看龙星的景色?”

“可以吗?”

“当然,我载你。”

“万分荣幸。”

 

第二星区行星烟波之海。

商店街的边缘地带,行人很少,墙上有一些还算不错的涂鸦,几个男孩儿坐在台阶上练习吉他,弹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秋飞儿身穿一套黑色的旅行衣,默默地经过了他们,她漆黑的头发、漆黑的眼睛、漠然的神态宛如失去轨道的精灵。男孩儿们不由地向她看去,始终没人用口哨声打破这副图画。

秋飞儿看到那块不起眼的店牌“黑白豆干店”,她推开店门走了进去,看到只有政萧萧一个人在,便坐在了柜台前的座位上。

政萧萧说:“那几个帅哥在后院。”

秋飞说:“赶了很远的路,先喝一杯吧。”

政萧萧把杯子递给她,拿出一块豆干切了起来。“身体疲劳的话,先喝一杯淡酒,我来陪你。”

“谢谢。”

“你真厉害,我永远也无法统帅一支军队。”

“不做的话就没有存在感。”

秋飞儿听到刀的节奏稍稍慢了一下,随后又恢复了正常。

“那就做吧,需要我帮忙的话,随时可以找到我。”说着政萧萧把一盘豆干放到秋飞儿面前,自己也拿出杯子倒上了酒。

“政姐……”

政萧萧浅浅地喝了一口酒,笑了一下说:“要是那件事的话就不必说了,当初我没帮到你表姐,我想她也不会怪我。”

“我表姐是怎样一个人?我远没有你了解她。”

“她呀,和你很不同,是个安静的女孩,在她的世界里只能容下少数几个人,可下起棋来很厉害,林动也不是她的对手。”

“抱歉。”

“那里。这次的战争很困难吧?”

“嗯,没什么头绪。”

“这真是你想做的事情?”

秋飞儿点点头说:“我就只剩这个世界了。”

“那就做吧,林动常和我说,你很有天赋。但是他这个人还是太霸道,总是想干涉别人的生活,他该毫无保留地把所有东西教给你,真是个不明事理的人。”

秋飞儿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听那个帅哥说,你经常一个人,这是我的责任,我应该马上去看你的。如果你真想把林动那份也活下去,就痛快地哭出来,自由并且幸福地活下去,这才是你们呀!让我亲眼目睹你们军神一门的威风吧!”眼泪从政萧萧明亮的眼睛里掉了出来,就好象太阳雨。

而秋飞儿已经哭的爬在了桌上,可能是怕里面的人听到,她尽量压低着声音,政萧萧伸出手轻轻抚着她的黑发。“虽然性格不同,但是你和秋水同样善良,她也经常念诗什么的,看来教育小孩子还是应当教给他们些诗词。”

秋飞儿在哭泣声中夹杂了一些苦笑,她抬起头,擦了擦眼泪,用尽可能平静地语气说:“我的诗念的还不好。”

两个人笑了出来。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