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三部分 烟花

三十章 和平的原点

曾经,在历史的某些片断里,战争消亡,军人变成一种特殊的职业,不像现在,到处是职业军人。在那些时代,如果没有强制兵役制,根本没人愿意参军,参军如同坐牢以及受刑。

那时的人无法理解战争,不知道这么残忍的事情为什么会存在,可就算在那时,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在争斗中忍让、妥协。

在龙星的清晨中醒来,林动发了一会儿呆,今天秋飞儿他们就要出发,林动还有些话要交代她。

门铃响起,林动打开门,飞儿站在门外,神情与初见时并无多少不同,“怎么了?”

林动端详了她一下,说:“没什么,这个世界上并没什么奇怪的事情,万事都有理由,希望你记住这点。”

“啊?”

“你昨天不是问我谋略的要素。”

“哦,谢谢,林大哥,你要不要一起去?”

林动苦笑了一下说:“我要是和你们去,卫和会杀了我。”

“那辛苦了,几天后见。”

“好。”

 

会议的结果不出松林所料,全盘否决了他立即进攻龙星的方案,南刚与胡雨都认为不应该与四、六舰队直接撕破脸,更不应该使用军事手段来解决不用费一兵一卒的事态,像上次一样找个理由让左树和简志来述职,然后解除他们的兵权即可。

让松林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虽然会议否决了他的方案,但是竟然通过了他为进攻龙星所附带的计划,给林动颁发奖章,并且为此还特别与联星政府做了沟通。就在不久前,这些人还天天叫喊着进军第五星区,现在竟然表现出承认联星政府的意思。松林实在无法理解这些人的思想是由什么东西构成的,也许之前是想趁远征军猛攻林动的机会坐收渔利吧,但是仅仅因为林动的3000艘战舰5000架“蓝星”近在眼前就紧张成这个样子的舰队,还是趁早放弃争霸银河的目的。

当然,松林并非轻视林动的舰队,他也知道就算现在进攻第四、六舰队,银河联盟也并非拥有绝对的把握。可他明白,现在是左树最弱的时候,要想平定银河这个风险是必须承受的,随着时间的推移,第四、六舰队将会越来越强大,而左树和简志根本不会做出飞蛾扑火的愚蠢举动。如果现在不进攻,力量的天枰将向左树倾斜,到时候银河联邦的策略必须转为守住区域霸权,问题是真到了那时,这些人又要蠢蠢欲动了吧。看来联邦想要生存下去,首要的任务并不是外敌,而是清理自己的内部,首先要把胡雨和南刚处理掉。

至于林动,安抚一下也未尝不可。本来松林就坚决反对向第五星区用兵,与林动作战在松林看来无异于自杀,银河系所有有经验的指挥官全都曾经是林动的部下,林动与银河系的舰队作战甚至不需要使用他作为军神的才能,仅仅靠他的威望就能让联邦舰队丧失斗志。如果林动用对付远征军的谋略来对付联邦舰队,对舰队官兵的震慑力将数倍于远征军,再加上林动一直拥有正义之名,贸然进攻只能给第五星区提供扩大自己势力范围的机会。

虽然从长远来看林动是个让人头疼的威胁,不过李中等人显然还没有认识到眼前的最大威胁是左树。左树绝对不可小觑,他直接联络伍典的举动让松林有些吃惊。这说明左树完全清楚李中的立场,完全清楚一、二、三、五舰队每一个指挥官的立场,所有人都被他耍了,他根本就不是黄古式的低调人物,他早有预谋。

松林又想起自己渗透进龙星的部下擅自突袭第四舰队司令部这件事,这个疯狂的举动使得第四、六舰队完全摆脱了他的控制,可以说是他的巨大失败。这件事绝对不是偶然,在松林所建立的严密的情报与间谍体系中不可能发生这种偶然,这只能说明他的组织被反渗透、并被操纵,至少是被诱导。如果这件事是第四、六舰队的某人所为,那么银河联邦所面临的敌人就非同小可了。而把所有这些情报综合起来分析,让松林产生一种近乎窒息的压迫感,松林意识到绝对不能在这样发展下去,现在要做的不是如何击溃敌人,而是首先铺开防御体系。

 

林动最头疼的事情之一就是主持战后会议,卫和总是以情报分析为名要林动做尽可能细致的报告,想不到这个看似懒散的人做起事情来竟然这么认真。不过林动也知道,没有卫和这样出色的情报官,他就失去了眼睛甚至翅膀。

散会后卫和又赶着来向林动布置任务,卫和说道:“刚刚收到的通信,银河联邦决定授予你金制元首勋章,授勋仪式就在明天举行,我想下午你的秘书处就会收到正式文件了。”

林动诧异地问:“金制元首勋章?这种东西我是无权接受的吧?他们应该先与联星总部沟通。”

卫和说:“这种事他们自然已经办好了,总部可是兴高采烈地批准了这件事。你想想,现在我们已经挡住了远征军,那么联星最大的威胁自然就是在开阔地带与我们接邻的银河联邦了,现在联邦政府有意示好,自然是求之不得。”

林动点点头说:“也就是说我们终于又回到和平的原点了。”

卫和有所感触地说:“和平的原点呀!的确是这样。”

林动说:“不过,所谓的毁灭边缘,也许才是真正长久和平的起点,而我们现在这种依靠复杂力量平衡所换来的和平,以历史的度量来看,不过是一种假象。”

卫和抓住林动的肩膀大声笑了几声说:“你一如既往,还是发表这些奇怪的理论,什么时间长河理论;胜既负负既胜理论;米饭也是菜肴理论。”

林动不满地说:“最后一个理论可不是我说的。”

“反正都是些奇怪的论调,我才不管那么久的事情呢!我判断只要我们联星政府能维持10年的和平,那么不管银河系还是仙女系都无法击败我们,这是你首席情报官的分析。我们的政府安定了,我的儿子也能健康成长。”

“你的儿子?你不是还没结婚,什么时候有的?”

卫和笑了:“你实在太理性了,我是说未来的儿子,不过我确实要结婚,感谢你的这个和平的原点,回去以后我想把婚礼办了,拖了很久。我正在想要不要你做伴郎,还真是举棋不定呀。”

林动尴尬地笑了笑。

卫和正了正神色说:“你下午要去见左树,这个左树怎么样?他是不是准备脱离银河联邦?”

林动说:“我到很想听听你的看法,从情报布的角度分析,左树的动向是什么?”

卫和说:“既然他们越过联邦使用了肖嘉的防御战机,那脱离联邦已经是必然了吧。”

“这样看来,以后抵挡远征军的任务就要依靠左将军来完成了,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如果左树与银河联邦决裂,他的根基在十一星区?”

卫和点头:“左树是十一星区的人,而龙星距离十一星区很近,应该会依靠收复回来的部分星域。”

林动摇摇头说:“十一星区养不起这种规模的舰队,我看银河系肯定会有一场风暴。”

“那你刚才说和平的原点?”

“因该不至于影响你的婚礼吧,对我们第五星区来说,的确迎来了和平的原点。”

 

龙星,第四舰队司令部。

跟随勤务兵转过了几道走廊,眼前出现一座可以看到山景的庭院,左树迎了上来,似乎他站在那有一会儿了,林动心里多少有点儿感动。

两人落座后左树说:“因为棋力与你相差太远,这次就只请你喝茶吧。”

林动笑了一下说:“你太客气,我仅仅是运气好。”

左树看着林动,他那凌然的眼神,暗淡了许多,一切都在掌握的锐利气质,也被林动那张为下午茶而生的脸与龙星的风景同化了。对林动的客套他也懒得周旋了,林动还能说什么呢?

左树说:“今天我主要想向你请教一个问题。”

林动点头。

左树说:“林司令,对未来的银河,你有什么计划?”

林动一面喝着茶一面看着山峦的起伏,“未来。我只是个军人,没有资格做什么计划。”

“这是你自我约束的结果,而自我约束并非银河当下的生存法则,并没几个人能做到,人们不知道这是获得幸福的一种策略,他们盲目放纵自己,最后丧失了人性中高贵的那一部分。”

林动点了点头。

左树吃惊地问:“你同意?那可真是稀奇,我以为你会说这话太过自大了。”

林动说:“既然左司令真诚相待,我也同样回报,对,我认为你说得对,放纵是为了幸福,约束也是为了幸福,但放纵太容易失控,甚至竟然变成了目的,为了放纵而放纵本身也是一种欲望,这种欲望相对来说确实不太高明,因为它连痛苦都得不到,只有耗尽的茫然,不知道自己为何存在的茫然。”

左树眼睛一亮,“受教了,其实你不必做什么,让世人知道你的想法,就已经帮了这个世界,以你的威信,能改变很多事。”

林动回答:“是吗?我不认为我能改变任何事,是所有事在改变着我。从我出生,到现在,世界塑造着我。”

“你这样看?”

“对,人们只是在我身上看到了他们自己。”

左树笑了笑,“我也这样看。”

“所以你想改变这个世界?”

“嗯,我想改变,按照我的法则,任意改变它。”

“是你的法则还是这个世界本来的需要?你随意还是世界随意选择了你?如果你不符合世界的心意,它是不会接受你的。”

“这样也无所谓。”

林动点点头说:“这样……我不但帮不了你,还会成为你的阻碍,如果你说的改变指整个银河。”

“我知道。”

“嗯,我承认我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大的决心,但如果你做了背信弃义的事情,一切都是空谈。”

“这个,我不希望做。但迫不得已也只好做,你知道,明目张胆的做个恶人,也许是种更痛快的选择。”

“你不是追求痛快的人。”

“哈哈,对,你不会让我这么做的。我知道。”

林动无语。

“好吧,好吧,我会顺其自然,最多只能如此。如果你没有本事,还是不要办了。”

左树看着林动发呆,过了很久后说:“顺其自然。”

林动点点头:“嗯。”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