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三部分 烟花

三十四章 龙骑兵诞生

在王东以及几个全副武装战士的警戒下,秋飞儿走进了左树的特护病房。左树靠着枕头看书,看到他们进来放下书对王东说:“辛苦了,我想和她单独谈谈。”

王东点了下头,带着卫兵退了出来。等在门口的阿赫斯金对他说:“看来你被这个煤炭骑士团团长折腾得挺惨。”

王东答道:“我倒是挺欣赏她,她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在这个宇宙里,还相信情义的,确实稀有。”

王东露出了一个挺失败的笑容。

 

秋飞儿大喇喇地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左树的床边,她凝视着前方一句话也没说。

左树也沉默着,就如同有着两个人的无人房间,过了好一会儿,左树才说道,“希望他们没对你做出什么不敬的事情。”

秋飞儿所答非所问,“我希望在这躺着的人是林动,而死去的人是你,这样,我会真心为你难过,并且发誓为你报仇。”

“那真是感激不尽。”

秋飞儿笑了一下,看着左树,“你确实不简单,好吧,我们说正事儿。我们因你的邀约而来,现在林动死在你的地盘上,你要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交待?”

“你想要什么?”

“我要加入你的舰队。”

左树在一瞬间露出了一个很痛苦的表情,但很快他平复了情绪说道:“你这个要求我很难接受,我已经害死了林动,你还要帮我,就算我毫无良心,也会感到不安。”

秋飞儿没理会他的话,“杂兵就算了,毕竟这是一个不公正的、势力的世界,我要直接成为你最高阶的将领。”

“我要建立帝国体制,你们那边名声很好,何必趟这片浑水?”

“你建立什么都行,和我无关,我问你,在你的霸权中能容下银河联邦吗?”

“你认为是银河联邦暗杀的林动?”

“不是?”

左树的表情严肃了起来,用很正式的口吻说:“随着证据陆续出现,银河联邦的嫌疑越来越大,我想不久就可以找到确凿的证据,显然他们并没有特意去隐藏什么,不过就算我们举出有利证据他们也不会轻易承认。毕竟你林大哥在银河人望很高,承认杀他对任何人来说都没有好处。”

听到这些秋飞儿的神情变了一下,他看着左树,过了很久才淡然说道:“这些都无所谓,你还没回答我,你们是否会灭掉这个银河联邦。”

左树说:“战争要死很多人,如果你想为林动报仇仅仅除掉李中就够了。”

秋飞儿竟然冷笑了一下,“你太天真了,这是对我们林、秋两家的宣战,不是个人恩怨,要堂堂正正地解决才行。”

左树奇怪地问:“你一个人的战争?”

“是,对我们来说,战争就要用战争来回应。与其担心我不如担心你自己,林大哥说过,你现在走的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你肯定不会因为我劝你就放弃吧?林大哥应该也劝过你。”说这话的同时秋飞儿冷冷地盯着左树。

左树回答:“在这点上我已经与林动达成共识了。”

秋飞儿点了点头,“随你。现在这个宇宙并不明白林大哥的死意味着什么,我有义务帮林大哥说出他无法说出的话,这也算是我对他的哀悼吧。”

“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虽然我听不懂你的话。”

秋飞儿说:“我可不是特地来和你聊天的。”

左树吐了口气说:“实际上,我非常需要你。我有很强的舰队,有强大的防御战机,但是在战机上却根本无法与第五星区或者远征军相抗衡。因此我的舰队缺乏攻击性,就算打胜了一场阵地战,也无法有效歼敌。”

“那就行了,你需要力量,我需要报仇,就让我们互相利用吧。”

轮到左树盯着秋飞儿,但她没有畏惧没有疑惑,甚至,什么都没有。左树点点头,“看来银河联邦因此而灭亡,也没什么可抱怨的。我与银河联邦是你死我活的关系,我必定会与之一战。秋飞儿,你愿意帮我建立一支银河系最强的骑兵军团吗?”

秋飞儿站起来说:“早这样痛快不就好了,说得我口干。你要成立帝国什么的,就赶快干,这个世界,远没有那么多人担心你所担心的问题。”

“我会把所有的战机全部交给你,不仅仅是训练与作战,连同指挥与军制都会交给你,全权由你来负责。”

秋飞儿回答:“仅仅这样还不够,闪痕这种机型太烂了,采购这种垃圾的人应该军法处置,想建立优秀的飞行部队,首先要改进的是装备。”

左树点头说:“新机型的采购也会交给你,不过,我想我们并没有多少选择。”

“这话怎么讲?”

“我们不是拥有众多供应商的第五星区,我们现在的库存就只有闪痕,而且就算闪痕以后也再拿不到新机了。现在我们控制的星球数量很少,远征军这次后撤我们向前收复了一些星球,但是第十一星区的经济与技术力量薄弱,不要说设计新战机,就是维护现有装备都有困难。所以要想获得新机型就要打下能生产新机型的区域才可以。”

秋飞儿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了,这些都交给我吧,我会建立起一支让你头疼的骑兵团。”

左树笑了笑。

秋飞儿没理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龙星,一间茶馆。

路大诧异地喊道:“你说什么?要叛逃!”

秋飞儿点头,“说叛逃也可以吧,好不容易拿到飞行员资格,有些对不起你们。”

乱云弓说:“这只舰队可是你林大哥的舰队,第五星区也是你林大哥一直保护的地区,你就这么离开?”

许凯与柏器看着她们没说话。

秋飞儿回答:“这个被林大哥守护的国家不会在乎林大哥的死活,所以我必须离开。”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秋飞儿把手放在乱云弓的腿上说:“抱歉,乱云,这些天让你们担心了。”

许凯叹了口气说:“女人呀女人,实在是难以理解,一旦较起劲来真是连世界都能毁灭。”

乱云弓敲了下许凯的脑袋后对秋飞儿说:“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飞儿咳嗽了一下,抬眼巡视了一下这几个伙伴说道:“我现在还不清楚是谁干的,但我明白只有在这儿,才有可能发现真相,因为这里是风暴之眼。今天一是与你们告别,还有,你们如果有谁愿意留下来帮我,我很需要。”

柏器问:“怎么帮?”

“上午和左树谈过了,他已经把航空军交给了我。”

“整个航空部队?”路大惊讶地问道。

秋飞儿点头:“是的,不过在这几次战役里闪痕的损失很大,说是整个航空军,事实上的战斗力还不如我们一个大队。”

许凯皱了一下眉说:“他们的航空军的确很弱,你参加这样的部队,没多久我们就要收到你的死讯了吧?”

乱云弓生气地盯着许凯看,许凯不理她,反而盯着飞儿看,乱云弓明白了许凯的意思也看向飞儿。

秋飞儿笑了笑说:“我不会白白送死,我一定要做些大事,你们放心。”

乱云弓向飞儿倾了倾身体温柔地说:“当初你救了我们几个,我们并没想过要回报你什么,但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去走什么必须赢的道路,不可能。反正我是孤儿,在那都是混口饭吃,没有牵挂,我和许凯加入。”

“弓姐……”

许凯并不介意乱云弓随意为自己拍板,因为他和弓都很清楚他们是不可能分开的。

路大说道:“听起来很有意思,在联星舰队混我也没什么出头之日,我妈常说我命大,可是我长这么大没有什么能回报她的,我想趁她还活着让她看到我升官发财,这是个机会,我干!”

看到大家都表态了,柏器不得不说:“嗯……飞姐,说真心话,没有你这个蛮女在前面为我挡着,我心里没底。如果你要留在这,那我也跟着你好了,你们是最好的,让我跟着那些人作战,我怕打不了几场就会挂。”

哈哈哈,众人大笑了起来,路大拍了拍柏器的肩膀。

许凯说道:“飞儿,我们先完成第一步吧。”

秋飞儿眼睛一亮,问道:“第一步?”

许凯说:“给我们的骑兵团起个好名字。”

乱云弓生气地说:“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许凯正色说:“这是经事儿,你们说飞儿做团长的优势是什么?”

“是什么?”

“气势!秋飞儿的奥义是气势惊人,刚才柏器并非说笑,飞儿在战场上连死神都要畏惧她三分。我们既然要树立一面以飞儿为代表的旗帜,首先就要在军团的精神层面做文章,让这支炮灰部队恢复信心。”

秋飞儿赞叹道:“许凯,你做我的军师吧!”

“哪有这样的职位,快想名字!”

“煤炭骑兵团?”

“这种名字不行,我们的飞行部队是最精锐的,这样的部队用老鼠、蚂蚁或者煤炭都没关系,但是这里的闪痕部队太烂了,你还嫌他们不够灰头土脸。”

“嗯……”秋飞儿陷入了沉思,似乎她的智慧一下就枯竭了。

柏器说:“这有什么难的,既然这个骑兵团是在龙星上重组的,就叫龙骑兵团。”

“龙骑兵!”飞儿显得很兴奋,其他人也都附和说好。就这样,在这个不起眼的茶馆里,第四舰队所剩无几的飞行部队正式重组为龙骑兵团。因第四舰队在龙星之战正面御敌,而飞行部队几乎充当了炮灰部队的角色,这时的龙骑兵团只有三千余架状态不好的闪痕,而这些幸存下来的飞行员早已丧胆。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