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二部分 未被邀请的舞会

二十一章 闲谈

商船“幸运”号。

为了节约能源船上只亮着柔和的黄色照明灯,左树读着一本从夏星图书馆借来的历史书籍。虽然书皮清晰地标着还书期限,但这已经是无法实现的约定。

就像历史,生命中的缺憾也会变得平常。人们已经能够分清美好愿望与现实洪流的界限,并且小心地分离它们,使自己可以健康平安地生存下去。

左树翻书的节奏停了下来,只有灯光还在微微地闪动。他注视着一张作为书签的照片——左树与黄古一家的生活照。表面上左树与黄古一家只是淡然的交往,是一种彬彬有礼的同僚多于友情的关系。但在左树平淡的外表下面却隐藏着更深的感情,作为孤儿他经常会陷入黄古温馨的家庭环境中不能自拔,特别是在他救了黄古孙女之后,左树几乎变成了黄古家的一员,每次下午茶,每次帮忙做晚饭,每次给小姑娘讲故事,每次和他们发出的笑声,都让左树感到近乎奢侈的幸福。

左树把书合上,他明白,自己从没真正属于过什么地方,以及什么人。

敲门声想起,左树打开门,看到“幸运”号的所有人孔志友善到不真实的面孔,“你想不想看看我的镇船之宝?”他问。

左树点点头。

这是一幅巨大的枫叶粘画,整幅画用枫叶为材料制作,制作难度不小,光是收集和处理颜色不同的干叶就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更何况画作场景颇大,细节也很讲究。画作的主题倒是俗得很,中心站立一位武者,围绕着他的是数不清的敌人。武者只是一副空洞的表情,似乎他的心并不属于画中的时空。

孔志介绍:“枫叶粘画《风之魄》,宝物猎人兼收藏家南宫永赠送的,我一直不能相信用枫叶的天然纹理能拼出这样的画作,是不是很奇妙?”

左树点点头,问:“南宫永是那位传奇飞行员南宫清的父亲?”

孔志回答:“对,南宫清可是位大美人,她的气质不像飞行员,到像是银行家与艺术家的结合体。”

左树说:“你对她的评价很高嘛。”

“哈哈哈”孔志大笑了几声说:“与其挂什么《风之魂》不如送我一张他女儿的画像,商船上的男人不能没有美女作伴。”

左树淡淡地微笑了一下,他很赞同这观点,海军何尝不是如此。

孔志把左树让进饭厅,为他沏了杯茶说:“也有一眼看去就知道是飞行员的女人,过几天你就能见到她,如果她有画像我要挂到船头,吓唬海盗用。”

左树喝了口茶问:“长相这么可怕。”

孔志连连摇手,“不可怕不可怕,很可爱,甚至比南宫清更漂亮,但她可不是南宫清那种单纯的女人,她是林动的徒弟,我只见过她一次,看起来很温柔,但是瞬间就把我看穿了。”

“你怎么知道?”

孔志哼了一声说:“我虽然没有你们这种地位,但见得人可就多了,别的我不知道,她绝非普通人。”

“林动身边聚集了不少人才?”

孔志点头:“黑洞效应,林动、周翼、赵平、郑萧萧,这些人周围有一群很强的人,而且他们都是好人。”

左树表面上点了点头。他心里很不以为然,好人?强人?可是银河却一团糟,这些小圈子封闭自利,空有资源、思想,却不能惠及所有人,他们确实没有义务承担他人的责任,但是从银河的全局来看,这些人无疑是银河发展的障碍,甚至是敌人。

“左先生?”

“哦。”左树从走神中被拉了回来,“您说什么?”

“我问您冒这么大的风险走这么远的路见林动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左树笑了一下说:“你还真是直率,一般来说不该这么问吧?这只会给你增加危险。还是说因为我见的人是林动,所以你的防备降低了?”

孔志也笑了,“确实有这种想法,找林动的人一般来说会对我们这些商人有影响,左先生有没有什么建议给我?”

“如果您还没做军火生意,可以考虑一下。你在军队有关系,你们第五星区又有很强的军事工业,不久的将来武器贸易的垄断将被打破,很多地方都会需要你们的武器。”

孔志眼睛一亮问:“看来左先生有门路?”

左树点点头。

 

自治星联合体宇宙舰队,旗舰“勇气”号战列舰。

这是左树有生以来第一次登上隶属于第五星区的战舰,离岗官兵三五成群的在舰内闲逛,看士兵们的表情与举止很难想象他们正在经历人类规模最大的战争。机库里机械师们正把一架被打得残破不堪的战机吊起来,飞行员站在一旁说着什么笑话,把几个机械师逗得大笑。走廊里贴着餐厅的特色菜广告,还有电影院放映的海报,如果不是周围的人不时以军礼打招呼,左树几乎以为自己来到了一条平民的街道。

 

秋飞儿打开林动的舱门发现他躺在沙发上睡得正香,头下枕着一打公文。她走过去看到那些文件属于自治星联合体政府,有几张已经被压得皱成一团。秋飞儿叹了一口气,用力推了推林动:“林大哥,起来!”

林动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向秋飞儿做出拿东西的手势。秋飞儿气结:“你不是说我做的红茶象黑茶,以后都由你来煮吗?”

“噢……我太苛刻了……”林动说。

“……”

林动又说:“对方进攻了?怎么没看见卫和?”

“……萧姐介绍的那个联邦将领已经到了,你不是全忘了吧?”

林动摸了一下头说:“的确忘了,请他进来吧。”

“咳。”秋飞儿咳嗽了一下看了看周围,无奈地说:“怎么说也太乱了!”

林动站起来,象征性地看了看四周,“的确是。”

 

左树走进林动的办公室,里面的陈设出奇的简单,连水杯和办公用品都没有,他并不知道刚刚秋飞儿用桌布把所有东西都裹进了储藏室。

林动站在门口表示迎接,制服穿在身上有一种邋遢的感觉,也许是因为领口的扣子没有扣好,或者是不光鲜的头发,或者是因为一脸的没精神。但左树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这样,林动的样子还是很有人缘的,他给人一种莫名的亲近感,而他没有完全睁开的眼中有一种出奇的安定。

在他身边站着的女孩神情淡然,似乎对左树的出现并不特别在意,她与林动的眼神一样简单。左树知道这一定就是孔志所说的那位飞行员。

左树伸出手说:“幸会。”

“幸会。”林动握住他的手。

左树说:“听说林司令棋艺高超,这次来想和林司令下一盘棋。”

林动看了看左树,这个外表英俊的男人有着相当的气度,以至于人们几乎可以忽略他的相貌,而只去留心他的神情。他说话的态度很自然,可以看出他对周围的环境了然于胸。林动笑了一下对秋飞儿说:“你明天不是还有考试吗?那个战机驾驶资格的分级考试。”

秋飞儿看了看左树,随意说道:“好吧,我去练习一下,不过我这种程度还要练习有点儿太欺负考官了。”

“……明天测试的战机可不是大蝠几几改,只是普通的蓝星。”

飞儿边向外走边摆了摆手说:“哼,我可不是只依靠工具的人。”

林动看着秋飞儿的背影淡淡地笑了一下,对左树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在安静的空间中,响着清澈的落子声。

左树说:“与一个初次见面的人,默然下完一盘棋,林动真是名不虚传。”

林动用一个有点儿温暖的笑容说:“抱歉。”

左树说:“林司令对时局有什么看法?”

“时局……”林动专注地落下子后说:“这并不是我关心的问题。”

“所以银河系才有今天的局面,本来你有能力改变这一切。”

林动又说:“抱歉……”

左树说:“我并不是来指责你的,不过你现在身为第五星区的最高军事长官,如果不积极一些,战争可不会自己结束。”

林动笑了:“的确。我的看法是,我们很难在远征军和你们银河联邦的夹攻下生存。但是这种情况似乎并不会发生。”

左树说:“我们可能会被远征军第一个消灭,但是如果我们不存在了你们所依赖的地形优势也会消失。”

林动看了看左树,又把视线集中到棋盘上面:“是的,如果远征军从开阔地带向我们进攻,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很难抵挡,不过我想他们不一定能做到这一点。”

“哦?”

林动仍然把所有注意力集中在棋上淡然地说:“我从远征军的动向来分析,他们可能后院起火。所以他们所制定的战略应该是最大程度的打击和消耗我们的军事实力,如果可以消灭我们最好,如果不能的话,就使我们在短时间内只有防守的力量。”

左树若有所思的说:“这么说,远征军对我们发动的进攻并不是报复而是有目的的行动?”

林动说:“是的,就算第一舰队不愚蠢的孤军深入远征军也会对我们发动进攻。他们必须利用现有实力的不平衡来削弱我们的战斗力,从而使他们既能解决仙女系的问题又能在银河系站住脚。而银河防御舰队对局势的错误判断,给了他们一个全歼我们的良机,全歼第一舰队乘胜而下,我们的防线全面崩溃,又巧妙地突袭了流水,可以说现在的形势对远征军非常有利。”

左树点点头:“我现在收回以前对你的看法,以前我觉得你不过是个视野狭窄的人,现在我知道林动就是林动,有林动能做的了的事情,也有林动做不了的事情。”

林动默默地把棋子放下说:“嗯,比如你的这条大龙危险了。”

左树问:“虽然远征军现在的攻击大开大合,推进速度时快时慢不合常理,但仅仅从这点上无法支持你如此自信的结论。”

林动叹了口气说:“就算我再大方,也不可能一直透露军事机密,毕竟我们现在都有着自己的利益。好吧,基于你来的目的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情报部门,我们研究了对方的一切细节包括部队番号和战斗序列,当我拿到这些信息时,张玫的意图已经很清楚了。”

左树微微一笑:“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我想即使连路旁的报亭都能知道张玫的意图,但是我想也有人可以很自然地在纷乱的落雪中看清天空的颜色。”

林动又叹了一口气说:“虽然这盘棋你输了,但是一切都在你主导之下,你真是个大人物。”

左树奇怪地问:“哎?我输了?”

林动点了点头。

左树笑了笑说:“这么说,第五舰队愿意与我们并肩作战了?”

林动点点头说:“当然,你也看到了,我们现在被打得很惨。不过这到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既然我们面对共同的敌人,联合作战也是合情合理。不过,我想我们只能与你合作,我不会让我的官兵做无谓的牺牲。如果控制局势的人不是你,我会随即应变,银河联邦将面对一切可能。”

左树问:“你会转而攻击银河联邦?”

林动回答:“不排除这种可能,如果让银河百分之九十的星域都被菊所控制,到不如由我们来接管更好。”

左树叹了口气说:“果然输了。领军与下棋有相通之处吗?”

林动淡淡笑了一下:“有个朋友,她的棋艺一直略胜我一筹,我想领兵什么的应该不是她的爱好。所以说,我们都只是自己罢了。”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