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四部分 橡树王国之初

四十八章 飞舞

创世1644年5月1日,橡树王国境内发生了一件影响历史的事件,一所学校的校长因收受了贩毒集团的贿赂竟然默许这个集团在校内贩毒,导致一名男学生因吸毒过量死亡。左树接到这个案件后震怒,当即下赦令直接处死这个校长。而这一事件并未因此了结,几日后又揭出这名校长向区议员行贿的证据,从而展开了对区议员的调查,最终发现这名议员是几个犯罪集团的保护伞,仅所牵扯的命案就达235起。

从这件事左树突然认识到他所建立的神领之国不过只是徒有其表而已,许多人仍然延续着旧有的生活方式,在体制与法律的漏洞里生活着。于是左树在前线发布赦命展开了一场空前的清洗运动。这场名为叛国者清除行动的运动越过了法律的界限,对一切违背宗教道德标准的行为进行打击,甚至逮捕了许多前段时间迁出领内的富商并判以死刑。

 

几名秘书处的军官跟在肖雪身后不断重复着几句话“您没有预约”“您不能进去”,虽然话是这样说但没有一个人敢真地阻挡肖雪,他们都知道肖雪是谁,也知道肖雪拥有怎样的特权。

肖雪不理他们,“啪”地一声推开门,质问站在书架前的左树:“这个叛国者清除行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一向很温柔的肖雪这个样子,左树并不奇怪,他看了看那些跟在肖雪身后的军官,用眼神向他们示意:没关系,你们可以出去了。听到轻轻的关门声,肖雪察觉到自己的冲动,她稍稍放开紧绷在脸上的表情,放低音量说道:“许多在危难时刻帮助过我们的人都被关进了监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树放下书向肖雪走过来说:“放心吧,我这就下命令给你绝对的权力,你可以干预这场运动,释放和赦免所有你认为可以释放的人。”

“我不要这种绝对的权力!你现在做一切事情都用赦命,使用强权,那还要法律做什么用?如果法律丧失了威信,用那些毫无标准的所谓神权道德来定罪,一切罪行不都要由人来裁决吗?你一个人有能力去评判整个国家的善恶吗?”

左树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他很平静地说:“你说得没错,不过现在是特殊时期。在战争时期,可以使用非常手段。”

肖雪的声音变得柔和,她说:“你这样滥用强权,不但你自己很难罢手,我们建立的整个体系都会失灵。所有人,他们全都会习惯于你的命令,而非法律。所有人都会去观察你的喜怒哀乐,而非你所倡导的神的正义,这会成为一种惯性,我们将很难重新把这样的体制恢复正常。”

“我说过这是一场战争,仅用宽容是无法治国的。你说得没错,我现在就是要发动一场打破惯性的战争,我要告诉所有的领民,他们过去的常识不管用了,这个世界不会再被贪婪和残忍所左右,凡是敢于对神宣战的人,我不会把他视为我的人民,他们是神的敌人。对敌人不能使用法律,必须使用暴力。”

“对罪不至死的人使用死刑,这不是一种残忍吗?”

“生与死都不是神给我们的最后裁决,死不过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中的一个状态而已。为了维护世界的秩序,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可以切换这个状态。”

肖雪睁大眼睛,张开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你……说,什么切换状……态?”

左树的表情也变得温柔,他说:“战争进行到现在,我们已经牺牲了无数的战士,包括无数敌人的战士。相对这些牺牲,那些罪恶的根源只不过付出了很小的代价而已。”

肖雪说:“但……这样做,你所有的理想……”

肖雪没能在说下去,因为左树用一只手搂住她的腰,他那有力的有些干涩的嘴唇已经接触到了肖雪的唇,肖雪用力地挣扎了一下,没有任何用处,便默默地接受了左树的吻。她的手随着这个吻渐渐向上移动,轻搂着左树的后背。

肖雪感到有些窒息,但一种幸福感不可理喻地吞没了她。这个吻结束后,肖雪以不让左树发现的幅度长长地吸着气。左树更抱紧了肖雪,而肖雪的手臂则从左树背上向下滑着。左树在肖雪耳边说道:“谢谢你对我说这些,我知道你是对的。”

肖雪没有回答,只是把滑下去手又重新向上移动。左树接着说:“为了拯救这个世界,你愿意嫁给我这个魔鬼吗?如果没有你,我不知道最终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肖雪轻抚着左树背上的骨骼,小声说道:“答应我,永远不要背弃你曾经追求的正义……”

“我答应你。”

“你永远不会解散议会、破坏宪法吧?”

“我不会。”

肖雪也抱紧了左树,在他耳边轻声而坚定地说:“我愿意。”

 

在阿赫斯金的第四舰队节节胜利的时候,秋飞儿指挥的龙骑兵从正面毫无悬念地击败了银河联邦最强的伍典舰队。实际上整场战役在乱云弓率领的火队杀入联邦第五舰队阵中时就已经结束了,劫掠如火的红龙军团是一支让远征军丧胆的队伍,对于他们来说联邦的所谓最强不过是纯种鱼腩而已。

现在龙骑兵的战机配置已经升级,虽然“幼龙”没有成为一种强大的多功能战机,不过通过搭载不同的模块新银河技术产业设计出多种适应特定任务的“幼龙”衍生机,这使得龙骑兵的战力大为提升。

红龙使用的机型被命名为“鬼”,是幼龙的火力与防御升级版,虽然在速度上有所牺牲,不过强攻敌阵的能力令人生畏。绿龙使用的机型“方阵”则在电子辅助与团队连锁模块上具有优势,当然单机作战能力也不弱,只是杀伤力相较“鬼”就差了不少。黑龙的“煤炭”是一种强大的格斗战机,适于对抗同为战机的兵种,但对舰对星球较弱。黄龙的“工蜂”是一种多功能的武器平台,可以挂载多种强力武器与电子设备,但是对战机能力相对最弱。而银龙的风队使用的仍为“幼龙”的原型改进战机,以速度与机动性见长。

击溃第五舰队后,龙骑兵没有对伍典的残部经行追击,而是很快地控制了第二星区全境,秋飞儿于5月3日进入第二星区首府烟波之海。

走在空无一人的联邦驻第二星区指挥部里,秋飞儿没有享受到多少占领者的乐趣。当然,她的本意是要体验一下这种据说人人都想追寻的快感。统治一切,控制一切,所有人都听命于自己,与其说是一种快乐,不如说是一种疯狂吧。秋飞儿心想,这种瞬间释放的神经病,可能是人类的一种天然的自毁倾向。

这时候她听到一个非常微弱的扳机声。

松林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但是指着自己太阳穴的枪并没响,他惊奇地发现桌子上坐着一位身穿黑色衣服的天使,这位天使正按着枪的机锤。虽然用蛮力会伤到这位天使的手指,但松林毫不犹豫地继续扣了扳机,并且用了很大力气。仍然没有扣动,女孩呆呆看着他的表情变成了微笑。又使劲扣了几次,依然纹丝不动,而女孩完全没露出任何费力的样子来,只不过脸上的微笑变成了大笑。

秋飞儿笑着说:“你还没发现吗?你不可能扣动它。”

松林说:“在我最用力的时候,如果你放手不是会看到更有趣的景象吗?”

秋飞儿止住笑声说:“如果是你会这样干吗?”

“我没你这么大的力气。”

秋飞儿若有所思地说:“真正的绝望吗?从绝望到有了一丝希望,到希望破灭,你希望我为这种低俗的情感而愉悦吗?”

“有何不可?”

秋飞儿稍微使了点儿力气就把枪从松林手里夺了过来说:“呆瓜。你死了谁给我洗衣服。”

松林愣了一下,终于明白了秋飞儿这句既混账又没逻辑的话,他笑了笑说:“你就是那位大名鼎鼎的秋飞儿吧?”

秋飞儿把枪扔到桌子上淡淡地说:“正是,你是那位?”

“我是联邦政府在第二星区的最高官员,同时也是联邦政府的安全与策略部部长。”

秋飞儿点了点头说:“看来你是个大人物。”

松林说:“我可以告诉你关于林动的事情。”

秋飞儿面无表情地问:“林大哥是你杀的吗?”

“不是。”

“你亲眼看见是谁干的了吗?”

“没有。”

“那你就不必说了。”

松林看了看秋飞儿,刚才玩笑的表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震惊。

秋飞儿好像丧失了兴致,淡淡地说:“你走吧,这间办公室被征用了。”

松林一言不发地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时说:“我会来向你讨今天的债。”

“嗯。”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