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一部分 散沙

七章 沙鹰之战(二)

左树呆住了,战术屏幕的闪光在他瞳孔里激起了点点火花。李木怕他失态小声说:“司令?”

“嗯。”左树回过神来,转头问舰桥的军官们:“你们有谁参加过第一次战争?”

没人回答他,李木说:“我参加过,但那时黄昏之战已经结束,决战在艾加进行,林司令率领我们海军在侧翼支援,并没有与对方主力正面接触。后来在反蔚蓝战争中除了第五星区的旧蔚蓝主力保持中立外,其他忠于蔚蓝的舰队都被简衡率领的联军击溃了。现在参加过一次战争的老部队应该只有第五舰队,以及简衡之弟简志率领的六舰队一部。”

左树点点头说:“你们看,对方两架战机向第二舰队杀过去了。”

人们吃惊地向屏幕看过去,果然发现两个小小的符号冲出了战阵正向第二舰队的庞大舰群移动,不论是谁,任凭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战争竟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着。

左树说:“那两个点之一是远征军总指挥张玫,另一个是一架无名的‘赤火’。我参加过黄昏之战,但那时林司令同样回避了主战场,巧妙地击溃了远征军的盟军塑月帝国舰队,其实大部分银河系的海军都没正面与远征军打过这种级别的对战,一次战争是周翼统帅的第五星区战机部队打的。这是我们小看远征军的主要原因,不过,另一方面,这场战役是生死之战,也是荣誉之战,不论我们战胜还是存活,我们都将创造海军的历史,成为银河系的中流砥柱,因为我们的对手是名副其实的传说。”

没有人说什么,但包括李木在内的所有第四舰队军官都感到热血在胸中涌动着,这是在防务舰队服役多年所不曾体会过的。面对像流水一样的伤亡数字恐惧仍然无法挥去,但是他们也感到在第四舰队中是一种幸运,不幸中的万幸。

左树问李木:“我们的伤亡怎么样?”

李木回答:“非常大,在7分钟内战损已达三成,不过因为我们一开始就把重点放在了集团作战与防守上,相对其他两个舰队是最好的,第二舰队的战机只剩两成。”

“嗯,马上命令战机稳步后撤,加入舰队作战。”

李木说:“不等胡雨的命令?”

左树淡淡地说:“你没有注意吧?指挥频道已经沉寂很久了。”

 

左树说得没错,现在的胡雨已经忘了自己是谁。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他迎击的战机几乎被全歼。紧接着发生了更令他震惊的事情,两架战机向他的舰队冲来。不是他不想指挥,他指挥什么?对方根本是无敌的!

他的副官像李木一样提醒他说:“司令?”

胡雨只是问:“你确定我们派出去的是最先进的‘闪痕’?”

“是的,司令……”

“……司令,对方两架战机已经要冲进来了,我们准备迎战吧?”

胡雨所答非所问地说:“这不可能……”

副官无奈只好自己下命令道:“全舰队进入防空战斗体系,全力把来机击落,其中有一架是张玫的坐机,只要击落她形势必然逆转!”

 

“朱雀,你不用射击,你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就是跟着我并且躲避对方的火力,明白吗?”

“明白!”

张玫淡淡解释了一句:“并不是我不信任你,我的战机是一架超级战机。”

“明白。”

张玫说:“来了。”

伴随着她的话音,在寂静的星空中以他们为中心绽开了一朵光芒织成的百合花,大概有一千多枚导弹吧,这绝对不是虚构的数字。两架战机在光芒中穿梭着,好象是这没有空气天空中的一屡风,炸开的导弹仿佛一条绚丽的链子追寻着他们的身影向舰队划去。

穿出了弹幕紧跟着的是一片光雨,成千上万颗光弹的亮光几乎让他们睁不开眼睛,每一颗都是致命的。“西风”以优美致极的姿态在其中飞翔,朱雀紧跟其后。

 

舰桥上的人们被这个景象震撼了,以至于报告的声音好象来自另一个世界。

“敌机接近巡洋舰‘米拉’”

“敌机突破防空网,确认发射对舰爆破武器。”

“巡洋舰‘米拉’发生爆炸失去作战能力。”

“驱逐舰‘水鸟’被击毁。”

“巡洋舰‘彩虹’被击毁。”

“战舰‘勇士’受创,情况不明。”

“对方战机已经突破第5支舰队防区,战斗机能良好。”

“战舰‘白象’被击中,情况不明。”

……

“报告!对方已经突破指挥区防御!”

“巡洋舰‘斑点’被击毁!对方航向a2516与本舰有交汇!距离680星码!”

“驱逐舰‘怀疑’失去联系,距离我舰56星码!”

刚才还在指挥的副官也沉默了下来,整个舰桥失语了,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他们有种强烈的感觉,他们的对手是神,真正的“轻舞的死神”,现在他们开始明白一次战争中的所有绰号都不是玩笑。

很快,屏幕上的符号变成了窗外清晰可见的实体,在每个人已经停止的呼吸里,在每个人睁大的眼睛里“西风”和朱雀的“赤火”从窗外急驰而过。

 

银河防御舰队第四舰队旗舰“银色十字刀”。

李木说:“战机形成的战线已经崩溃,不过我们和第六舰队的战机都撤回了半数。现在敌军已经全面与第二舰队接触,率先突入的两架战机完好无损。”

左树说:“第二舰队的防御体系太混乱,现在过去只能使我们毫无掩护地遭受连锁打击。命令全舰队向简司令的第六舰队靠拢,失去了战机的机动力我们必须合兵一处,避免被各个击破。给第二舰队消息,请他们一定要坚持住,我们与第六舰队汇合后马上去支援他们。”

“明白!”

 

在“西风”从他们的舰桥掠过时,胡雨一下子回过了神:“撤退!通知全舰队马上撤退!”

副官说:“刚刚收到了第四舰队的联系,他们请我们坚持住,二、六舰队马上会来支援我们。”

胡雨说:“去他的坚持!他们明摆着是在玩我。”

“……可是现在敌军的阵型已经展开,如果我们后撤有可能全军覆没。不如按左司令的计划……”

湖雨瞪着他说:“我和左树谁才是第二舰队的司令?” “……”

 

全军攻至,朱雀终于松了口气,张玫带他来到一片安全区域。这时朱雀的双手已经丧失感觉,但刚才那次突击所造成的震撼将永远残留在他心中。

一个红色信号闪动,这是朱雀的个人频道,他的心跳突然加快了,那标识属于张玫,虽然全身乏力朱雀还是郑重地接通了它。

频道里传来张玫的声音:“还好吗?”

“还好……不过可能参加不了下面的战斗。”朱雀的声音依然很理性。

张玫的声音也依然冷淡:“抱歉,之前小看你了,觉得你不过是有好日子不会过的激进分子。你和姐姐很像,所以让你陪了我,说实话,我觉得你会死,但你没有。而且,我也没死,你说奇怪吗?那么重要,那么闪光的人,瞬间就消失了,而我怎样都能存活,这个世界可能坏掉了。”

朱雀不懂张玫在说什么,但他觉得张玫这一连串沉入湖水般的音色,在这个环境里,像梦一般优美。

“不过,既然你战胜了玄武,确实应该有这个本事。”

“您认识玄武?”

“当然,他是我最好的兄弟之一,他不叫玄武,是我为了配合你的名字给他的任务代号,毕竟你是稀缺人才,要保护一下。”

“……”保护?刚才不是说我死了也行吗。

“我很少能依赖谁,今天你与我飞了,想和我交往吗?”

朱雀知道自己没听错,但在这方面朱雀不过是个孩子,而且现在的气氛很特别,张玫的一切都这么不可思议,他觉得自己不过是巨大风暴面前的一棵草,哪有力量说出“好”来。

大概沉默了20秒。

张玫说:“这样,明白了,是简单吧,她是好姑娘,我注意到了。这样很好,毕竟你还有远大的未来,别被我的自私毁了。”

朱雀找不到词语来解释,也不想说什么客气话,他喜欢这样,在黑暗、冰冷之极的宇宙里,一颗毫无修饰的心,如同玫瑰般绚丽。

“飞行上尉朱雀,我现在命令你回舰休整,你用一架普通的‘赤火’跟上了我的‘西风’真让我刮目相看。”

“是,总指挥。”

“呼,你说话了,弄得我有点儿尴尬。好吧,暂时分别,有你在,我安心多了。上尉,在返航的途中小心那些迷途的小猫。”

说完“西风”用帅气的姿态做了一个侧翻,向发出好似城市繁华光芒的战场划去。

朱雀展了展自己发麻的手,呼出口气,看着“西风”消失的方向,泪水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