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五部分 留恋

五十二章 不知道

王东的“米拉斯”在天使之城被雷电导弹击中,战机碎裂,人侥幸活了下来,伤势严重。战役结束后左树没有惩罚任何一人,反而颁发了不少勋章,王东并不在乎这些,被人肯定是件好事,但唯一让他高兴的是收到了女儿的穿梭信件。

王东认为如果战争的范围只限于战士之间,那么这样的战争就是好战争,只要能保护女儿一切努力都值得。简志的第二舰队已经控制第六星区,女儿惨白的校服也换掉了,但是学校并没有恢复穿便装的传统,而是按帝国规定更换了新校服。女儿还特别在信中说明,新校服好看多了,很喜欢。

 

创世1644年9月3日,秋飞儿被任命为东线战场统帅,9月7日龙骑兵全团从龙星总部出发展开对远征军新的征伐。这是龙骑兵建团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出战,也是风、林、火、山、雷五个分团第一次联合出击。此时,乱云弓任团长的红龙火团拥有2532架战机“鬼”,由许凯任团长的绿龙林团拥有3211架战机“方阵”,由路大任团长的银龙风团拥有1343架战机“幼龙”,由柏器任团长的黄龙雷队拥有856架战机“工蜂”,由秋飞儿任团长的黑龙山团拥有3597架战机“煤炭”,龙骑兵全团战机总数为11539架,无论数量还是战力龙骑兵都不在远征军之下。

远征军也有诸多优势,首先是连战连胜的士气。在刚刚结束的流水之战中,由于远征军拥有只有己方才能使用的隐秘跳跃路线,联星舰队几乎成为板上之肉,本来占据地利优势的堡垒星球流水,变成不知道敌人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蜂窝煤。这样的战争毫无悬念,远征军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方向发动进攻,袭击后又可以安全撤退,联星舰队的“蓝星”机群被折腾得近乎崩溃,两军仅仅交战三日,联星舰队便败下阵来,撤退中又遭远征军突袭损失惨重。

远征军拥有的第二个优势是广阔的占领区。来自仙女系的远征军与标榜神圣正义的帝国军团不同,他们不用承担占领区的政治负担。远征军对占领区的实质管辖仅仅是一种维持当地最基本秩序的军事管制,如果出现匪盗远征军根本不认真调查马上给予单纯的歼灭。他们只在心情好的时候分发一下救济物资,除此以外对当地的种种诉求充耳不闻。实际上远征军的根据地就只有第八星区,他们把第九、七、六、十、十一的占领区仅仅视为单纯的战场来使用。所以他们绝对不会像联星舰队一样收复流水后进退维谷,远征军一旦发现自己没有胜算就会毫不犹豫地撤退放弃当前领地,这使得他们相比帝国或者联星都轻盈的多。这种收放自如给远征军提供了更大的战术空间,天使之城一役远征军正是利用地利优势击败了阿赫斯金。

远征军第三个优势,是远征军的统帅朱雀。朱雀是与张玫截然不同的将领,但其在银河系的威名已经直追“轻舞的死神”,现在银河系的官兵称他为“来自仙女系的鬼怪”。这个“鬼怪”创造了zk53之战、流水奇袭战、天使城之战的奇迹,他有能力把宇宙的力量与人类的力量结合起来,这种方式正是银河系人类最畏惧的菊的特性。每个官兵都不清楚朱雀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突然发动一场完全非对称的攻击,这种攻击依靠某种无法预知的强大力量,这样的恐惧心理正是朱雀带给银河系的最大威慑。

得知龙骑兵出动后朱雀马上从北方返回东线,并带走了北方大部分兵力,再加上从第六星区撤回的一个联队,朱雀总共集结了七千五百余架“赤火”,这些兵力足以与秋飞儿的龙骑兵相抗衡。当然,由于与龙骑兵的火团、风团交过手,朱雀对龙骑兵的战力丝毫不敢大意,情报部门制作的厚厚一摞龙骑兵报告就放在他的桌子上,而仅仅翻了第一页朱雀就愣住了。

朱雀心里立即出现三个大字——“赢不了”。我绝对赢不了这个人,应该把指挥权交给简单,但是简单就能赢她吗?不行。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在朱雀脑子里不断重复着以不知道为底色的空白,流星街的那些画面浮现在他脑中。

那是一场让朱雀记忆犹新的战斗,在那次战斗中朱雀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甚至可以叫它乐趣。朱雀的确感到快乐,因为他不再像一个牵线木偶一样思考,对方的一切都是无法预测的,这种事本来绝对不会发生。

不管是人类,或者其他生物,在战斗中都有迹可循,因为他们有目的,只要有目的就会有实现这个目的的轨迹。只要朱雀看清目的的本质,他就能预估目标的一切行动。不仅仅朱雀可以预测,甚至,朱雀可以把目的、轨迹编入他的机载计算机,这样这个没有生命的机器就能预测有生命的目标的行为,然后摧毁那个目标。这个过程不但丝毫谈不上乐趣可言,甚至还让朱雀产生一种想吐的冲动。

生命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隐隐地在心里浮动着,这不是一个问题,甚至,它是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就在对方被炸毁的花火之中。

但是她的行为是无法被预测的,不仅仅是行为,就连结果本身也不能被预测,就在朱雀认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对方却没有射击,她很奇怪,生命并不是那次空战中她的目的,她既没有执着地守护自己的生命,也没有执着地去夺取朱雀的生命,她要的到底是什么?不知道。

对这样的人,是无法战胜的,因为朱雀写不了程序。在灰子眼里程序是一堆看不懂意义的公式,而对于朱雀来说不是。程序不是公式,程序是一种对万物的理解。而对于无法理解的事物,朱雀什么也做不了。

什么也做不了,朱雀合上了那个只翻开一页的卷宗,望着它发呆。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