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三部分 烟花

三十五章 舆论攻势

龙星,第四、六舰队总部,例行周会。

左树说道:“秋飞儿正在组建龙骑兵,这次例会请假。”

简志也通报道:“罗立已于昨日出发前往第十一星区布防。”

左树点头说:“据卫和提供的情报,远征军这月将会向第五星区发动攻击,联星舰队撤离后,张玫必定卷土重来,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针对远征军的防御策略。”

金发言道:“关于秋飞儿,她的权限是不是太大了?我听说她的龙骑兵自成体系,重要职位都交给了她在联星的朋友,简直就是军中之军,这样我们的指挥系统会受到损害。”

左树点点头,对李木说:“关于龙骑兵的报告,由李木做简要说明。”

“是!除了秋飞儿的座机是私有财产由她从联星舰队带来以外,龙骑兵的兵力为我舰队所剩的3679架‘闪痕’,其中需要大修的有2102架,需要检修的为845架,马上能投入战斗的兵力只有一千架出头,已无法被视为有效战力,本应从战斗序列中除名编入舰队序列。由于我们与银河联邦的关系断绝,现在已经无法取得新机的补给,只能指望我们的盟友第一星区的肖嘉财团,以及来自第二星区的暗中援助,我估计龙骑兵在三个月内无法投入实战。”

王东说:“也就是说秋飞儿接手的是一支垃圾部队,也难怪她忙得没空参加会议,即使参加了也没她说话的份吧。”

冷风笑了笑说:“王东,你真是不遗余力地帮她说好话。”

王东说:“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简志、金、冷风相视后笑了出来。

简志对左树说:“左司令,我们第六舰队上次战役使用游击战术攻击母舰,战机损失很小,可以用我们的战机补充第四舰队。”

左树说:“这没有必要,第六舰队还是保持原有建制为好,你们的建制已经磨合成型,补充到第四舰队反而发挥不出实力来,抵御远征军新的攻击,第六舰队的闪痕是一支重要力量。”

简志点点头。

李木继续说:“秋飞儿把飞行部队分成了五个部分,使用颜色来标识。黑龙部队为秋飞儿的直属部队,是龙骑兵的主力,负责作战,队标用《孙子》中的山字与黑龙相结合,图案是这样。”说完,他把龙骑兵队标的样稿传给众人,一条简约的龙型几乎围成一个环,中间是个山字。

金奇怪地问:“队标?”

李木说:“是的,秋飞儿在报告中特别强调了队标的作用,说它是龙骑兵的灵魂所在。红龙部队的团长是乱云弓,前联星中校军官,第三飞行大队队长兼第四飞行大队队长,红龙部队负责进攻,被秋飞儿定义为龙骑兵中的攻坚部队,队标用《孙子》中的火字与红龙相结合。绿龙部队的团长是许凯,前联星上校军官,林动舰队的飞行部队副指挥,绿龙部队除负责战斗外还负责龙骑兵团的侦查与战术任务,被秋飞儿称为龙骑兵的策略部队,队标用《孙子》中的林字与绿龙相结合。银龙部队的团长是路大,前联星上尉军官,第十六飞行中队队长代理第二飞行大队队长,银龙部队为特战部队负责奇袭作战与游击战,队标使用《孙子》中的风字与银龙相结合。黄龙部队的团长是柏器,前联星上尉军官,柏器是名技术军官曾经是研究所的装备设计师兼试飞员,后因流水奇袭战联星飞行指挥人员锐减他代理第五飞行中队队长一职,黄龙部队为龙骑兵团的保障与技术部队,同时负责对舰、要塞、星球等毁灭武器的使用,队标使用《孙子》中的雷字与黄龙相结合。”

简志赞叹,“这个秋飞儿真有能量,这些优秀的飞行部队指挥人才正是我们最缺乏的。”

冷风点头说:“联星舰队虽然走了,但是留下了秋飞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林动为我们留下的遗产。联星飞行部队各方面的素质都不比远征军差,在作战经验上也远超我们。”

李木说道:“现在秋飞儿把队伍分成三组,黄银两队负责装备,黑红两队负责飞行员的训练,绿队开始铺设他们自己的情报系统。”

冷风问道:“建立自己的情报系统?这是否有必要?”

左树回答:“因为秋飞儿是林动的弟子,所以这也是必然的。从她的建制就能看出来里面林动的影子,她只是把林动的思想具象化而已。林动最重视情报,情报是一切策略的基石,如果没有强大的情报能力,她这个军制就没有意义。就像我把米拉斯交给王东,把舰队交给你和金一样,你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提升战斗力。情报协调方面的问题,等秋飞儿的体系成型以后我们可以再做调整。”

众人表示赞同,这也是他们围聚在左树周围的重要原因,左树对他们的信任没有任何附加条件,让他们放手去干,同时对可能出现的问题做好预案。不仅仅是对战斗部队,对于李木来说同样如此,左树这个人似乎没有表现自己能力的欲望,但是众人都知道真正有力量的人正是左树。

左树接着说:“说到林动,这次袭击的调查已经结束,我们已经找到了授勋官员的遗书,炸弹遥控装置的碎片也在他身上搜到,可以认定这是一起自杀式袭击,而策划这起袭击的势力是银河联邦,我们已经查到万星财团的子公司向他的亲属转账了一笔巨款。”

金说:“我们是否应该向银河联邦宣战?”

简志摇头道:“现在宣战只能使我们腹背受敌。”

左树说:“简司令说的正是,现在还不宜采取过激的动作,我们只公布调查结果即可。但是与银河联邦的决裂也是必然的,为了获得足够的资源,在一个月内我们将宣布独立,采取的政体将是帝国制。”

冷风问道:“虽然帝国制也是被普遍使用的政体,但是我们这种军政合一的体制,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民众可能会对这一体制不满。”

左树笑了笑说:“现在他们已经没有选择了,而且我们会用实际行动证明我们的帝国制是一种良好的政体,我们会确保经济与政治的自由,只不过我要在法律上统一银河系的信仰。”

冷风迟疑地点了点头,金在桌子底下踩了他一脚,虽然金自己根本就不相信帝制会有什么政治自由,但是金才不在乎这些,他自己的生活陷入窘境时是左树帮了他,这就足够了。

李木说:“为了体现我们制度的开放性,现在首先要保障充分的新闻自由,废除银河联邦制订的新闻管制措施。”

 

银河联邦首都七千三百六。

龙星之战胜利后联邦第三、五舰队奉命驻扎前线防备龙星的左树,第一、二舰队撤回总部。当然,这样的安排并非随意,联邦第一舰队是李中直辖,舰队对他的忠诚度很高,而第二舰队司令胡雨是他一手提拔的。至于来自第一星区的南刚,他的后台是万星财团总裁万维,而伍典是南刚的人。最要李中命的不是战事的发展,东方有左树与简志的舰队挡着远征军,北方有第五星区,银河联邦的位置可以说是安枕无忧。问题是林动的死出乎李中预料,而这件事的结果更让他委屈,似乎全宇宙都认定是他害死的林动,亏得他还好心好意地去讨好林动。

这场舆论攻击的中心位于第一星区,第一星区的新新社直接指称他为银河的公敌,不但强烈批评他谋杀林动,还揭露了他与张玫的谈判,给他冠以出卖银河的罪名。这一定是肖嘉的女儿肖雪干的好事,李中当初还把肖嘉当成愿意投靠自己的盟友,想不到那只是与左树串通好的谋略,实际上肖家早与左树勾结,秘密运送最新型的米拉斯防御战机支援左树,真是后院起火。借此机会肖嘉驱除了南刚在第一星区的势力,已经实际控制了整个第一星区。因为丧失了根基,南刚对万维更是唯命是从,竟然公开抗命,准备返回七千三百六。

在舆论上附和第一星区的不用说还有左树控制的星区,他们还正式发布了所谓调查报告,一副铁证如山的姿态,而第二星区与第五星区也毫不留情地把李中作为头号嫌疑人,也许是第五星区上层出面干预第五星区的媒体最近才稍稍收敛。最可怕的是联邦控制的第三星区媒体也含沙射影地指责李中不义,林动的影响力实在太大,失去林动的银河就像一堆躁动的虫子,嗡嗡个不停,因为银河里的每个人都把林动视为最后的救命稻草。

对于第三星区的媒体李中毫不手软,关闭了三十余家用词不当的新闻机构,并且颁布了特别状态法案。但是李中也明白,在这个年代想限制新闻自由是不可能的,这样做的后果只能使自己越来越被动。

虽然松林解释过无数次他不可能策划暗杀林动的行动,但是李中始终无法相信:“你说不是你干的!那到底是谁?难道是左树自己炸自己?”

松林沉思着说:“这的确不合常理。”

“当然不合常理!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这么看来,只能是张玫做的,远征军以前也曾试图暗杀林动与赵平。”

“可恶的肖嘉!更可恶的是万维!我看他已经有放弃我的意思,现在他只要牺牲掉我就可以摆脱自己的困境,我们该如何应对?”虽然李中表面上总是骂松林,但是在关键时刻他所依靠的人就只有松林。李中对松林有知遇之恩,也许李中自己都不清楚,这个知遇之恩的份量,万维多次拉拢松林都被松林巧妙地回绝了。

就算是白痴也好,蠢货也罢,我松林就要让这个人成为银河的霸主,这并非松林的忠义,而是松林的执念,甚至是他的游戏。辅佐李中这样的领袖,总是让他产生巨大的成就感。松林说道:“现在是关系到我们存亡的时刻,肖嘉这轮舆论攻势实在是难以招架,我们必须尽快做出应对。”

“如何应对?”

松林说:“林动事件使得我们最大的敌人由左树变成了肖嘉和万维,我们必须趁我们手中还控制着兵权除掉万维,扶植我们的人掌管万星财团。现在我们必须分秒必争,时间是一切的关键,时间每跳一秒我们就多一分不利,如果我们不动,失败不出一个月就会到来。”

李中犹豫地问:“你是说,我们应该采取雷霆手段?”

“不仅仅是雷霆手段,而是霸道。”

“霸道?”

松林点了点头说:“虽然舆论对我们很不利,但是毕竟我们拥有力量,银河的民众的确愿意相信正义,但是他们更必须相信霸道,只要我们展示出我们的霸道,在短期内就算让他们认为是我们杀的林动又能如何?我们可以杀林动,这说明我们才是这个银河的霸主,反抗我们的人都要和林动一个下场,连军神都不是我们的对手,更何况区区一个万维。”

“林动真是你杀的?”

“现在这件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万维控制着我们两个舰队,我们首先除掉南刚,拉拢伍典。”

李中说:“伍典这个人可是南刚的死忠呀。”

松林点头:“表面看起来是这样,但这种死忠的含金量并不高。伍典只是在正常的环境下选择了忠义,如果他的妻小被我们控制,万维和南刚被我们除掉,我们又许他以重任,他会如何选择呢?他没有经历过这种极端的困境,我们现在就是要压迫他,这种重情义的人往往也是很脆弱的,所谓的情义不过是个很可笑的东西,人性才是最真实的,我们不会给他任何热血上涌的环境,只让他冷静地看清自己人性的本质,看清他的所谓忠义不过是建立在他自己执念上的海市蜃楼,南刚不过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伍典忠诚的本质是一种自恋。”

李中吸了一口凉气:“你真可怕。”

松林说:“伍典已经放弃了左树,如果南刚被我们除掉,只要您给他足够的信任与尊重,他必然会成为您忠实的将领。”

“这件事我会交给胡雨去做。”

“万万不可!”

李中吓了一跳,松林从来没像今天这样激动过,也许现在真是危机关头吧。松林说:“胡雨这个人是个墙头草,绝对不能让他有任何选择的权力,他不是伍典,他可以放弃任何人,他表面上是你的人,那是他觉得选择你可以最轻松地掌握权力。如果背叛你同样轻松,他会毫不犹豫地背叛。”

李中愣了,这是他第一次听松林这样评价胡雨,如果在平时定然认定松林是出于对胡雨的嫉妒。但是现在他相信松林,这是一种很确实的信任。

松林说:“您可以让胡雨去对付我们另一个敌人肖嘉,这件事不需要选择,肖嘉是我们与万维共同的敌人,肖嘉刚刚控制第一星区,虽然他拥有强大的技术力量但是没有任何军事资源,我们不能给他站稳脚根的机会,趁他立足未稳用武力击溃他。如果肖嘉败了,左树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他前有远征军后有我们,只要我们和他打消耗战拼光他的家底,到时候他也只能乖乖投降了。”

李中眼里放着光说:“这样安排甚好!”

松林说:“至于暗杀南刚与除掉万维,请交给我处理。”

李中点了点头。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