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二部分 未被邀请的舞会

二十五章 未被邀请的舞会

所谓战争,就是那么回事。世人总是给它戴些高帽子来显示自己的高深。没什么好高深的,它既不是人类进步的动力,也不是什么愚蠢的事情。有人说希望永不再战,可他又不能像个圣人般活着,这就是矛盾。战争因欲望而存在,也因反抗而存在,想消灭战争的不仅仅是圣徒,还有暴君以及奴隶主,先强加了掠夺与残忍,之后鼓吹和平,家常便饭。

它是残忍的,可惜人类这种生物太过渺小,不经历几次残忍便不懂得妥协,总是单方面希望一切对自己有利,希望他人屈服于自己,只要这种想法还存在一天,战争就不可避免。

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意识,即使在战争中也随处可见,只有真正的大师才会明白,自己正要参加的永远是未被邀请的舞会。

 

远征军综合母舰“天使之翼”,张枚主持的作战通讯会议正在进行着。

张枚还是一副很疲惫的样子,如果不是战场中的强悍支撑着她的形象,远征军的军心可能早就四分五裂了。

“我们的策略就是这样,大家明白了吗?”那口气就如同“不明白也不要问,我才懒得回答”。

没人提出异议。

“敌人的情况,由和风来说明。”张枚把话头推给和风。

与张玫懒散的语调不同和风正了正音色说:“驻守龙星的是银河联邦第六、四舰队,战舰总数四万条以上;战机数量三万左右,型号‘闪痕’;两个舰队的总指挥是左树。对方的意图可能是依托行星展开防御战,行星上部署了两个防空师,弹药充足。”

张玫补充说:“从数量上来看对方不足为惧,但这个左树并非等闲,他所率的这支部队是银河联邦的精锐,你们很多人与他交过手,几次三番未能全歼他,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击毁龙的一翼,孤立北方的蔚蓝舰队。”

和风继续说:“考虑到他们的攻击力不高,所以我们会把母舰调到一线,这样我们就要做车轮战的准备。请大家记住,我们这次作战的目的不是夺取龙星,而是全歼左树舰队。”

“明白!”

“另外,银河联邦的第一、二、三、五舰队很可能会进入战场,虽然我们的情报部门分析李中出手的概率非常低,但是我们还是要部署十个联队牵制李中。如果龙星的战局顺利,我们就顺势重创一下联邦舰队,虽然李中的舰队战斗力不强,但是为了剪除长远威胁,挫一下对方的士气很划算。”

 

会议结束后,张玫淡淡地对和风说:“小妹,这次进攻把简单和朱雀他们大队编进我的直属。”

和风暧昧地笑了一下说:“总督果然对那个朱雀特别重视呢。”

张玫也笑了笑说:“嗯,几天没见他就浑身没力气。”

和风吃了一惊问:“真的?”

“差不多吧,我已经把他看成姐姐的替身了,只是我们的关系还没那么好。”

“您可不要横刀夺爱,简单已经陷得很深了。”

“知道,知道。”

 

银河联邦第一、二、三、五舰队,第一舰队旗舰“阿尔梅茨”号战列舰。

舰队十万余艘舰船的灯火就好象一条新的银河,望着这样的景象李中感慨地说:“这就好象一场盛大的舞会,整个银河都在为我们银河联邦诞生而舞的盛会,而我们现在就站在这历史舞台的中心,松先生有何感想?”

李中满怀期待地向松林看去却发现松林望着星空正在出神,松林回过神来,语气虽然依然平淡但是包含了几分尴尬在里面:“的确让人惊叹,乱世出英雄。”

也许是心情格外好,李中对松林的心不在焉并不介意,而且还调侃地对松林说:“松先生一定还为前些日子的失败耿耿于怀吧?”

松林回答:“您是说龙星指挥部遭袭那件事吗?那场袭击并不是我安排的。”

“哈哈哈!”李中大笑了起来,松林向李中偷眼看去,李中很舒怀地说:“松先生不必隐瞒,你跟随我多年,对你的忠心我是了解的,你始终不放心简志和左树想为我把他们除掉,不过你深入对方地盘最后落个满盘皆输。松先生放心,这件事我是不会追究的,区区简志,只是这场舞会的一个配角。如果连包容一个配角的胸怀都没有,如何能做大事。”

松林连忙应诺:“是,是。”

 

银河的北方,另一些人正在向会场前进。

远征军第七星区前哨。

“发现大型舰队冲出流星街,识别为蔚蓝舰队主力。”虽然蔚蓝联盟已经解体多年,但是仍然有远征军的老人把联星舰队称为蔚蓝舰队。

“这帮可恶的家伙,我们的主力刚刚调走他们就来进攻,快通知基地做防御准备。”

“您来看,对方这是在做什么?”

后勤部的军官走到监视台前发现联星舰队绕了一个奇怪的圈子后又向流星街方向返航。

“奇怪的行动,先向基地做报告吧,这已经超越我们的理解范围了。”

 

自由星联盟(官方简称‘联星’)宇宙舰队主力,旗舰“勇气”号战列舰。

“迷惑对方的机动似乎已经成功,远征军并没有派出侦察机。”情报官报告。

卫和对林动说:“如同你所说,远征军竟然真的使用我们的探测系统,这样做也太冒险了!”

林动解释:“远征军在流水奇袭战后马上就对我们发动了连续进攻,一定是使用了我们的探测网。不过,更换新的情报硬件应该就在远征军主力转移的这几个星期,还好我们赶上了。”

卫和说:“驾驶隐形战机潜入,接入探测终端,用我们事先留的后门植入欺诈程序,想不到飞儿也能完成这样精细的工作。”

林动笑了一下,“你的夸奖我会帮你传达的。”

卫和连忙讨饶:“你别害我了,本来她对我印象就不好,我可不想得罪咱们舰队第一高手。”

舰队机动参谋巴特打断了他们轻松的谈话,担心地询问:“我们这样做并没有自由星议会的授权……”

林动点头,“嗯。”

卫和帮林动解释道:“这也是不得已,如果坐以待毙只能被菊各个击破,我们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帮银河联邦,反而是借助它们摆脱我们自己的困境。既然在银河系里菊是最强的,那么弱弱连手就是必然的选择。”

巴特点点头,一副只能如此痛下决心的样子。

林动没再说什么,默默地拿起茶杯依坐在指挥台上轻轻喝了一口。

这时舰桥上突然响起了欢呼的声音,原来舰队已经成功穿过了远征军的探测网正向第七星区深处驶去。舰桥上的人们高兴地看向林动的方向,那眼神明白地在说“能在林司令的舰队工作太好了!”“我们不会输!”

一种化不开的情感侵入了林动的内心,他并不想承担整个宇宙的责任,他并不想做出决定性的决策,拥有力量的人,更容易犯下灾难性的错误,可是联星政府里已经没人能向前走这一步了。林动感到一种熟悉的孤独,一种无法被封印的孤独,不过他还是不动神色地下达了命令:“全舰队严格执行电子静默,我们将进入最偏僻的航道,从现在起我们要从宇宙中消失。”

情报总长卫和点头回答:“明白!”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