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三部分 烟花

三十二章 银河的两端

在人类已知的宇宙中,仙女系的人类建立起最为专业的军事组织,而仙女系在银河系的远征军无疑是这一组织中最精锐的部队。他们不但继承了仙女系的高效、理性、冷酷,同时发展出属于自己的军团文化,而所谓文化的概念在仙女系的本部并不存在。

现在的情况,换做本部的指挥官,将把军团官兵的生命视为战争消耗品来使用,他们会使用疲劳战术继续攻击四、六舰队。但张玫不会如此,对于她来说,这样的行为太弱了。军队的力量,并非只是一堆数据而已,人类的军队由人组成,人的战斗技术与战斗意志与科技本身同等重要。

张玫每战必身先士卒,也许这只是她的个人选择,但客观上她的做法显示了在死亡面前军团官兵人人平等的事实。张玫不认为他们应该为菊的荣誉而自我毁灭,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菊的一部分,他们有自己存在的价值,并非谁的附属品。

所以张玫决定全军休整,同银河系一样,他们的精神与肉体已濒临极限,与毫无意义的送死相比,保存这支强大的军团才是对仙女系最大的贡献。

菊的价值观也到了必须进化的节点,到了张玫这一代,人们的自杀率在上升,工作效率在下降,社会危机已经扩散到了每一个人的心里。探究世界的本源,挑战造物主的法则,用科学解读生命存在的意义,这些听起来很美的理念实际上并无法进入每一个人的生活。而菊正在失去平凡的价值,平凡似乎对于菊来说是失败的、毫无价值的代名词,而绝大多数菊的人民都是平凡的。他们渐渐地被长老会视为工具,而并非像长老们当初所承诺的那样,人民才是科技所服务的本体。

很明显,这种极度追求效率的科技政体,扭曲了这些长老的世界观。的确基诺拉神国是个巨大的威胁,但是如果利用这个机会,调整一下理想与通往理想道路之间的扭曲时空,那就是再好不过的结果了。张玫心想。

 

夏星第17大街。

朱雀被简单拉去购物,在菊的世界里购物这个词本来不存在,因为菊没有像银河一样的自然经济系统。但是张玫就任银河总督以后,采用了配给制与银河系经济相结合的经济体系,把塑月原本的经济体系作为中转站,首先菊的单位与塑月的经济对接,通过物品与技术交换的方式维持菊的本土与塑月之间的经济平衡。然后通过塑月,远征军得以进入整个银河系的经济体系。所以,虽然远征军的成员依旧会获得与仙女系标准一样的物资配给,同时还会领到用于购买银河系商品的工资。这种做法到丝毫不会引起仙女系的嫉妒,所谓的配给实际上是无限的,当然战机、矿产这种战略资源,一般情况下不会允许个人拥有。

虽然大多数飞行员对银河系的物产都很好奇,但是更热衷此道的还是女性。她们经常会买许多根本用不上或者根本没机会用的东西,堆满母舰上的宿舍以及行星公寓的房间。这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对于来自于仙女系的随便拿的物品,她们从来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还经常义正言辞地指责男同事浪费,但是这个法则显然不适合银河系的商品。

最后发展到购物都需要邀请一位男同事帮忙提东西,但是这种邀请也演变成一种女飞行员向男性表示好感的方式,往往成为真正恋爱的前奏。这种行为如果传到仙女系,很可能被定义为某种非工作时间的玩忽职守吧。

因为夏星的阳光比较强烈,街道上种植着许多植被,商店街就隐藏在这些高大植被的树荫之下,一阵风拂过响起树叶婆娑的细小声音。朱雀把许多购物袋放在露天餐厅的椅子上,接过简单递过来的午饭,突然升起一种很好笑的情感。简单发现他的表情,质问道:“你笑什么?”

朱雀回答说:“突然有一种,我们在故意模仿银河系人类的感觉。”

简单生气地说:“什么呀!我们本来就是银河系的人类,只不过被他们驱逐了而已。”

朱雀一愣说:“是吗?原来是这样,我都忘记了……”

简单严肃地点点头,本来想开始正经的吃饭,不过拿起勺子的时候突然也笑了起来,而且笑得比朱雀爽朗的多。朱雀也笑了起来,两人引起他人侧目,估计被认为是侵略军的放荡行迹吧,大家只是冷淡地看着他们。对于他们这种单纯到无以复加的笑点,也许任何生于银河系的人类都无法理解。

笑着的简单自然随性,阳光穿过树叶的空隙落在她一侧的茶色长发上微微发着光,这一瞬间所有的烦恼都被简单驱散了,所有的茫然与疑惑都输给了她的笑容。朱雀突然觉得,把简单变成自己的女朋友,最终成为自己的妻子,也许就是他人生的终极目标,拥有了简单这样的女人,那么生活就可以轻易的被战胜了。

简单发现了朱雀的异样,睁大眼睛问:“怎么了?”

“啊……”朱雀尴尬地回过神说:“没,没想什么。”

简单皎洁地笑了笑,没再追问,真正认真的吃起饭来。

朱雀在心里轻轻吐了口气,他想着,为什么简单可以如此强大?她可以在这样的时间里,忘记一切敞开自己的内心,她可以这样笑出来,并且感染他人。我有什么资格拥有这样的女人呢?我不是最强大的战士,我无法战胜自己的内心,甚至在我痛苦和迷茫的时候,我要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简单的笑容里面,我到底是什么呢?

 

“父亲!”大门啪的一下被推开,肖雪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肖嘉看着自己这个鲁莽的女儿,大概已经知道她准备说的话。

肖雪举着手里的报告,眼睛里散发着毅然而明亮的光彩,她用很有力的语气说:“父亲,左树赢了,他们击败了远征军。”

肖嘉点点头,用他那双带有坚韧质感的手把书从容地推回到书架中,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到肖雪面前接过了那份报告,从桌上拿起眼镜,坐到旁边的椅子上读了起来。

肖雪很想说些什么,不过她知道肖嘉的性格,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不久肖嘉放下报告,摘下眼镜,看着肖雪说道:“你没抓住重点,重点是林动死了。”

肖雪迟疑了一下说道:“这的确是个悲剧。”

肖嘉站起身走到星图旁边淡淡地说:“这不是一个悲惨的事件,而是一个危险的事件。”

肖雪若有所思地看着父亲似乎明白了什么。

肖嘉转过身用温和的语气说:“新闻社的工作结束了吗?愿意陪你老爸喝杯茶吗?”

肖雪也露出温柔的表情点了点头。

 

不论自己是悲伤、喜悦还是惊恐,父亲总能用自己异常的冷静给这种激烈的情绪打个折,其他心情还好,但是肖雪总是很气恼父亲对自己兴奋异常的情绪淡淡一笑。不过在新闻社工作几年以后,肖雪发现真正持久的东西就是这样的笑容。

肖嘉真的在享受下午茶,或者是在享受与女儿一起喝茶的这个时间。肖雪现在已经可以理解父亲的心意了,毕竟她是肖家唯一的继承人。但同时她也明白,作为肖家的一员,自己也必须承担起一份责任,所以她放下茶杯,问道:“现在已经到了我们肖家的关键期了吧?”

肖嘉突然笑了,他说道:“所谓的肖家也不过就是你和我而已。对了,我希望你到左树身边去,就代表我去协助他吧,既然我们肖家已经把未来押在他的身上了,你就去看好我们的投资。”

肖雪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不,现在我要留在您身边。”

肖嘉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不愧是我的女儿,眼光越来越敏锐了。”

因为被称赞肖雪露出了一个蛮可爱的笑容,似乎为了证明父亲此言不虚,她说道:“我们之所以敢绕过联邦政府把米拉斯战机直接运给左树,就是因为左树承诺取得林动的支持,如果林动在,那么力量就会保持平衡,就算左树与银河联邦决裂,双方也不会轻易动手。双方都不动手,随着时间的推移局势将慢慢地稳固地转变为对我们有利,这就是我们所期待的最佳结果。”

“但是现在,他们受到了袭击,左树虽然已经无碍,但是林动却死了。力量的平衡已经崩溃,左树将会和李中决裂,而他身后有元气未伤的远征军。至于第五星区,在林动死后必然主动向银河联邦求和,失去了牵制李中的能力。如果我是李中就会利用这个宝贵的时机,把矛头转向我们第一星区,只要征服我们,失去根基的左树就不足为惧。”

“所以现在最危险的并不是已经拥有强大实力与名声的左树,而是我们肖家。我们与左树的联系将会被我们中间的第三星区斩断,变成孤立无援的境地,如果第五星区为了讨好银河联邦对我们采取行动,那就更加危险了。”

肖嘉赞许地点点头,说:“你现在已经变成这样了不起的女儿了,你母亲去世后,我整日忙着经营公司,对你的关心实在太少。现在我也想明白了,所谓肖家的理想,就是作为肖家继承人你的愿望。所以去左树身边吧,去创造属于你的肖家的未来。”

肖雪的眼泪掉了下来,她说:“我不去,我们的事业在第一星区,如果您决定留下的话,我也要与您一起守护它。”

肖嘉并没有直接回答她,他用严肃的语调说:“首先我要做的就是铲除南刚在第一星区的势力,这还需要你们媒体的协助,不管林动这件事的真相如何,就算小孩也会相信是银河联邦暗杀了他。我们要充分利用林动的威望,彻底击溃南刚。巩固了我们在第一星区的地位后,我会去地球,在第一星区的中心展开防御,一旦到了这个阶段,军事的胜败将会左右整个局势。但是第一星区所有的军事人才都掌握在南刚手中,我们新银河技术产业的最大弱点就在于,我们只拥有技术和装备,没有军事人才,就因为这样我们才会与左树合作。所以,我希望你去龙星,向左树借几位将领给我们,当然有经验的官兵我们也很需要。如果我们能抵挡住银河联邦的进攻,一旦左树摆脱了远征军的纠缠,我们将成为最后的赢家。”

肖雪用毅然的态度点了点头。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