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二部分 未被邀请的舞会

十八章 七千三百六的阳光

防御舰队人员运输舰“曙光”号。

简志竟然在对面的椅子上睡熟了,一张布满落腮胡子的脸仰在椅背上,一副毫无心机的样子,就好象乡村中一位困倦了的老教师。

谁能想象他也曾经叱诧风云,是银河系的灵魂人物之一,是击败蔚蓝的英雄豪杰,是银河防御舰队创立者简衡的弟弟。

现在他的确累了,这么多年他在愤怒中消磨了自己,很多时候他的确是对的,比别人更正确,但是否正确并不是生存之道,他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左树的嘴角向微笑的方向移动了一点儿,这样也很好,简单渡过一生,是一种幸福。人呀,有时在困境中反而塌实自在,拥有的越多,距离真实自然的自我也就越遥远。

也许是梦到了什么简志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坐直了身体,看了看淡淡望着自己的左树歉意地说:“不好意思,想闭下眼睛竟然睡着了。”

左树笑了一下:“简司令很久没有睡个好觉了吧?不如利用这段时间放松一下,反正现在我们也已经身不由己。”

简志奇怪地问:“你不是分析很快远征军就会对我们发动总攻吗?”

左树点头:“是的,不过在这之前,我们会得到一个假期。罗参谋和你说过什么吗?”

简志说:“他没说什么,倒是左司令对这次会议怎么看?我们是否能从这些人手里扣到一些补给?”

左树心里想,如果就让他这么下船,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一个没有心机的人占据高位必定是众矢之的,罗立没和他说,也许是把一切都交给我的意思,毕竟我是一个想成为独裁者的人。心里自嘲式的暗笑后,左树解释:“这次不是让咱们去开会的,只是找借口撤消我们的军权而已,现在新成立的四个舰队都在李中手里,他必然想掌握全部舰队,特别你与他不和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什么?”在一个很愤怒的声音后简志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其实简志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只是他生来的性格使他难以抑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这些话从左树嘴里说出来就大不一样了,冷静地想一下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那些人什么时候关心过银河的存亡?他们永远把自己的小算盘放在第一位。简志叹了口气说:“既然他们不是冲着你,我就大闹一场,你假装占在他们一边以求脱身。”

看着简志左树有说不出的感动,这个世界就是有这样的人,即使在最危难的时刻也会为他人着想并且牺牲自己,可就是这样的人却被孤立被抛弃。表面上左树只是淡淡地说:“不必如此,对于这种情况我已经有了打算,简司令愿意按照我说的去做吗?”

 

七千三百六的夜空还是那样璀璨,即使是军用机场也似乎散发着流光的魅力。当时银河最大的国家银色十五在一次战争后没有能复国,而是与周边的一些地区形成了更大的经济联合体,最终成长为在经济、政治、军事上独霸第三星区的万星财团。万星财团是一个巨大的垄断型经济体,它就宛如一只巨兽,其他弱小的经济体不是被它吃掉就是被它撕碎,虽然它给了投资者充分的信心,但是不得不使用万星产品的人是最没有信心的。在七千三百六谁能搞到二星区的产品谁就会赢得羡慕的目光,如果可以拥有一件阿尔法三角的产品那简直要因妒生恨了。

不出左树所料,船一到港,等待着他们的并不是什么军事会议。两人被分别接走,去往一个名为联邦军事调查局的地方。迎接他们的是一天又一天的问讯和审查,除了几个可能连舰船都没上过的家伙以外,他们几乎没有见过任何海军军官。

简志每天所做的就是痛骂他们。

坐在一个很硬的椅子上,简志眼皮渐渐地合到了一起。

“你这是什么态度!请你配合调查!”一个带着圆形眼镜的小个子在桌上搓着他那戴着洁白手套的手指。

他接着问:“在战斗中你贸然率领第六舰队以松散队型向第二舰队靠近,险些全军覆没,你到底是怎么指挥的?”

“啊?你怎么不去问胡雨这个愚蠢的问题!他现在正坐在他的新办公室内与他的小秘书调情。救助友军是我的义务!你读过军官守册吗?调查官先生!谁能想到那个贪生怕死的懦夫竟然只顾自己逃跑!”

“现在我们调查的是你的问题!你不要东扯西扯!”

简志点头说:“好吧,你说我阵型松散,我当时用的什么阵型?有什么弊端?”

“……”所有调查员竟然语塞,最后有人态度稍缓地说:“这个问题我们梢后再谈,我们先谈别的问题。”

简志一下子站起来说:“别的问题?别的问题就是我和第四舰队用我们的性命挡住了远征军主力的推进,让你能有机会坐在这进行什么狗屁调查!”

“请你冷静,调查并不是问罪,只是把事情弄清楚。”那个态度较好的人打圆场。

简志坐下来,用无所谓的语气说:“既然你们不信任我,那么就给第六舰队换个司令吧,我申请退役。真是谢天谢地,这种拼命的工作也应该轮流做。”

几个人交换了一个眼色说道:“这不是我们所负责的问题,请你继续配合我们的调查。”

 

大概中年的调查员,态度很和蔼看起来更象一位学者而不象军人。他翻着一摞厚厚的卷宗说:“左司令,经过这几天的调查,大部分事情都已经清楚了,总体来说我和我的同事认为您的指挥与决断没有问题,而且值得钦佩。您救援第六舰队的时机与之后的作战真的是非常漂亮。”

待遇与简志明显不同,左树得到了一把很舒适的椅子。左树对他们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调查员接着说:“不过,疑问还是有的。现在最大的疑点就是您竟然敢于率领战斗力不足一半的第四舰队独自抵挡远征军主力的进攻,掩护11星区军民撤退。我们怀疑您有通敌之嫌。”

左树没说什么只是用一种很温柔的微笑静静地看着他,调查员的脸有些微红避开了左树的目光,但他还是说:“请您给我们一个解释?”

“嗯”左树淡淡地嗯了一声说:“如果我说,我已经准备好了自我牺牲你们怎么看?”

调查员有些结巴地说:“可……可是,敌我实力差别过大,您这样的决定似乎是没有根据的。”

左树说:“我想,这并不是实力的问题。作为军人,我最担心的是毫无意义地死于乱军之中,如果我有一个可以为之献身的目标,那么这是我的荣誉,您是这样认为吗?”

“这……”

“或者您觉得我的做法很奇怪,不和常理?”

“不,不……您说的有道理。我们只是例行调查您不必误会。”他松了口气似的又说:“对您的调查今天已经全部结束了,上面会对我们的报告作出判断。在这之前,请您在您的宿舍里等候司令部的安排可以吗?”

“我可以自由活动吗?”

一位颇有声名的将领用认真的态度说出这个句子,的确让人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调查员连忙回答:“当然可以,不过请您一定要小心,最近治安不好。”

“多谢。”左树很诚恳地向这位调查员致谢。

“啊,对了,还有一个问题。您是怎么看第六舰队的简志司令的?”调查员一副随意的样子。

“我认为简司令是一位非常优秀的将领,这点其实我不必多说,银河系的居民大多知道一二。他的责任感、丰富的经验,以及曾经的声名,都是咱们舰队的巨大财富。和他在一起工作我觉得很安心。”说完左树很友善地笑了一下。

调查员却只是淡淡地说:“……您这样看呀。”态度比刚才冷淡了不少。

 

走出调查局大门,一缕阳光晃得左树迷起了眼睛,他在心理伸了个懒腰,走出那个阴暗的地方心情也明朗了许多。很想就这样一走了之,问题是无处可去。左树突然发现他与林动的区别,并非林动有多自私,他左树有多在乎这个世界,仅仅是因为无处可去,左树清楚自己从来都没有选择的余地。

思路停顿,左树便听到了争吵声,这声音刚才就在,只不过被左树忽略成了背景音。阳光,好天气,痛苦挣扎的人,没什么奇怪,世界就是如此。调查局旁边的军务局门口两个青年正和门卫大吵,因为距离远,看起来就像一幅凝固着的,色彩明快的风景画,左树迎着阳光慢步向他们走去。

争吵已经升级,一个样子潇洒的金发男子挥拳向卫兵打去,正好赶到的左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而样子有些文静的黑发青年则抱住了他朋友的另一只胳膊。

左树喝了一声:“冷静!”

黑发和金法青年不由得的向左树望去,左树语气平和地说:“我见过你们,在一次打击海盗的任务中。”

金发青年停止了想挣脱的努力,问到:“你是?”

左树把他的手臂按下来说:“第四舰队司令左树。”

在这一刻左树明白自己改变了这两个人的命运,如果这一拳打出去,可以想象,这两个有才华的青年今后的生活只会平添荆棘。至少我现在还能做一些事情。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