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二部分 未被邀请的舞会

二十七章 龙星之战(二)

“你的申请交上去了?”这是张关心的面孔,朱雀看得出来。

朱雀点点头说:“嗯。”

同学叹了口气,坐在了他的身旁,看着渐渐散去的人群轻轻地说道:“你是不是疯了,飞行部是一线战斗部队,加入飞行部和自杀没有什么区别,你是高材生,进入研究所的机会不是多的是吗?”

朱雀笑了笑说:“担心我了吗?看来你真是我这些年最好的朋友。”

“现在可不是奉承我的时候,你这是在留遗愿吗?”好友有点儿生气。

朱雀不管他,自顾自地问:“你说,飞行部的人是怎么回事儿呢?他们加入时是怎么想的?”

“飞行学院那些人我可理解不了。”

朱雀转着手中的水杯默默地说:“感觉他们一副很快乐的样子。”

“快乐?”

“嗯,他们为什么会那样,在工作以外的时间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存在。”

“……”

“所以……我想变成他们。”

 

加入飞行部和自杀没有区别,也许他们就是不想活了,为生存而拼命的人不明白那些本来生活优越的人干嘛来趟这片浑水。其实每个人都离死亡很近,故意接近它的人,与蓄意远离它的人,总在奇怪的地方碰头。

朱雀在下一秒可能被某种或者某几种武器击中,他没有时间去想多余的事情。

通信里传来张玫不紧不慢的催促,“有办法了吗?”

“想到了一种战术。”

“怎么做?”,只通过她的语气根本不知道张玫是不是真想知道。她也同样,在每一秒中杀人,也会在每一秒中死去。

“这战术,其实就是您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只不过我们把它扩大。这种防御战机有很强的瞬间机动能力,但显然这种机动不能持久,也就是说它们仍然是一种区域性防御武器,在广阔的太空中不过是靶子。现在,它们的可怕依赖银河舰队和战机压缩了我们的运动空间,相当于制造了巷战的形势,如果一直在这个战场作战,我们的赤火将会处于下风。”

“你说的扩大化指什么?”

“想重新取得战场的优势,我们必须创造出空间,我们要改变既定的自由应战战术,改为集团应战。组建两组有能力撕开防御战机封锁打开空间的尖刀部队,而攻击队跟在尖刀部队后面利用尖刀部队创造出来的空间攻击防御战机与敌舰队。这个战术一开始会很困难,但是随着敌机数量的减少口子越来越大,最终对方的防御体系会崩溃,那时我们就能完成全歼敌军的目标。”

“好主意,既然对方的目的在于限制我们的速度,我们就只有硬闯出速度来,只要拥有施展速度的空间,我们的赤火仍然是最强的。”

“就是如此。”

“你说要组建两组尖刀部队,另一组由谁来带领,还有谁有能力对付这种难缠的防御战机,如果尖刀部队起不到尖刀的作用,那整个阵线就会崩坏。”

朱雀回答:“另一组我来带领,我观察了您的作战方式,可以把这种有效的方法教给队员。在这样复杂的战场中我们最少需要两组队伍才够。”

张玫竟然犹豫了,“你去?”

朱雀说:“没有时间了,再这样下去我们的队伍会被切割。”

 

第四舰队第一支舰队旗舰“三叉戟”。

金的舰桥很具戏剧性,二十分钟前金还带着大家集体欢呼过,现在气氛凝重得一塌糊涂。金已经清晰地觉察到了胜利的气味,米拉斯防御战机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不但完全抑制住了远征军的攻势,照此下去甚至可以把他们切割绞杀在自己阵中。可是就在这时菊突然转变了战术,把分散攻击的队列集中了起来,现在杀入的机群分为两大股在整个舰队阵中横冲直撞,刚刚还占尽优势的防御战机现在不要说攻击,就是防御舰队也变得很吃力,这些人真的是战争之鬼,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找到米拉斯战机的弱点。

虽然金急切地调动所有力量封堵两股敌机的前路,但非但丝毫不能减弱他们的推进,还造成了巨大的战损,面对这样强横的攻势,金多少有点儿慌了,毕竟他并没有参加过这样规模的战争,照此发展下去位于关键位置的他的第一支舰队就要崩溃。

此时左树的通讯传了过来,第一句话是:“做的好,金,米拉斯战机显然发挥了作用。”

金马上回报道:“但是菊突然改变了战术,现在我这里压力很大,我无法抑制对方的运动。”

左树说:“你做的已经很好了,如果你能抑制住他们的运动,那么我们就赢了,这显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对方的策略实际上再普通不过,任何人都会如此应对,让我惊讶的是他们的战术能力,他们面对着第一次碰到就让他们落于下风的防御战机,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在格斗中扳回了劣势,这实在是非常恐怖的能力。对我们来说这是一种硬碰硬的打法,只能说他们的实力超群,他们凭借自己的战争技术打破了我们的阵地优势。你不要着急堵住对方,而要把精力放在阻塞上。简司令的第六舰队已经向对方母舰群发起进攻,这样你的压力就会减弱。记住,一定要拖住对方,一层层地削弱对方,我们既然打阵地战,核心的战法就是坚韧战法,你一定要稳住阵脚,如果你顶不住,整个战线就会崩溃,我们第四舰队的纵深部队,现在也全部交给你指挥。”

金郑重的回答:“了解!”刚刚那瞬间的动摇之心,在这次通话后已经完全消失了。

 

左树问身边的李木:“你觉得我们形势如何?”

李木说:“金的压力是最大的,远征军正在以他为突破口突进,而简司令的第六舰队在运动战中显然也占不了多少便宜。照这样下去,恐怕战线瓦解只是时间的问题。”(所谓运动战指舰队不断进行时空微曲的追逐战,没有强大的战机团队近距离锁定敌方的微曲,无法取得满意的战果)

左树点头:“但是在这个时候如果让第六舰队与我们合流,只能使远征军兵力更集中,那样米拉斯防线瞬间就会瓦解。”

李木点头。

左树自言自语着:“空间,空间!这是空间的争夺战,我们必须尽全力压缩远征军的空间,只要他们慢一点,我们生的机会就更大一些。现在是使用那些弹药的时候了,通知地面防空师,向任何远征军出现的空间实施密集攻击,不要怕浪费弹药,我们不是要打中他们,是要尽可能的压缩他们的活动区域。”

“明白。”

左树又说道:“现在就看冷风能守住地面师多久了。”

 

“这帮富人!”传说在频道里对朱雀大喊:“这里完全被对方的防空导弹填满了!我们没有立足点,只有再杀入对方阵中!”

朱雀回复:“这样下去对我们很不利,我们的速度已经被拖滞下来,传说把你的中队都调进突击部,我们战损过大!”

“明白!”

在另一侧张玫也正在频道里面大喊着:“和风,我需要你摧毁他们的防空师!这些防空导弹正在救他们的命!”

和风用近乎崇敬的语气回答:“总督,这支小舰队太顽强了,我们已经击毁了他们近一半的舰船,他们竟然一步不退,死守着星球。”

张玫说:“等你全歼他们后,你怎么祭典都可以,现在你必须全歼他们,摧毁地面部队!否则,来年的今天就是他们祭典你!”

“明白!”

就这样,龙星防御战正在演变成一场大混战,混战中的每一环都决定着全局的发展。战争打的如此艰苦是张玫没有想到的,不仅仅因为对手获得了一种新技术,对方的战斗意志和纪律性与之前的中路军相比也有着天壤之别,很显然他们为这一战做了绝对充分的准备,而远征军这边忙于应付北方的第五舰队,多少有些轻敌。因为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有余力分兵攻击自己的母舰群,张玫把母舰群摆到前线的做法显然失策了。现在简志率领的第6舰队吸引了远征军众多兵力,而因为对方进行运动战,想彻底击溃第六舰队并不容易。在第四舰队的主战场,舰队与龙星的防空部队互为掎角,虽然远征军对第四舰队使用了两倍于第六舰队的兵力,仍然陷入了苦战。如果采用惯用的藏起母舰的战术,那么现在就可以集中兵力优先突击龙星的防空师,再回头对付第四舰队的防御战机,而第六舰队的“闪痕”只需要更小规模的部队就能牵制。

 

第四舰队旗舰“银色十字刀”。

李木很担心地报告:“冷风快坚持不住了,第二支舰队已经损失了1700多条船,接近崩溃。”

左树点点头,没说什么。已经到极限了,对手实在太强大。用尽了所有的谋略、资源、科技甚至是意志,最终取得了现在这种胶着的形势,而这种胶着随着时间的推移,正在缓慢地稳步地向远征军倾斜。

左树松了口气,坐在了椅子上面,用手指轻轻敲着桌子看着战术屏幕。李木无法理解他现在的心情。

左树知道,他已经没有命令可下了,他现在连一架闪痕都无法调动,他非常清楚整个战场的局势。他不敢与冷风通讯,冷风的韧性让他震惊,这是位视死如归的将领。

输了。结束了。本来我就一无所有。一直以来不就是这样吗?没什么大不了,去我该去的地方而已。

不对,不对,不对,有哪里不对。哪里不对?一切都要消失了,一切?我会输?我的一切都要毁灭?不,不,不,我还有机会,我不能让它发生。我的愿望不能毁灭。

左树一下站起来对李木说:“李中还没有回复我们的求救通讯吗?”

李木愣了一下说:“他不可能回复,现在战争的发展最符合他的利益。”

左树点点头说:“你直接联系第五舰队,请伍典马上支援我们。”

李木说:“如果直接联系第五舰队,这样我们与伍典的私交就曝光了,这对伍典很不利,如果他不动的话,我们将会永远失去他。”

左树说:“你说的很对,现在保持沉默,如果我们获胜,我有很大自信争取到伍典,问题是,我们现在必须赢,已经没有办法了,那怕只有千分之一的机会也要尝试。联系伍典,如果他不回复就重复联系,我们要迫使他马上做出选择,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悠闲的mvp资格。”

“明白。”

左树问情报官:“北方走廊没有任何消息吗?”

情报官回答:“远征军主力南下以后,北方走廊没有发生过任何战事,联星舰队一直按兵不动。只在早些时候佯攻过一次,没有给远征军造成任何压力,丝毫没有为我们牵制远征军的意图。”

左树皱了皱眉想,如果按林动的判断远征军意在打垮银河的军力,那么现在采取旁观的姿态只能使我们被各个击破,如果他真是一个可以洞察远征军意图的人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李木走过来打断了左树的思路,他表情严峻地说:“在第三次尝试通讯后,伍典切断了与我们的一切联系。”

左树说:“我们的信息已经传到,之后就看他的选择了。马上联络简将军,让第六舰队回援,在冷风崩溃前,一定要守住龙星。第六舰队回防后,金的压力将成倍增加。帮我接通王东,现在只能希望米拉斯还有潜力可挖。”

李木默默地点点头。

这时导航参谋突然喊道:“有新的跳跃反应!舰队规模!”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