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一部分 散沙

九章 王者

银河系第五星区行星青河。

“等……等一下,还有一个包裹!”赵婶好不容易追到路口,由于喘不上气喊不出声来,只好无奈地看着邮件车远去。

秋飞儿推着一辆机车正好经过路口,看赵婶站在镇子道路的尽头上弯腰喘气便问:“怎么了赵婶?”

赵婶倒了口气说:“啊,飞儿!想给儿子寄点儿特产,可最后还是没赶上这班车,下班车一周后才来,这些东西要坏了。”

秋飞儿望着远处已经快看不见的一个小点儿,咧了咧嘴说:“那个?”

赵婶诚恳地点头。

秋飞儿吐了口气,打起精神伸出手说:“给我包裹。”

赵婶嘴里说:“不行啊,那可是高速邮件车。”可是还是把包裹递给了飞儿。

飞儿干脆地说:“走了!”猛地发动了机车,机车在空旷的原野上飞驰了起来。因为速度过快,她两鬓的头发被卷出了骑士服剧烈地向后飘动着。

飞儿想起周翼教给她的驾驶心得:我们依靠机械因为它可以突破我们生命的极限,速度也是其中之一,想把机械的速度和你的感觉融为一体,那么你就要认真地去了解它,并且爱上它,只有这样你才能消除对速度的恐惧,并且使它成为你的一部分。

爱上它……爱什么的在这个地方会被经常提起,暂时爱一下倒没关系。秋飞儿紧贴着机车,她听着机车引擎的声音,身体感觉着震动,头脑里出现的是周翼教给她的引擎原理。秋飞儿能想象这部机车此时的状态,它的每一根“经脉”、“骨骼”,这是内。同时她完全开放自己接受外部传来的感觉,运动,风,景物的流逝,以及力量与自由。她可以做到的,车子可以做到的,渐渐地在秋飞儿心中明朗起来。

虽然秋飞儿得到了秋家的真传,但凭借人类的身体永远也无法体会这样的速度,似乎她驾御的是风。

真的很喜欢这种感觉,凭空想象无法了解,开放、感受、自由、亲密这一切都在速度之中,同时也明白自己割舍了什么,正是因为明白割舍才有幸福可言。

秋飞儿来到这里是为了生存,连年战乱的银河系变得自私而残忍,强者们为了自己高兴可以做出任何事,在这种世界里活着让她感到厌倦。她通过表姐秋水寄来的家书得知林动以及他的朋友都是“好人”,秋飞儿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她想和“好人”们在一起,她觉得只有进入”好人”的世界才能叫“生存”。现在秋飞儿住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镇上,生活、学习,一切都是崭新的,帮助别人,被帮助,不断有人提到爱、感谢、宽容,这些感觉已成为习惯。虽然在林动这边的学习并不轻松,但对习惯了修行生活的秋飞儿来说如同家常便饭。她是一名职业军人,这是从她出生就已确定的事情,林动与她一样,但他用他的力量保护了这块天堂,秋飞儿这样想着。

等她回过神,发现自己早已超越那辆邮件车……

上午的阳光明媚耀眼,似乎绿色的草地也闪动着光彩,以淡蓝的天空懒散的云为背景,一个姑娘把机车横在路边向他们挥着双手。看到这样的景象真是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司机们走下车惊讶地问:“你这是什么车?竟然能追上我们的高速邮件车?”

秋飞儿露出一个蛮成熟的笑容,用淡而亲切的口吻说:“你们应该问是什么人追上了你们才对,来,这里还有一个包裹,辛苦你们了。”

 

秋飞儿把车推进车库,尴尬地说:“林大哥……要换配件,好像引擎的散热片被烧坏了……”

这时她看到正与林动说话的不是客人,而是曾经来过几次的军中大官卫和,秋飞儿知道他是林动的老部下,每次来就只有一个目的,劝林动回归舰队。

看到秋飞儿进来卫和热情地打招呼,并与林动告别,秋飞儿听到他说“知道了,我会安排”。

送走卫和林动蹲在秋飞儿推进来的机车旁边,摆弄了几下后说:“这辆车明显试车过度……不但是散热片,引擎的寿命也会缩短,我们需要给人家换个新的。”

秋飞儿看着林动,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反正我们也要回归舰队了,你工资那么高,赔人家一个引擎也不算什么。”

林动站起身,看着秋飞儿笑了一下,说:“只这么一小会儿你就看清事实了?”

秋飞儿得意地说:“得看我师傅是谁。”

林动没说话,拉了两把椅子,给秋飞儿摆了一把,坐下说:“第二次银河与仙女之战爆发了,这场战争打得很突然,也许是远征军那边出现了什么变故。局势总体来说还可以,防御舰队在中路并没有完败,而我们第五星区由老将军竹广统军又有地利之势应该万无一失。但这次战争毕竟规模很大,张玫又是难得的帅才,我在这里偏安终归说不过去,就答应了卫和作为顾问到前线看看,要离开一段时间。我觉得你在和平年代做个军官也就行了,没必要参与这种无谓的战争,这场战争是一场人类内部的争霸战,这也是人类历史永恒的旋律,历史的齿轮既然已经转动了起来,也不是我们凭一己之力就能改变的。另外张玫并非残暴之人,严格来讲这不是生存之战更非正义之战。所以,我希望你留下。”

秋飞儿一直靠在椅背上听林动劝她,等林动说完,她坐下说:“你错了林大哥,你说人类什么的,我根本不关心。我就关心这儿,我们住的地方,我就关心我们以及邻居的生活,我是个自私的人,我是坏人,我和你一样是职业军人,我不管别人死活,我要用我的力量维护我身边的世界。再说,林大哥,如果我是你妻子,我就在这里给你看家,你想去那随便你,我等你回来,这是我的生活。我是吗?”

林动摇头。

“所以,你不必干涉我的选择,我要跟你去,你去做英雄,我跟着你,你修车,我留下。我的决定就是这样,你要尊重吗?”

林动点了点头。

秋飞儿露出一个胜利的微笑,伸了个懒腰说:“林大哥,机车就交给你了,我去准备行李。”

碰到秋飞儿,林动往往连话都说不出来,只好摇摇头拿起扳手干活。

 

银河系北方走廊湖之国星系晨雾。

第五舰队的战机有别于其他舰队的标准配制“闪痕”,因为第五舰队明确拒绝换装这种华丽的新机型。他们采用的机型仍然是在飞羽联盟生产的“蓝星战改五型”这种战机的原形来自于流星街,在一次战争期间经过蔚蓝所汇集的科学家们多次改造成形。战机的样子很差,它有一个别号“会飞的发动机”,与其说它是一种战机更象是一堆零件拼凑出来的东西,而且这种战机极其难驾御,即使尖子飞行员不经过长期训练也无法有效驾驶它。除了驾驶以外,生产也是一件难事,这种战机的生产竟然需要大量的手工调试工序,无法用智能流水线生产,需要大量有经验的工程师,所以产量受到了很大限制。这也是银河防务指挥部最终放弃它的原因之一,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李中不想把订单交给第五星区,让第五星区掌握舰队的主导权。

不过第五舰队的飞行员们对华而不实的“闪痕”根本不屑一顾,他们大多是参加过一次战争的老飞行员,他们知道这款新战机不过是自吹自擂的样子货,其性能不及“蓝星”的十分之一,所谓的一些超级数据,在实战中根本发挥不出来,真正有用的机动性和防御性很差是它的致命弱点。

北方走廊地区由一系列跳跃范围狭窄跳跃容量小的星群组成,在民用运输上这并不成为问题,在军事上却造就了此地易守难攻的特点。防守方只要建立先期预警机制就能利用狭窄的跳跃范围判断进攻方的进军路线,并在跳跃点严阵以待,由于跳跃通道宽度有限,进攻方每次通过多维曲空间的部队数量受限,无法利用数量优势冲垮防守方的阵线,处于相当不利的地位。北方走廊地带非常狭长,从第五星区经第七星区直到第八星区,主要有五、七星区间的流星街、第七星区的流水、湖之国三个关键性军事要冲。

一架架“蓝星”返回机库,飞行员们三五一群开始吹牛。

“这仗真没劲,对方就那么点儿人,只能被我们撵着跑。”

“是,整天东追西追的累死人,我一直以为司令部会把我们调去正面战场。”

“这你就不知道了,他们平时不是总鼓吹‘闪痕’是划时代的战机吗?说什么性能全面超越‘赤火’,怎么可能调我们过去。”

“那太好了,干脆我们第五星区独立算了,把第七星区也加上,我正不想为那些东西打仗。”

“行了,老弟,这不是咱们想的,喝一杯去,‘菊’那些手下败将我看今天是不敢出来了。”

“走。”

“手下败将”这就是第五舰队对远征军的看法,菊在北方部署的八个联队八千架战机从第五舰队到达以后就处于绝对的守势,而且屡战屡败屡战屡退,现在已经快退回塑月的领地了。这也难怪,毕竟他们面对的是性能不在他们之下,数量超过一万八千架的“蓝星”。本来张玫的策略是把第五舰队诱出拥有狭窄地利的北方走廊地区司机围歼,但是竹广并不上当,他充分利用狭长的地形展开防御体系,不要说这八个联队的战机就是张玫率主力前来也必然会陷入苦战。

也难怪飞行员们会感到无聊,第一次战争的胜者现在依靠地利来防御,这个战场的结果可想而知。问题只是什么时候总部调他们去和张玫的主力决战。

 

菊远征军主力舰队旗舰综合母舰三型“天使之翼”。

张玫说:“进来!”

朱雀行过军礼后走了过来。

张玫问:“怎么样?身体适应了吗?”

朱雀点点头。

张玫说:“今天找你来有重要的事情。”

朱雀表情严肃地看着张玫。

张玫示意身边的和风把星图打开,她指着位于北方走廊的冬之国对朱雀说:“这里现在是银河第五舰队的总部,湖之国是他们的第一道防线。他们现在利用狭长地带和前期预警来防御我们的进攻,你有什么办法?”

朱雀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要问什么都不懂的他,还是认真回答:“以银河系的战力来看,强行突破应该可行。”

张玫笑了一下说:“我给你提供一个确切的参数,以前我和这只舰队数次交手,他们越战越强,最后一次战役我们不分胜负,准确地说他们略占上风,因为我的姐姐兰心战死于那次战役。”

“……”

“不过他们几位最优秀的飞行指挥官离开了军队,另外其飞行部队的很大一部分在3年前他们自己的内斗中被消耗掉了,如果我率全军强攻还是有必胜的把握。但打这种硬仗所付出的代价我不想承担,朱雀你知道基诺拉神国吗?”

朱雀点头。

“和风你对这位键盘手透露一下内部消息。”

和风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我们对基诺拉神国的初步调查已经结束,他们的规模是我们的十倍,可以说他们是仙女系最大的种族,控制着仙女系的西部与中央地带。经我们的调查组分析基诺拉神国民风幽雅不似具有强侵略性。”

张玫笑了一下说:“我到不这么看,这个种族疆土如此巨大,本国又没发现任何异种族群,他们没有侵略性才怪。而且平议会的情报部门已经获得新的证据,表明基诺拉神国正计划摧毁我们。”

张玫站在星图前说:“所以我的主要注意力必须放在援助仙女系上,一旦仙女系战事爆发我们还想在银河站稳桥头堡,最好的方法就是,在这里……”

张玫指着冬之国:“决定谁才是王者!”

她又走近朱雀说:“我们毕竟是以技术为根本的国家,所以我想对付第五舰队那个木纳的老头子,还要靠你朱雀。”

朱雀没有回答张玫反而越过了张玫走到星图旁,把军事模式改成了物理。张玫朝一旁的和风微笑了一下,和风也奇怪地看着这个被称为键盘手的男孩。

朱雀回过头疑惑地问张玫:“王者可以采用奇袭这种手段吗?”

张玫与和风相视而笑。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