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二部分 未被邀请的舞会

十五章 独立或效忠

路大说道:“林司令确实了不起,他来以后一切都变了,有种不可能输的错觉。”

乱云弓说:“你也知道是错觉?”

“哈哈哈,弓姐,我现在已经很少肆意妄为了。”

这时乱云弓向远处的停机坪挥手大喊:“飞儿!凯子!”

秋飞儿和许凯朝他们走过来,乱云弓迎上去靠在许凯身旁,秋飞儿则站在路大一侧。

路大高兴地说:“谢谢飞儿,你的掩护帮了大忙。”

飞儿对他笑了笑。

许凯说:“咱们飞儿越来越有大姐的架势,靠得住。”

乱云弓使劲点头。

这时秋飞儿突然从旁边的机械师那里要过一条毛巾向远方抛去。

柏器伸手接住,向飞儿示意后,擦了擦额头的血迹。

乱云弓说:“你眼力真好,不愧是习武之人。”

秋飞儿说:“有时间我教你。”

“太好了!”

这时柏器加入了进来,五个人走在一起,笑声在机库里响起。

大家聊得开心,实际上这种空闲也属难得,第五舰队遭到沉重打击后能投入战斗的人员和物资不到五分之一,张玫在第一时间发动了对他们的追击,根据这种情况林动请竹广带领大量无法战斗的舰只和伤员返回第五星区休整并重新集结,自己率领还能战斗的部队驻扎在流星街利用这里极端复杂的地形与对方周旋。几乎每天都有战斗,就是在号称银河最险恶的流星街,远征军也没有放弃全歼第五舰队的努力。

进入自己的房间后秋飞儿长长的吐了口气,一头栽倒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手紧握拳头然后慢慢地放开。

当、当的敲门声响起“飞儿在吗?”是林动的声音。

飞儿打开门,林动把一个军用饭盒放到桌上看着她说:“在食堂碰到王勉听说你们队回来了,正好有你喜欢的牛肉拉面,怕卖光就给你带了一份过来,吃过饭了吗?”

飞儿在桌旁坐下,打开饭盒喝了一声彩,说道:“没有,没有。正好我懒的下去,累死了。”说着就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她抬头看到林动要走,赶紧说:“林大哥陪我聊会儿天,我们好久没说话了。”

林动在她对面坐下,说道:“哪有好久。”

“林大哥,打完仗我们还回青河吗?”

“我们?我已经没什么好教你的了,如果你确实喜欢做一个飞行员,就留下吧。”

“我现在已经不执着那些,林大哥会回青河吧?”

林动点点头。

秋飞儿吃着面说:“那我也回去,青河很好,而且我们挣了这么多工资,还可以把店扩大不少。”

林动看着她说:“青河可没有多少好男人,你在舰队里不是认识了不少朋友?”

飞儿高兴地点头:“对,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人很好。如果战争结束大家都没死,就还是朋友。也许以后又有战事,我们还可以去帮忙。”

“那男人呢?”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我这么有魅力,我就怕男人爱我爱到得病。”

两个人相视,同时笑了起来。

飞儿蛮正经地说:“我喜欢青河的男人,特别是不解风情的。”

林动奇怪地看着她。

“可找到你了。”卫和出现在门口。

林动无奈地说:“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吗?”

卫和说:“没有看别人吃饭的时间。”

林动无语,秋飞儿笑了起来。

卫和把一份电报递给林动:“恭喜了,你刚刚被新成立的第五星区自治星联合体任命为海军大将,统帅整个宇宙舰队。”

林动看着电报说:“是吗?这么快就拒绝了银河联邦的合并要求。问题是我们的舰队刚刚被击败,他们到是很自信?”

卫和说:“你这个军神率领一支这么小的舰队就挡住了远征军的进攻,他们当然不会向那个什么狗屁联邦低头了。”

林动看看飞儿:“挡住远征军的人可不是我。”

他又对卫和说:“事实上我们与联邦接壤的星域没有地利可言。”

卫和说:“你也要承认,如果由这个联邦指挥,银河系很快就会彻底崩溃。”

林动淡淡地笑了一下说:“这个……我想到不一定。”随后他吐了口气:“如果站在他们的角度我也可以理解他们的决定,人类的尊严还是一件很宝贵的东西,我们有理由为它而战。但是,说实话,更明智的决定还是卧薪尝胆吧?让我们这只残破的舰队当此大任,可是份长期又辛苦的工作。”

卫和也笑了:“这要怪你和周翼他们,正是你们让第五星区诸国保留了尊严与荣誉,现在由你们来维护它也是理所当然的。”

“……”

 

银河系第三星区振翼之国龙星,第四舰队旗舰“银色十字刀”。

“被干脆地拒绝了吗?第五星区还真是骄傲,我想这源于对林动的盲目崇拜吧。”左树说。

李木说:“根据情报,林动现在率领的舰队只有战舰3000多艘战机不足5000,但是他利用流星街的复杂地形挡住了由远征军精锐部队发动的连续进攻。”

左树点头:“毕竟是曾经击败菊的人,有令人敬畏的实力。但是只要他还在第五星区就不会有太大的作为,那里是个只关心自己死活心胸狭窄的地方,当年如果把菊彻底击败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

李木说:“除了第五星区,第一和第二星区到现在还没有表态。”

左树微微一笑,“就像那位敏锐的记者所说,现在整个银河的关键不在别处就在我们这里。”

李木说:“我现在是否与这两个星区取得联系?以第一第二星区为依托再加上第六舰队的力量,我们的胜算很高。”

左树说:“如果我们这样做那么银河的赢家只有一个——张玫。我们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实力打一场内战,经过休整后远征军马上就会对我们发动大规模的正面攻击,就算我们全力应战也是落在下风。”

“您是说?”

“是的,我们的选择只有一个认同李中的统治权,并且全心全意地配合他与菊作战。如果不这样做我们所有的梦想都要在这里破灭。”

“……”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同第六舰队保持最紧密的联系,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核心,接通简将军,我要与他会面。”

“是。”

 

听完左树的意见简志既敬佩又担心,听到第三舰队夺权的消息后他的第一反应是马上讨伐李中,然后才想到应该与左树商量一下,想不到左树竟然要纵容李中这毫无道理的私欲,他怎么都无法认同。

简志说:“你这样做是不是也太理想化了?虽然我赞同你说的大局和大义,但是李中这样做完全是出于他的私欲,如果随便一个人站出来说自己是元首之类,因为畏惧战争我们都给予认同那不是太可笑了?我看倒不如由张玫来统治更好一点!”

左树向罗立看去后者朝他微微地点了点头,左树心里长出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没有看错人,之前提前向罗立摊牌这个决定算是做对了。

左树站起来走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星海说:“简将军,就这个时间吧,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简志看着左树异常的举动和语气,知道他要对自己说些重要的事情,神情专注了起来。

“我之所以建议暂时迁就李中的政府,并不是因为我要向他妥协,而是实现我心中理想的必要一步。”说着他看着简志的眼睛,眼中有一种难以捉摸的平静。

“我的理想是统一整个银河系,建立以宗教为核心的君王政体。”

除了简志以外李木也是第一次听到左树的这个目标,但他与表情震惊的简志不同几乎看不出任何神色的变化。

左树继续说:“现在的人类没有信仰,唯一支撑我们活下去的是自身的欲望,而这种具有零和性的弱肉强食价值观正在瓦解整个世界。很简单,对于一个个体来说所有人都是敌人,没有伙伴只有出卖与交易,道德被包装成奴役的工具,什么叫奉献?奉献就是要士兵为了在统治者后院添株奇葩献出生命。我不知道远征军是不是一开始就策划了进攻,但这场战争确实是银河系发动的,奉献了这么多人,不过就是为了权利的游戏。忠诚、奉献、责任这些观念我们的上层没有,他们拿着巨大的好处,日复一日地说谎,他们的懒惰和残忍令人发指,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简志惯性似的问:“那是?”

“可怕得是所有人都认可这种价值观,人们觉得这样天经地义,现在他们压迫我,因为他们强食,有一天我强了,也一样。这不是谁的问题,是整个人类的问题。要改变这种价值观,需要强力统治,虽然我们不能把控全人类的道德,但我们可以约束自己为他人做出表率而不是说教,我不期待这样的国家永世长存,但在这个阶段,我认为没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了,统一与强权。”

简志说:“听起来这比李中的政权更加直接,他们甚至还有个幌子。”

左树笑着点头:“是的,现在连我也不能完全信任自己,但是我不想再重蹈蔚蓝的覆辙,就算我注定成为恶人,也要做这件事,这就是我的理念,简将军认为如何?”

这番话实在太震撼,简志一时间消化不了,他向身边的罗立看去,罗立表情严肃地对他点了点头,显然罗立的态度是支持左树。

简志突然大笑了起来,笑声非常豪爽。

“遇见你这样的人我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虽然我也是从君主制国家出生的人,但你的气魄还是让我目瞪口呆!其实我对政治一窍不通,也不知道怎样才算是好的政体。所以,如果你愿意推翻李中那种胡来的政体,我愿意支持你。政治上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既然你有收拾这个烂摊子的气魄,我们还能奢望什么呢?”

左树点点头。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