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一部分 散沙

十章 奇想

创世1642年9月,远征军中央军团完全占领了银河系第十星区诸国,并且向银河防务指挥部所在地第十一星区夏星进发。11日,远征军主力接近夏星。

银河防御舰队第四舰队旗舰“银色十字刀”。

沙鹰之战结束后,第二舰队司令兼中央军总司令胡雨因临阵脱逃指挥不利被暂停职务。第二舰队所剩无几的舰只补充到战损过半的第四、六舰队。第四舰队司令黄古告老,司令由在沙鹰之战中表现突出的左树接任,同时左树被授予银河中将军衔。

指挥部急令南方的第三舰队回援中央,第三舰队竟然以战事紧张拒绝执行命令。无奈实力对比悬殊,指挥部决定放弃第十一星区全线后退,不知为何司令部没有调在北方获胜的第五舰队回援。

为争取夏星军民撤退的时间,左树主动请命在夏星以外拖住敌军,简志得知这个消息后与罗立来到第四舰队见左树。

“左司令,你搞什么!这件事你应该和我商量,打游击是我的老本行,这次任务你要让给第六舰队来做。”刚一见面简志就劈头说了这些话。

左树笑了:“简兄,我并不是去送死的。”

简志问:“怎么讲?”

左树请两人坐下,“我正想去拜访简司令,现在正好,我是这样想……”左树看了一眼很注意他的罗立然后用手按住桌子说:“我认为远征军的主力已经转移了。他们进入十一星区以后推进速度非常缓慢,推进点分散,这不合理。现在银河舰队兵力分散,正确的战术必然是利用中路的胜利快速突进分割南北舰队然后各个击破。”

简志和罗立点头。

“但他们并没有这么做,似乎在维持占领星秩序上浪费了很多时间。所以我推断,它们并没有采用这种战术。我想他们对我们的中路和南路舰队并不关心。”

简志奇怪地问:“他们并不在乎我们趁机合兵在中路反击?”

“是的,我认为张玫的目的并不在占领,她的目标是第五舰队。张玫心里唯一认可的敌人仍然是‘蔚蓝’,这种想法在她见识过开发部鼓吹的‘闪痕’后应该更加明确了。”

罗立思考了一下说:“如果是这样,我们就拥有一个转机,北方走廊地形狭长利于防守,不便大部队行动,从第五舰队前几次的胜利来看,就算张玫率主力进攻也必然陷入持久战。只要我们与第三舰队汇合,在中路发动反击就有可能把张玫的主力围在北方走廊里。”

左树点头说:“确实,从张玫一贯的直来直去战法来看,罗参谋的策略是我们的最佳选择。问题是,我军新败士气低落,现在反击绝难取得战果,况且第三舰队那边又发生了问题。”

罗立与简志沉默着。

左树接着说:“我在第三舰队有个朋友,李木正在尝试与他联系,从正常渠道我们已经无法判断他们的意图了。”

简志说:“我想不通指挥部的策略,刚才我去指挥部希望调第五舰队的一部回来与远征军决战,又被楼野搪塞过去,这帮人到底知不知道战败意味着什么!”

左树看着他很温柔地笑了。

简志很尴尬地问:“您笑什么?”

左树说:“您是个好人,自然不会明白那些人在想什么。”

“左司令不用和我见外,如果没有你我现在已经战死了,我有考虑不周全的地方,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不用顾忌我的感受。”

左树收敛了笑容严肃地说:“简司令我想你也清楚,实际上我们的指挥部不喜欢第五舰队,甚至觉得它比远征军还要讨厌。第五舰队的军需品自己自足使我们的供应商赚不到钱,而且他们是一次战争的功臣,根本不把其他星区放在眼里,指挥部开始过于自信不想把功劳再给他们所以调他们去北方,现在让他们回来万一获胜,恐怕防御指挥部就要更名了。现在楼野他们的计划应该是撤退,先保存实力,让第五舰队和远征军拼个你死我活,最好是两败俱伤,有这种动机自然不会采纳您的建议。”

简志不敢相信地说:“左司令,这不太可能吧?这不等于自毁长城?”

“就是这样,您觉得银河系防御指挥部是什么?”

“我大哥简衡创立的防卫银河系的军事机构。”

“过去是这样。但是现在,实际控制指挥部的人是秘书长李中,他背后的集团是以银色十五为首的第三星区商人财团。我们防御舰队许多决策都是出于他们的利益,比如‘闪痕’的购入计划,比如引发这场战争的塑月渗透计划等等。”

“……如果我们战败,第三星区能独存吗?”

左树说:“他们到不这么想,这几年各星区军工发展很快,我们的常备军规模并不大。银色十五这样的国家拥有大量预备武器,如果把它们提到现役来,从数量上来说仍然足够组成一支能与张玫抗衡的舰队。”

简志先是点头,之后说:“这简直是胡来,他们等于让舰队的官兵送死,我们打光了,没有人,光有武器有什么用?”

左树说:“您说的很对,对我们来说这是很幼稚的一件事情,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船、物资、东西、这些才是一切,在他们的概念里人是最廉价的。比如,他们不懂军事,但他们却可以操纵我们,在他们看来有钱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上级军官用他们的心腹,士兵不过是炮灰,他们可以随时补充。”

“……”

“作为银河系的军人,现在我们只能执行总部的方针,拖住中路的远征军为总部以及民众争取转移的时间。我想远征军的实力已经削弱了许多,我完全可以用游击的方式同他们周旋,这种游击战不需要太大的舰队。简司令,后撤的安排就交给你了,就像您所理解的,人是最重要的,保护更多的人走吧。”

简志叹了口气说:“好吧,我是说不过你!不过左司令,千万保重!如果你们第四舰队撑不住了,我是没有信心坚持下去的。”

说完简志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左树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容。

 

船坞里一片忙碌的景象,第四舰队的官兵们正在准备游击战所需的物资。罗立突然说:“坏了,我把家族那支钢笔忘在左司令的房间里。”

简志说:“很重要吗?”

罗立笑了一下说:“您先去安排撤退的事情,我回去一趟,顺便在他船里转转,我发现这里很有秩序,学习一下。”

简志拍了他一下说:“最近真是够戗,晚上我请你吃饭,老地方,以后就没机会了。”

“好。”

 

“请进。”

罗立推开门左树正看着他:“我正想,也许你会回来。”

罗立礼节性地微笑了一下,关上门后坐在了左树对面。

罗立叉着手指说:“左司令对今后有什么打算?”

“和你想的一样,在当前状况下我们无法生存。你们离开了第七星区,我们舰队也将失去家园,早晚我们会被中央那些人排挤,成为炮灰。”左树站起来从冰箱里拿出一瓶50年的风之魂,倒了两杯递给罗立一杯。自己走到窗边静静地喝了起来。

罗立看着他侧面的轮廓说:“生存并不容易吧,过去的蔚蓝虽然赢了战争,但是他们在政治上失败了。”

左树转过身把杯子放在桌上淡淡地说:“现在的情况,只能采取非常手段。”

“你是说……”

“对付无可救药的纷乱,使用任何温柔的方法都不会有什么效果。他们的欲望已经超越了我们所能给他们的保障,目的过于自我力量无法集中,每个人的行动都被繁杂的欲望体系牵制着,什么也做不了。在这种局面下银河很可能会在菊面前崩溃,这种状态由来已久,蔚蓝那种在松散的结构上建立更松散体制的手段,终究无法长久。面对这种状况我们想生存只有一个办法,建立神佑的君权,我们要把力量集中在我们周围,并且给整个银河系带来秩序、信仰与新生。”

罗立明显感到自己的手突然颤抖了几下,虽然罗立生在一个由国王统治的国家,但左树说的可是另一回事,他并非要成为一位领主,而是统御整个银河的帝王,这种体制从创世元年至今从未出现过。这是条危险的路,可罗立与简志已经到了绝境,如果不依附左树这样的大冒险家,时局一定会把他们搅碎。

 

远征军旗舰综合母舰三型“天使之翼”战术会议室。

一位联队长发言:“我们的导航设备无法完成朱雀所说的超级跳,节点数量相差太多了。”

朱雀解释:“在一般情况下我们的确无法进行跨场力节点的跳跃,但正如我所说北方走廊是一个场力特殊区,它拥有一种很稳定的反向场暗流,利用它的能量我们可以创造出新的次元节点。”

另一个人质疑:“暗流的宏量没有任何可以遵循的规律,根本无法在次元中导航呀?”

朱雀说:“用手动的方法可以实现。”

“什么?手动导航?朱雀,这简直是……请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了吧!”

张枚示意和风打开播放器,屏幕上出现了一架正在进行跳跃的“赤火”用机载设备拍摄的画面,它的跳跃方式与众不同,并不是人们熟知的流程。在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运动后“赤火”滑入一段异常的多维曲空间,当屏幕重新安定后,人们惊异地看着眼前所出现的星球,作过研究的队长都清楚,那正是冬之国的美丽首都流水!

张玫说:“实际上,当朱雀向我提议他的计划后,他驾机试飞获得了成功,所以才有今天的会议。”

会场一片寂静,所有人的表情几乎相同,那就是惊叹。

“风险有多大?”有人问朱雀。

朱雀回答:“有些风险,如果是我,应该能控制在十万分之一。”

“但是你的技术太神了,其他人怎么能达到?”

朱雀回答:“如果对自己没信心,我设计了一种同步驾驶系统,只要简单的操作就可以与我的驾驶同步。不过仍然存在风险,如果手动部分与程序不配合就会坠毁在曲空间里,所以需要进行必要的训练。”

作为飞行员大家都明白朱雀所说简单的操作肯定要打折扣,会者不难,他之所以觉得简单是基于他已经把空间物理学融进运动神经了。但是事实已经证明这的确是一个可行的好战术,大家都点了点头。

张玫说:“好!作战计划就这么定了。就算有同步驾驶系统,这种跳跃的难度还是非常大的,我想你们选出最好的2000名飞行员执行这次任务。奇袭部队的总指挥是——飞行上尉朱雀!”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