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三部分 烟花

三十三章 后会有期

第四舰队军法处。卫和没想到第四舰队的军法处竟然如此正式,不仅办事手续很繁杂,而且这些人的气场也不简单,只是走进这栋建筑就有一种刺骨之感。这种文化特性在林动的舰队里是体会不到的,这些寒意来自于军法处人员的眼神和态度,在他们面前卫和觉得自己仿佛一丝不挂。这种感觉与是否问心无愧无关,而是一种断绝之感,自身在外部世界的一切权利和援助在这个地方突然蒸发了,要像婴儿一样接受这个世界强加给自己的任何身份,任何,包括自己成为一只虫子。

当然,卫和知道这只不过是自己作为情报人员的敏感思绪而已,实际上并非如此。现在的确已经没有时间再胡思乱想了,林动死后,卫和几乎成了舰队代理司令,甚至比真的代理司令更忙。卫和有一种感觉,林动死后整支舰队突然瓦解了,这种情况与上次林动离开军队时截然不同,当时林动的离开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甚至他感到许多人为此高兴。那时战争已经结束林动成为多余的人,而现在林动支撑的这支舰队肩负着几倍于自己实力的使命。不仅如此,林动的治军体制在战时也深得人心,而这种体制没有通用性,无法被林动以外的人使用。

卫和尽量忽视自己的军靴在陌生的地板上踩出的空旷声音,也故意用无所谓的态度应付着那些军官,随着他越来越接近紧闭室,占满他内心的念头已经变为如何面对秋飞儿。

 

在深吸了一口气后,紧闭室的门被打开了,秋飞儿盘腿坐在床上正在打坐,她抬眼看了看进来的卫和并未露出特别的表情。

卫和有些麻木地坐了下来一声没吭,似乎有太多的开场白一下涌进了脑子,造成语言障碍。

秋飞儿竟然先开口了,“林大哥常说没有你他做不成任何事。”

卫和想起自己与林动在青河的第一次相遇,准确的说,是自己一直在仰仗林动,这次也是。没有林动,不要说什么伟大的理想,他卫和甚至坐不到这个位置上。但是他现在唯一能为林动做的就是尽量不在秋飞儿面前泪流。

可秋飞儿却仍然不依不饶,她用这种淡淡的语气继续说着:“这次是我的错,林大哥的死是我的责任。”

卫和知道林动这次复出是自己一手策划的,因此他还在联星政府升了职,现在林动死了,百分之百的责任都是自己的。他根本就没有把暗杀列入到危险事项之内,真正大意的人是卫和自己,他想不到林动这种身负武功的人也能被炸弹暗杀,更没想到竟然有人能在授勋仪式上下手。现在飞儿竟然向他道歉,他感到恐惧,之前许凯就告诉过他,听到林动的死讯后飞儿受到了很大打击,现在面对飞儿他也如此担心着。必须让她哭出来,一旦哭出来,一切都会好。

想到这,卫和希望激起她女性的脆弱心理,说道:“该说抱歉的人是我,这件事我应该亲自通知你。你被关进这种地方,我也没能把你弄出去,要不是左树脱离了危险亲自下令放人,我真是一筹莫展。我能做的就是压着路大他们要用武力救你出去的冲动,真是讽刺,林动不在似乎什么目标也实现不了……”

秋飞儿丝毫不为卫和的语言所动,甚至打断了他的继续煽情,飞儿说:“这种地方,其实就是我本来的地方。”

卫和一愣。

秋飞儿感觉到了卫和的目光,继续说:“我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的地方,比这里更严酷和更绝望,一直以来的生活就是如此,如果没有力量,连家人都不会拥有。我和林大哥一样都是职业军人,性命与尊严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奢侈品,为了不被这样的炸弹像狗一样的炸死,我从小就被告知要习惯这样的冰冷,要变成这样的冰冷。因为我死后只是地上的一块污痕。”

叹气的的声音就好像遥远的轻微的风声,在那之后,秋飞儿说道:“我想,全银河的人应该都能理解林大哥的死,他是军人,他杀了无数的人,请问,他不死谁死?虽然没死在战场上,也没什么好怨恨的,对吧?”

卫和只得点点头,他以为秋飞儿反过来在开导他。

“虽然林大哥救了银河,说到底那不过是他的本职而已,第五星区也是,我想我们很快就要忘记这些悲痛,努力填补林大哥离去的空白了吧?”

这时,卫和感到气氛不太对,但又无法回应。他不但无法劝解秋飞儿,反而被她说得心情大坏,甚至有心灰意冷的感觉。飞儿变了,以前的她不会说出这种话,这些话简直是故意说出来打击卫和的。卫和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劝解飞儿,甚至连认罪的资格都没有,那个简单而善良的秋飞儿突然消失了,奇怪的是卫和内心并没有抵制这个秋飞儿,相反倒有些依赖感。

“情报总长,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

卫和打了一个冷颤,这是秋飞儿第一次直呼自己的官阶。但他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我们在龙星没有多少资源,所以对这件事的调查只能依靠第四、六舰队。”现在卫和意识到,飞儿身上还有些别的东西,也许是她出身秘密部队的原因吧,一直以来卫和只把她当作林动与周翼的徒弟看待。

“最容易做到这件事的不正是第四、六舰队吗?”

“我想过这种可能,所以调查了左树的伤情,这不是装出来的,他的确有一度徘徊在生死之间,所以,我想可以排除第四、六舰队,他们不可能炸死自己的司令官。”

飞儿点了点头问:“依你看是谁干的?”

“同时杀死林动与左树,远征军的收益最大,但我想不是远征军干的。”

“为什么?”

“我觉得林动与张玫之间有一种默契,张玫不会杀林动。根据林动分析……”说到这卫和突然停了下来,他看了看飞儿然后用眼睛扫了下监视器。

飞儿淡淡地说:“林大哥已经不在了,你还顾虑什么,很快第五星区就会失去所有战略上的优势,到时候没人会有兴趣听你说什么。”

“啊……根据林动的分析,张玫的战略重点并不在银河系,她发起攻击的目的在于巩固远征军在银河系的桥头堡。林动是一个进攻性很低的统帅,第五星区又非常倚重他,基本上会遵循他的战略,虽然林动会收复一些星区,到不至于攻入塑月。这一点林动与张玫都很清楚,这种拼命的事情林动是从来不干的。这样看,杀掉林动对远征军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反而造成不确定的前景。除了这点,张玫与赵平的关系不错,她是位堂堂正正的对手。”

“堂堂正正这种想法仅仅是你的愿望吧?在流水她不是也奇袭了你们。”

卫和看了飞儿一眼说:“是,这的确是我多余的分析。不过还有一个因素,这次的安保工作我也经手了,像菊那样的渗透能力,很难在这种安保体系下有所作为。”

卫和继续说:“另一个受益方就是银河联邦,如果同时杀死林动与左树,银河系这方就无人能与他们争锋了,他们将有机会完全取得银河系的霸权,而且他们也有条件实施这次袭击,因为他们就是授勋方。”

“银河联邦……”

卫和点头:“从情报上分析,银河联邦的军队战斗力一般,但是搞这些小小动作倒是强项。”

秋飞儿问道:“如果你的想法被证实,联星舰队会讨伐银河联邦吗?”

卫和摇头:“肯定不会,失去林动我们单单应对远征军就已经很吃力了,这时候再与银河联邦宣战,几乎等于自杀。”

秋飞儿点点头说:“这个‘我们’已经不存在了。”

卫和愣住了。

秋飞儿站起身看着卫和,微微笑着说:“对,全宇宙都不会在乎林动的死活,但我在乎。反而,我是个自私的小人,我不在乎林动保护过的这个宇宙。你与林大哥的故事我不清楚,但我知道你很伤心,节哀,后会有期。”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