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三部分 烟花

二十九章 矛盾的螺旋

林动是天选之人。

左树独自坐在假日饭店的大厅里,这里现在是他的临时指挥所。没有开灯的空间内,只有微光。

对,林动是这个时代伟大生命的代表。他得到了想得到的一切,同时照亮了周围。在这个向上才能生存的时代里,他凭借自己的力量追求着平凡的优美。如果凡人胆敢指责神的愚蠢与肮脏,它便通过林动来回击——肮脏的是你们,垃圾堆中一样存在优雅。

他是赢家时代的赢家,他能击败一切有欲望之人,而他的欲望相对来说太过渺小,所以他的战利品总是被分享,这样,他的盟友、支持者遍布星海。对,这个人,为了一碗面的幸福横扫银河系,他杀人无数,但被他杀掉甚至变成了荣誉,是公平竞争的贵族。

他是个奇迹,同时他也守护着这个适者生存的时代,失去亲人的孩子们在街头流浪,无法受教育,没有生活的希望,吃不饱饭,但听到他的名字就觉得这个时代有希望,一切皆有可能,努力向上爬总会有机会。

他看起来十分脆弱,但却无比强大,在时代的法则里他是无敌的,他总能赢,因为他保护着他人的利益,同伴以及对手,而利益是这个时代的一切。

除了,想毁灭这个时代的人。

 

李中很尴尬,胜利属于四、六舰队,以及林动,这种可能性在他脑中本不存在。他意识到,这是个陌生的地方,自己苦心经营的庞大王国,在这个地方没有任何力量。李中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只有那个面对如此大变仍然面无表情的松林,至少看起来如此。

李中并不是一个装模作样的人,在这种乱世之中,能做到银河系元首的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他吸了口气很真诚地问松林:“你看这个战报属实吗?”

松林点点头说:“这是来自我们情报部门的一手情报,远征军的确撤退了,可以认为第四、六舰队赢得了这场胜利。”

李中木然地点点头问道:“依松先生看,这代表什么?”

松林很轻松地答道:“这是好消息,说明您的计划完全实现了,不费一兵一卒挡住远征军,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好的结果,远征军是我们最大的威胁,现在您的政权巩固了。”

李中马上问:“左树和简志怎么处置?”

松林依然自如地回答:“进军,命令第四、六舰队投降,如果他们反抗,就歼灭他们,他们刚经过残酷的大战,现在是歼灭他们的绝佳时机。”

李中愣了一下问:“用什么理由?”

松林回答:“表面上的理由是左树越过我们直接向第五舰队求援,这是公开的叛变。当然,如果您觉得的这个理由不够充分,我们完全可以制造一些更充分的理由,理由要多少就有多少,重要的是左树已经成长成为比远征军更具威胁的对手了。”

李中说:“问题是林动率领的联星舰队和他们在一起,我们怎么处理?”

松林回答:“我们现在并未和联星宣战,林动也没有理由卷入我们内部的冲突,我们可以把他摘出来,让他率舰队返回联星,还可以给他颁发枚勋章。”

李中点点头,似乎对松林的建议很满意,他想了一下又问:“如何处理伍典,是否立即停他的职,以防不测。”

松林说:“万万不可,现在绝对不能动伍典,一切等压制第四、六舰队后再做处理。我们应该嘉奖伍典,理由就是他阻断了与左树的通讯,我们要传达出信息,我们的阵营很坚固。”

李中说:“你考虑得很好,这正是我担心的问题。你马上召集全部高级将领到我的舰上开会。”

“开会?”

李中理所当然地说:“我还要听听其他意见,毕竟这是关系重大的决策。”

松林微笑了一下表示明白,然后转身离去,李中看着松林的背影稍有奇怪,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松林露出过这种微笑。

其实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松林很清楚一旦开会最终会得出什么样的结论,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那么松林也不可能有今天的位置。

 

伴随着阵阵爆炸声,五颜六色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开,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花样,大多就是简单的放射状造型,烟花师傅的心思多用在层次和色彩的完善上面,因为龙星的烟花节是个传统,而延续传统使人得到一些安定的力量,特别在这个每天都在标新立异中运转的银河商业体系中,遵循传统的节日越发宝贵。

龙星的攻击性龙类有在夜间捕食的习惯,而最早来到这里定居的人类移民者订立了与当地物种和谐共存的方针,按照这个方针显然大规模捕杀龙类是不合适的,可是如果放任不管,人员、房屋、设备就会被这些大家伙损毁,所以就有人提出这个方案,使用烟花来驱赶龙类,每当袭击者出现在村落的夜空里,村子就会施放烟花,久而久之龙群也就不再袭击村庄了,可能它们也觉得房子之类的物品并不好吃。还好,这些善良的移民者获得了很好的回报,因为他们充分保护了大自然,几百年来龙星一直是最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之一。经过这么多年,龙星的龙群已经习惯了人类和人类用来吓唬它们的烟花,龙不再畏惧烟花也不会袭击人类,而烟花节也变成一个纯粹为了记念那群善良移民者的节日,在这一天人们会走出保护自己的房屋,到夜空之下观赏祖辈们用烟花为自己编织的守护之网。

秋飞儿和她的朋友们准备去龙星探险,这个计划有些不可思议,远征军刚刚撤退,这些军人竟然要去旅游,生活中总是充满意外。战役结束后在左树的盛情邀请下,联星舰队停靠在龙星修整,为了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四、六舰队承担了舰队停泊期间的所有军事任务,使所有人都有充足的时间在这颗美丽的星球观光。就算你不喜欢观光也无事可做。

飞儿被安排了购买食物的工作,就拉着林动出来购物,正好赶上一年一度的烟花节,两人就提着大包小包爬到半山腰去看烟花,他们穿着联星的墨绿色飞行员制服与浅灰色的海军军官制服引来路人的侧目,这个位于第三星区的星球对来自第五星区的联星舰队有着许多好奇。

飞儿看得很认真,烟花的光芒在她脸上闪动着,而林动则坐在旁边的长椅上睡着了。龙星的空气实在很好,又伴随着有节奏的爆炸声和缤纷的闪光,就好像在战场上一样,林动几乎就是一个在战场上出生和长大的人,本来应该引起人类警觉的信号,对他已经起不到作用了,不知道失去了感觉多久,林动感到有人在摇他。睁开眼睛看到飞儿正在吃他们刚买来的龙星特产龙星腌蘑菇。

“这个味道真的很特别,你尝尝。”说着飞儿把装蘑菇的盒子递过来。

林动拿起一个尝了尝,的确很怪,而且怪到不可理喻的地步,一般人会马上吐出来,林动心想。不过他只是点点头说:“很怪,这就是龙的味道吧。”

飞儿笑了起来说:“林大哥,你的感慨真是太有跳跃性了,蘑菇和龙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某种龙粪。”

林动打了个哈欠说:“到底咱们谁有跳跃性……你是怎么想到龙粪的。”说完他抬头看了看天,又说:“啊,真是精致的烟花,这个要放多久呀?”

“睡醒才知道看烟花,林大哥你做什么都要慢好几拍。这仗我们赢了,是不是就能收复冬之国了?”

林动站起来走到刚刚飞儿的位置一边看烟花一边说:“应该可以吧,毕竟我们联星上层有许多出身冬之国的人,我想这次肯定会命令我们向前推进。”

飞儿说:“左树人还真好,他们死了这么多人,竟然还让我们游玩,给我们站岗,我看把银河交给他我们回家也是很放心的。”

林动点点头说:“他是个有抱负的人,什么都好,是个完美的领袖。”

哈哈,飞儿大笑起来,又把装蘑菇的盒子递过去说:“你真会顺杆爬,就那么怕死吗,想早点儿离开战场?”

林动拿起一个蘑菇说:“确实,好好的为什么非要死掉,而这次战争毫无意义,不过就是人类欲望的又一次泄露罢了。”

飞儿说:“其实我本来是很讨厌你们林家的。”

“哦?”

“你没听说过一将成名万古枯吗?你们林家是将,我们秋家是兵,从来也不换一换,倒霉的总是我们。”

“是这么回事。”

“可我妈不认同我的道理,她说保护一个拥有将才的人其实是兵保护自己的方式,她说将掌握着一万、十万、百万,甚至更多的性命,如果身为将的人没有这种觉悟,那么倒霉的并不是这个将自己,而是他所掌握的所有生命。她说这可不是什么好职业,需要在一个没有人性的地方找到人性之道,他要明白战争的本质,需要独自一个人在心里运转一个矛盾的螺旋,如果这个螺旋颠覆,平民、军人、敌人、同伴,会有无数的人无谓的死去,而历史会把这种死亡归结为无可奈何。”

林动说:“真是位值得敬佩的母亲。”

“你觉得她说的对吗?”

“嗯,被称赞后总不能说人家错吧。这话确实很有哲理,但它是美好的愿望,位于上位的人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只要坐在这里就会明白,所以这种很对的哲理常常变为冠冕堂皇的欺骗。”

“但你不同,从流水一路打过来,林大哥是不可替代的,有你在,战争似乎被装进了瓶子。现在碰到左树这样认真的人,你想回家的愿望也能实现了,老天对你实在是太好了,是不是?”

林动说:“我也一样,完全不能控制我的欲望。可惜就要牺牲左将军了,真是对不起他。”

“啊?我看他可是以此为乐呢,拯救银河正是他的梦想,这是双赢的结果。”

哈哈哈,林动笑了一会儿说:“是呀,你的观察力足以使你成为一位了不起的战略家。可惜没这么简单,左司令要走的路,会很痛苦,战争的漩涡,人的漩涡,太过巨大。”

飞儿笑了笑说:“我们又不是保姆,没有办法保护别人选择的道路,不过呢,为了这次龙星的款待,在他危急的时候我们帮忙也是合情合理的。”

林动笑了笑,嘭,又一颗烟花在高空炸了开来。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