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二部分 未被邀请的舞会

十九章 阴影

“前往兰利共和国的航班全部停飞,菊已经进入兰利共和国,各位乘客请注意,需要退票的旅客……”星港的广播播放着毫无语气的女声,人们可能已经不记得在一次战争以前回荡在这里的甜美声音了。

旅者们的服装风格已不象往日那般绚丽,他们默默地在宏伟壮丽的大厅中穿行。华丽的大理石柱似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色,因为五层楼高的雕刻着繁杂图案的天花为了节约能源关闭了明亮的照明灯,这个曾经天庭般的建筑暴露出自己极度平凡的另一面,好像人类已经厌倦了伪装成神的冲动。

旅客很多,许多人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拖家带口,身边如此,遥望远方同样如此,置身其中能体会到一种厚重的压迫感,人类的确很伟大,甚至在没落时的凄美都有非凡的震撼力。有了烟波之海的教训,肖雪不敢把自己打扮得太过耀眼,她身着的旅行服看起来很不起眼,实际上它是一件使用了先进技术的战斗服,防弹而且穿起来轻便舒适。

接到左树的联络后肖雪也吃了一惊,想不到对方竟然请只见过一面的自己帮忙,不过她还是不加思索地同意了。如果这件事是真的,就算左树不找她,她也会去做。

走进星港广场,一个女人引起了肖雪的注意,她的容貌算不上绝顶漂亮,但有一种不同一般的健康感。因为工作关系,肖雪曾经多次去塑月采访,她对那些来自仙女系的同胞有比他人更多的了解。因为基因改善工程他们获得了很强的免疫力,从他们身上散发的健康感在银河系里很少见。她穿着适用正式场合的漂亮服装,眼中奕奕的神采并没有被特意掩饰。

肖雪走过去用不好意思的神态问道:“您好,打扰一下,请问倒影的剧场怎么走?”

女人露出一个很帅气的同时有些为难的微笑:“抱歉,其实我现在才是一头雾水呢……您帮帮我,请问去十三星联邦是在这个星港乘船吗?”

肖雪很认真地想了一下说:“好象是的,刚才我看到了他们的航班盘。”

女人说:“实在太感谢了,倒影的剧场我真的没听过,不好意思。”

肖雪说:“没关系。对了,十三星离前线很近,您现在过去要小心。”

女人说:“谢谢,其实……啊,快误点了,我先走了。”

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肖雪想:一位来自远征军的女性,还这样大大咧咧的……应该不是间谍,难道是来,购物?

 

七千三百六最底层的大街是平民居住的地方,这里难得见到阳光,与繁华的上层相比冷清了许多。

在街的角落从一间名为兰舌的酒吧里传出爽朗的笑声。

左树举着一杯透明色的龙眼酒笑着说:“你知道他进来以后说什么吗?他说:队长您不认识我,不过一回生二回熟,您如果让我去收拾这帮家伙,我就把我们舰队最漂亮的通信员介绍给您。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可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呢,给我一种感觉,好象他是全海军美女的头。”

黑色头发一副温柔面孔的肖恩冷风,几乎笑出了眼泪,他拍着金发的帅气小伙阿赫斯金的后背说:“你当时不是告诉我说,左队长非常欣赏你的能力,特别把你叫到办公室夸奖了一番,然后指派你打头阵的吗?”

三人又笑了起来。金一脸向往的样子说:“哎,说到那个通信员,真是可惜……”也没说为什么可惜就一口气干了杯中酒。

左树给他倒满酒,说道:“不过正因为如此我才见识了你们的实力,虽说对方不过是海盗,但你们的气概和判断让我震惊。为那次的大捷我们来喝一杯。”

三人举起酒杯金拍拍自己很豪迈地说:“气概是我。”又拍拍冷风说:“判断是他。哈哈。”三人一口气喝光酒,又大笑了起来。

金放下杯子说:“虽说当初只见了左司令一面,也没有仔细看您的相貌。不过我对军队最留恋的就是与你们舰队协作的那次行动,那才能称之为打仗!那才是男人的战斗!在您的舰队里我觉得塌实,那个狗屁胡雨只配待在家里绣花,离开也好,我看着他就来气。”

左树说:“新的舰队成立你们反而被除名,看来他们可选的人不少。”

冷风说:“其实不用他除名我们也不想干了,问题是他们还扣了我们半年的薪水,现在我们的酒吧很紧张,如果拿不到钱可能就开不下去,他们太过分了。”

左树从怀里掏出一张卡从桌上给他们推过去说:“我先借你们,要到了再还。”

金看着卡正在犹豫,冷风把卡又推还给了左树说:“我们不能要,因为我们不可能要到钱。”

金点点头说:“大不了我们关门,就凭我和肖恩,会有办法的。”

左树笑了一下说:“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能继续留在舰队工作,远征军很快就会对我们发动总攻,现在舰队非常需要你们这样有能力的指挥官。”

金说:“其实我很佩服远征军,他们做事光明正大不象我们。只是我吃过他们那烂快餐,实在受不了。”

冷风说:“回到舰队已经不可能了,现在舰队是李中说了算,他把重要的职位都换成了他的亲信,我们也是有心无力。”

左树说:“不是回到联邦舰队,是回到我的舰队。”

金不解地看着左树,冷风眼睛一亮:“您的意思是?”

左树说:“是的,首先我们要阻止远征军的入侵,然后我们要击溃这个银河联邦。”

冷风和金对视了一下,然后两人同时笑了。

 

李中的长相很有棱角,特别是他的眼睛非常亮,经常有算命的说他是个贵人将来一定能成就大事。此言不虚,现在他已经是银河联邦的元首,拥有全银河近一半的星域,并且这个元首的职务将是终身制。所以现在他所考虑的问题只有一个,如何保住他已经获得的地位。

当然他也知道联邦的控制权并不只属于他同时也属于万星财团的财团长万维,不过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这个权力的天平中必将掌握主动,因为他拥有对军队的控制权。看着桌上那一摞文件,他问他的得力助手之一联邦安全部部长松林:“你对他们怎么看?”

松林是个很深沉的人,与他说话的人都会感到很紧张,因为你会觉得他身体里有另一只眼睛在看着你。

松林不动声色地说:“阁下,我不会看这些东西。既然这两个人已经来到了七千三百六,那么我们只管把他们软禁起来就是了,同时安排我们的人去接管第四和第六舰队。”

李中说:“你太大意了吧,知己知彼才能运筹帷幄,而且这个左树是个很有能力的新人,我认为我们有必要拉拢他。”

松林说:“就是因为他太有能力了,如果让他继续存在下去,将是我们的威胁。”

李中很受不了松林的面无表情以及教训般的口气,好象他才是控制整个局势的人,所有人都要听他摆布。特别是就任元首以后他越看松林越不顺眼。他轻轻哼了一声问站在旁边的另一个人新第二舰队司令胡雨,胡雨是他在军中最信任的手下。“胡司令与他们打过交道更有发言权,胡司令怎么看?”

胡雨是个很敏感的人,通过刚才的观察他已经看出李中和松林之间的问题,他知道该如何回答,问题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让问问题的人感到高兴:“我统帅中路军的时候左树曾经毫不迟疑地执行了我的命令,我认为他是可以为我们所用的人。我也看了材料,他对我们的审查抱有无所谓的态度,似乎不是一个很积极的人,对这样的人就如同对他的前任黄古一样处理就可以了。至于那个简志就是一个没脑的勇夫,他每天都在骂我们的调查员,竟然还威胁我们要退役,既然他想退役我看不如我们就成全他好了。”

李中看着他微微地笑了一下说:“如果说松林太谨慎,你就太放松了。在左树的问题上我同意松林的观点,这个人既然我们琢磨不透,不如干脆放弃掉。”

胡雨点点头,他对话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李中又说:“不过让我担心的是远征军,刚才远征军的使者已经明确表态拒绝了我们用第一和第二星区来交换停战协议的方案。他们说可以接受的条件只有一个我们放弃所有武装力量,如果这样他们不介意把一、二星区仍然交给我们。”

松林说:“如果放弃军权我们必然会受制于万维,这样我们的存在就没有基础了。”

李中点头又问:“那你有什么办法?”

松林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与远征军拼死决战,以我们现在舰队的规模只要拿出决死的勇气,我想远征军没那么容易突破进来。”

胡雨在心里打了一个冷颤,沙鹰之战已经在他的记忆里烙下了恐怖的阴影。

李中虽然觉得泄气但是他不能不承认松林的方案是最可行的,他说:“既然这样我们就要早做准备,首先罢免左树和简志的职务,然后我们集合六个舰队与远征军对峙。我亲自……”

“嗯,那个……”胡雨说:“我觉得松部长的提议实在太浪费了。”

李中问:“怎么讲?”

胡雨说:“就算这两个人不能成为我们的人,但他们仍然可以为我们所用。左树是一个承认现状的新人,简志是一个没脑勇夫,如果他们真的反对联邦就不可能跑到这里来开会。这两个人都是打仗的好手,我们不如让他们先和远征军打一场,我想以他们两个舰队的实力根本赢不了,但是他们必然可以重挫远征军。这时候我们再与远征军谈判,很可能会取得效果。”

李中陷入了沉思:“这样……”

松林看了看胡雨没再说什么。

李中说:“这样我们会白白葬送两个有经验的舰队,我还要再考虑一下……”

这时通信灯亮了起来,秘书的声音传进来:“元首阁下,第一星区新闻社记者肖雪求见。”

李中说:“我现在没有时间接受采访,而且还是第一星区的,让新闻官接待她吧。”

松林说:“他是肖嘉的女儿。”

李中哼了一声:“既然现在还不能和他撕破脸,我就给他这个面子。”

他对秘书说:“请她到第三会客室。”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