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三部分 烟花

三十一章 风暴之眼

颁奖的场地很夸张,类似某种选秀现场,舞台与观众的距离很远,看到这个大厅林动就感到不自然。但是林动理解,龙星这种地方并没有什么过于严肃的场地,如果说有抱怨,也是龙星的居民抱怨他们,因为他们给这个和平的星球带来了战争与不安。

第四舰队司令左树站在林动身边,他会得到一枚银制元首勋章,本来他才应该是主角,整场战役几乎都是四、六舰队打的,不过这个家伙回家以后回把他的奖章扔进垃圾箱吧,林动心想。林动会怎么处理这枚奖章呢?嗯,会好好地收起来,这是一枚很有意义的勋章,它就好像历史的一个注脚。也许以后林动还会把它挂在自己的修车铺里,让那些来修车的邻居有些调侃他的资本。

当然,这真是一种恶意的想法,林动经常觉得自己的想法充满恶意,别人辛辛苦苦地制作了奖章,辛辛苦苦地来给他颁发,辛辛苦苦地感谢他,也许还有很多人羡慕和崇拜他,但是林动却要把这份心情挂在修车铺里,这就是一种伤害吧!虽然自己觉得,修车铺里的挂钩就是它最好的归宿,但是有多少人能理解他的善意呢?随着更多人关注自己,那么自己伤害到别人的几率也就越高,更不用说那些仇恨他的对手了,带着这种怨恨生活一辈子,不能不说是一种诅咒。

强烈的光线从侧面射了过来,一个他不认识的军官在台上讲着什么,林动没兴趣聆听这些客套之词。他本来是个习惯了聆听的人,也许是灯光影响了林动,这种环境让他想到战场,在战场上他会集中全部注意力,身体仿佛进入了某种林动无法控制的节奏,而这种节奏却让他控制了一切。但是现在,林动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被强光照着,无事可做。

现在真是羡慕飞儿他们,他们多好,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失去了这一切呢?

顺其自然的结果是什么,林动并不清楚,只是从诸多表象来看,必然会发生一些与战争无关的事情,左树看起来很聪明,应该不会做什么没有道理的计划。林动不想懂左树,他希望自己能判断错每一个人,然后他就能安慰自己:人类真是高深啊!不得不承认的是,在这个人人为己的宇宙里,像左树这样的人已经没有了,可是左树也有私欲,林动清楚地看着它在萌发,对,有些私欲就叫无私。这种东西是不能对别人讲的,说什么无私也是私欲,没有谁能理解,会从两方面误解它,要么认为玷污了无私,要么认为玷污了私欲,如果混在一起,不论哪一派都会坏掉。能理解的人,秋飞儿是一个。

这时候卫和从后面走了过来,递给林动一份讲稿。林动诧异地小声说:“你什么时候把我的秘书处给解散了。”

卫和不满地说:“这是联星政府最后敲定的措辞,你念一下就好。我这么辛苦,你就少奚落我几句吧!”

林动对着对面的那位外交官又小声说道:“联邦的人气质真好,这个人全身散发着一种贵族的味道,让我觉得接受他的勋章都是一种失礼。”

卫和气结:“你自己才是真正的贵族吧!你就不要攻击你视线内的所有人了,我先下去了,千万别念错了,这可是代表每个国家立场的发言稿。”

林动点了点头,他心想,我可没有故意打趣别人的意思,这个人的气质的确很不错。正想到这里主持军官的发言结束了,并且请林动过去。

林动向左树点了一下头,表示感谢他作为主人的礼遇,左树微笑着还礼。这个人真是了不起,自始至终就那样站着,林动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似乎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也似乎每件事情都在他的控制之下。不过通过昨天的谈话,林动感觉到了左树的真心,林动知道那是左树的真心,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这点林动还是能看出来的,否则他也无法在战场上读懂对手的心意。而拥有这种能力并非什么好事,与它相伴的是疲惫与一种挥之不去的麻木感,如果你一瞬间就明白了许多事情,那你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

林动走到舞台的中央,那个银河联邦官员向他伸出了手,的确很有贵族气质,近距离看更是如此。林动也伸出手,两手碰触的时候,林动感觉到自己的气产生了斥力,几乎要形成护盾,林动知道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这个无辜的人肯定会受伤,所以他连忙压制住了自己的灵力。

就在此时强烈的光芒从那位官员手中盒子里四射了出来。

 

创世1643年5月3日,在龙星举行的授勋仪式上发生了空间撕裂弹的袭击事件,炸弹被藏于勋章盒之中,因为炸弹规模很小除林动与授勋的联邦官员当场死亡之外,只有距离最近的左树身受重伤生死不明。事后爆破专家分析,这枚炸弹之所以能进场,一是因为它实在太微小,二是因为它藏身于勋章之中造成安保人员的疏忽,三是大战刚刚结束安保力量不足。据称,林动身负的功力可以抵挡这种规模的爆炸,但是爆炸的时机选择在联邦官员与林动握手的瞬间,显然是现场的某人控制了爆炸的时机。

 

林动死了,仅仅一天没见,林动死了。秋飞儿脑中的逻辑崩溃了,她说不清自己现在的感性和理性处于一种怎样的状态,反正它们已经乱掉了,扭曲了。而且只有这样她才能好过一点,甚至只有这样她才能存在。她不知道林动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它们都崩溃掉了。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见到林动,那怕是尸体的碎片也好,那怕那些碎片就像林动带给她的拉面一样也没关系,她要见到林动。她只剩这个目的。

乱云弓他们已经从悲伤变成了恐惧,他们被秋飞儿吓到了。因为担心而害怕,那么善良、可爱、阳光的女孩,突然变成这个样子,让他们感到非常无力。他们觉得自己根本帮不了秋飞儿,飞儿已经与他们隔绝了,甚至他们根本无法理解飞儿现在的心情。不过许凯明白,这种事情唯一的药剂就是时间,问题是时间的控制权并不在他们的手上。

 

王东作为第四舰队里武功最好的人临时被李木抓来做医院的保卫工作,因为敌人的情况不明,整个龙星已经进入一级战备状态,简志的第六舰队升空警戒,三架硕大的米拉斯防御战机停在医院四周。不过既然对手采取的是渗透的非对称袭击,那么真正的威胁不会来自太空而是潜伏在人群里,这就只能依靠王东这样身怀武艺的步兵了。

王东心里很乱,经过龙星一役,他已经对这些新结识的战友产生了感情。所以王东的前妻说王东是个大傻瓜,因为王东这个人单纯又感性,他似乎没有什么主见总是被周围的人或事左右,他加入第四舰队的理由仅仅就为了他女儿的校服。也许常人无法理解他的想法,但是王东自己明白只要是女儿的事情,就不是小事,为了让女儿能穿上自己喜欢的校服,王东愿意去战斗,而且他觉得很值。

左树是一个称职的统帅,比那些搅乱整个局势的联邦将领称职的多,如果每个人都是左树这样的状态菊根本就没有进攻的机会,战乱也不可能发生。现在有人炸死了林动,左树的情况也很危险,如果这两个人都死了,不知道以后的银河会是一种怎样的状态,不要说校服,恐怕在交战区的人能保命就很不错了。

这样想着,外面突然卷起了一阵骚乱,王东自言自语地说:“来了吗?”他正要迎出去,一个卫兵的身体撞在了旁边的墙上,王东摸了一下他的脉,只是昏过去了,看来对方是有意留手。

紧跟着一个人影闪了进来,向医院里冲去,王东连忙运气阻挡,对方的速度奇快,绝非庸手。见王东阻挡来人利落的就是一掌,这一掌看似轻盈飘逸实际蕴藏着让人窒息的压力。王东勉强接下这掌同时用身体挡住了对方前进的路线,但是来人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在这掌之后她紧接着攻出二十多掌,每一掌都配合着前进的脚步,而王东只能被对方压着步步后退。局面被动,因为一上来就落了下风,现在对方抓住王东的空档步步紧逼,为了阻止来人进入医院王东又不能失去自己的位置,战斗向一边倒的方向发展着,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是否能阻止她,而是自己是否能活下来,想要保命就要让出路来,但是王东没有这么做,他固执地生硬地接着对方越来越猛烈的攻势。

越来越猛烈,对方的路数是以拳掌为主,迅猛与灵动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按理说这样的拳法往往给人冰冷理性的感觉,但是她的拳路却带着一种几乎丧失掉理性的凶暴,虽然她在攻击王东但是她的目标似乎又并不是王东,连她的虚招都用了十分的气力,速度越来越快,用力越来越猛,气魄强得骇人。

王东突然发现她似乎已经不想冲进医院了,现在的她只是想把自己轰成碎片,王东感到后悔,但已经来不及,他根本无法脱战。终于守势崩溃,胸腹连中三掌,王东被打得飞了出去,身上的气盾也被击散,那女孩丝毫不给王东喘息的机会,他的身体刚刚落地,女孩的左手已经抓住了他的衣领,但右手却停在了他的面前没有击下去,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静止了下来。

这时王东看清了女孩的面容,她漆黑的头发因为俯身垂落了下来,肤色就像雪一样,容貌虽然没有清秀的味道但在朴素中蕴藏着一些亲和,泪水正从她的眼睛里不受控制地滑落下来,落在王东的面颊上,微微有些凉。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