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m Works

创世1642年的战争

第一部分 散沙

十二章 流水奇袭战(二)

从塔台燃烧的烈焰中穿过,简单做了一个侧翻把一架处于低空中的敌机打得凌空爆炸。由于战机拥有可以抵御核爆冲击的场盾,近距离的穿刺攻击是最有效的歼敌方式。

想不到最难缠的对手竟然如此无力地在她机翼下面被毁灭,这样一来战争也快结束了吧。

她接到作战计划时真有点儿瞠目结舌,比她得知这场超刺激的奇袭战由朱雀提议并指挥还要吃惊。这个计划实在太复杂了!而且她完全搞不明白……简单甚至不知道自己要完成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朱雀把两千人的队伍分成一百个小队,每个小队竟然有一套只属于自己的独立作战方案。作战计划非常详细,集结位置攻击时间,首先攻击点,备用攻击点,在什么情况下需要立刻转移攻击目标,在什么情况下呼叫友队支援,都清清楚楚。当然,如果仅是这样到也没什么特别,特别的是他们还得到了一个目标评级系统,它可以根据本小队与其他小队任务完成情况更新攻击目标的等级,如果第二目标等级高于现攻击目标10分,要无条件转换目标。

后来简单也想通了,对于这种变态方案,只有完全不去想它,简单地去执行就好。不管其他人如何,简单在心里已经对朱雀有了很深的信赖。

进入实战以后简单发现朱雀的作战计划出奇地好用,往往在她感到压力时己方的力量就突然加强了,局面一下被压倒性地控制住。而对方被压制后,友军又不知不觉地消失,不会与友军在位置上重叠。只是袭击开始后除了指挥频道的声音简单就再也没有见过朱雀的小队,这让她有些放心不下,她也知道朱雀的驾驶技术好得惊人,但在敌人的地盘作战简单对朱雀的担心自然也增了几分。

朱雀的这套战法他称之为“沙”,能跟随他进行穿越的战机只有两千余架,虽是奇袭作战,但对方毕竟是拥有近两万架战机的强大舰队,仅凭这点儿力量在张枚的主力部队到达前很难彻底压制住对手。所以朱雀想出了这个战法,把部队分成细小的碎片,奇袭开始时朱雀把它们铺开对目标进行全面打击,随后针对目标的重要程度以及对手的反应速度,“沙”会自然流动。对于他们的突然袭击对方部队的反应必然参差不齐,通过“沙”的流动,远征军就能控制时间差,永远在局部保持优势,并且充分发挥出奇袭作战“快”的特点。当然这种战法的难度也非常大,最重要的就是信息,如果仅依靠人的判断力根本无法即时指挥一百个小队,所以朱雀花费大量时间为这次战役制作了模型,通过程序来评估战场局势决定沙的流动方向,而朱雀只对程序的判断进行人工调整。

事实证明朱雀的战法非常成功,就连资深的情报参谋卫和到现在也没估算出远征军这次行动所动用的兵力。第五舰队在奇袭队的打击下联络几乎完全中断,指挥无法传达,像诗一般的行星流水遍布着地狱的景象。

命运就象空中的乱云一样让人无法看到任何希望,但是仍然有些人,他们,在惨淡的命运中飞翔。

“呼叫二号机!能帮我打掉一个尾巴吗!我自己能对付另一个!”柏器看到乱云弓解决掉两架以后马上向她求救。

“坚持住小哥!我马上过来,你干得不错,不要让我们后悔带你出来。”弓回答。

“救命!我现在已经后悔了!”

弓关了通讯自语道:“照这样下去我们都活不了……”

一连串猛烈的弹雨在后面交错着,柏器发现雷达上的两个光点消失了。许凯与弓做了一个漂亮的配合,不愧是老搭档。

许凯的声音在频道里响起:“大家怎么样?我们必须要撤了,他们的增援马上就会到,这帮家伙扎堆能力超强。”

路大回答:“这批敌人好厉害,和前几战那些菜鸟完全不同。”

许凯说:“我们去七号基地,这里已经没希望了。”

“明白,老大。”

冬之国的国民性格温和,但就如同卫和的看法,流水的气候并不好,所以在人们温和外表下面隐藏着被生活与环境所磨练出来的坚韧。一个男人推开窗,目光跟着四架蓝星远去,女人走过来默默地挽着他,他们在心中坚信冬之国不会输,但这种坚信并非总能成为现实,战争本就意味着无法抗拒的悲哀,这一刻的家下一刻就可能化作乌有。

乱云弓接通了频道:“7点种方向发现一架‘赤火’距离127高度5900,目标缓慢滑行中。”

许凯说:“看起来像是指挥机,运气不错,咱们包围过去封住他的逃跑路线……”他的话还没说完路大的战机已经直射了出去,“见鬼,路大你急什么!”

路大在频道里回复:“老大,我先缠住它,你们实施包围。”

朱雀停止了任务的部署工作,雷达上显示4个光点正在向他靠近,其中一架脱离了队伍。

朱雀只是淡淡地想:队型很差。“赤火”突然提速,在一个侧翻后,又做了一个下弧线机动。路大发现自己所有的锁定路线全部落空,对方在刹那间就夺得了主动。虽然切入角度并不理想,但路大没想到敌机对自己的判断如此准确,还没有来的急惊慌,一连串剧烈的震动把他震得差点失去意识,他的两片机翼已经被打碎了。

“路大!”后面的三架战机避开掉落的碎片。

路大在战机失控的一瞬间跳了伞:“哎呦!发生了什么!”

弓没好气地说:“你好好在沼泽里面反省吧!”她的语气包含着因为路大平安而松口气的味道。

没有时间聊天了,面对三架“蓝星”“赤火”没有一丝怯意,他同时向三人发起了攻击。

许凯吐了口气:“呼,够自信的。”

弓翻了两个跟头才躲过光弹的轨迹,她大喊:“你们两个小心!”

另两人已经没有功夫回话了,柏器几次险些被击毁都被许凯奋力救回,一架“赤火”同三架“蓝星”作战竟然稳稳地占据上风。天空中四架战机交错缠斗着,弓每一次试图咬住“赤火”都以失败告终,对方竟然在躲避她的同时还能发动凌厉的攻击。朱雀已经发现这个小队的弱点柏器,虽然技术不错但他显然缺乏实战经验,与同伴的组队也不熟练,只要加强对他的攻击对方阵型就会被破坏,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攻势。

许凯是最焦头烂额的人,柏器漏洞百出,为他补漏都补不过来,但此时让柏器脱战是不可能的,只能让他放弃战机跳伞,凭许凯与弓的默契也许机会更大一些。但这些战机的状态并不太好,和高手过招有些吃力,仅凭两机很难获胜。现在只有骗弓脱战,自己拖住对方伺机跳伞求生这一个方法了。

许凯打开频道喊到:“你们……”他的话又一次被卡住,因为有一个奇怪的家伙突然杀入了他们的战团。

这是一种许凯从未见过的机型,与他们的“蓝星”不同,这架战机的外观优美,黑色机体带有银色的纹理装饰,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有一股摄人的魅力。只是,这架战机驾驶得并不怎么帅气,甚至有些滑稽,它毫无意义地在空中翻滚,好象在做空中表演一样。

朱雀试图锁定这架新来的敌机但几次都失败了,他惊奇地发现这架战机极其卓越,其性能远在他的“赤火”之上,虽然不一定强于张玫的“西风”,也相差无几。让朱雀更加诧异的是,他第一次完全无法了解对方的意图,这个人毫无疑问是个新手,但是他的思想很古怪,明明可以用一个简单的翻滚来回避,他却做了许多无意义的花哨动作,可这样繁琐的无意义行为并不影响他的战术机动。朱雀很吃惊,这个人一定拥有绝佳的运动天赋,和,奇怪的思维……这时他的频道传来灰子的通信:“队长,你那里怎么样?需要帮忙吗?”

朱雀淡然回答:“还可以。”

灰子说:“我这里不行了!对方的战机突然增加,我需要你的指挥!”

“好的,我马上脱战。”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是个菜鸟,朱雀想着。果然很快他就犯了一个错误,严重干扰了其他三人的飞行路线,利用这个机会朱雀脱战而去。

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赤火”许凯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遗憾,能肯定的是这架奇怪的战机的确救了他们三个的命。

通讯信号传来,许凯把它接进了队伍频道,“你们好!你们是第五舰队的飞行员吗?”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弓因为被挡住路线生气地问:“你是谁?”

对方回答:“我?怎么说呢?我是民兵飞行员秋飞儿。”

民兵飞行员……这到底是什么?三人被秋飞儿的回答弄得摸不着头脑。不过来人紧接着做了解释:“是这样,林大哥受第五星区防务部的委托来这里支援,没想到一来就赶上战争。现在我们与舰队联系不上,林大哥让我找几个五舰队的飞行员帮助我们进行反击。”

许凯明白了几分,他问:“你说的林大哥是不是林动林司令?”

“对,就是他,他现在的军职我说不清楚,只能用私人的称谓。”

乱云弓和柏器都很吃惊,竟然是传说中的林动来支援他们,这下有救了!年轻的他们只是听说过这个一次战争的英雄,蔚蓝舰队总司令林动,但是没见过本人。现在在第五舰队最危急的时候林动突然出现,让他们觉得这个被称为军神的人也许并不是浪的虚名。

 

版权声明

本书版权和著作权归作者金鹏(Moon)所有。本书的网页版,以及网页版中所包含的图片等媒体资源,全部遵循 CC BY-NC-ND 4.0 协议,即:

你可以转载本作品;
转载请务必著名作者与出处;
不可以修改本作品;
不可以基于本作品制作任何衍生品;
禁止一切商业用途


Comments